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本败类现身了

字数:6083   加入书签

A+A-


    qq 7 ,最快更新圣武称尊最新章节!

    只因在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中到达自身极限,赵丹晨对静雪玄冥毒的化解也已失败而告终。

    非但如此,赵丹晨还遭到自身精神力的反噬,见到静雪在她完美控制下没有收到什么伤势,方取出一枚自己炼制的不知名的丹药付下,旋即放心地微闭星眸,施展手段治愈自己遭受的反噬。

    楚天吃了一惊,连上前扶住同样被消磨了体能,摇摇欲坠的静雪,仔细感知一下,没发现有新的伤势才放下心来,不过也催动星力助其修复被消耗掉的体力。

    这种治愈较快,很快静雪就恢复了原先状态,这已经是极限的。

    想将其恢复到健康状态是不可能的,毕竟其体内的玄冥毒未解,即便不发作,潜移默化带来的影响已足以让人很虚弱。

    楚天默默地看着静雪,神(色)暗淡了下来。

    她的容颜还是那么绝美,肌肤却如阳光照耀下雪白晶莹的积雪一般,她的生机也如这积雪一般,每时每刻都在不可避免地渐渐笑容。

    楚天想起过往与其相处的温馨幸福的一幕幕,对比一下今日的惨淡境况,心中有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悲伤涌动,汇聚成默默流动的河流。

    静雪先前口中完胜炼药榜第十四的沈辉的榜单第四的赵丹晨已被请来了,但她也失败了。

    即便是她是在天药谷年轻一代炼药术排名前四的天骄,也对玄冥毒无可奈何。

    排名在赵丹晨之上的天药谷俊杰,已经不多了,带上不在考虑范围内的药疯子熊尘也只有聊聊三人。

    若请他们出手,能化解玄冥毒吗?

    小静最终,能被救下吗?

    赵丹晨毕竟是天药谷当代最为杰出的炼药天才之一,虽然受到自身精神力反噬,但吞服了自己炼制的对症丹药,并施展特殊手段,很快就修复了精神反噬,又取出一枚修复精神力的丹药服下,不久后再次睁开眼睛。

    此时她受的精神反噬已被治愈,连消耗殆尽的精神力也恢复到平时的一半。

    她睁开眼来,遗憾地看了静雪一眼,又见到楚天显得悲伤的神(色),歉然道:“抱歉,我没能成功。”

    楚天正待回话之前,静雪已是微笑道:“不怪姐姐。我曾听人说每一次遭受的磨难,都是对自身的一种磨砺,我想是老天觉得对我的磨砺还不够。机会还不到,机会到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她俏皮地眨巴了下美眸,赵丹晨见她风趣,心里的自责便少了许多,同时暗下决心。

    在对付玄冥毒上,她是失败了,但这并不等于事情的结束,她一定会邀请哥哥过来。

    她觉得哥哥如果过来,应该能化解此毒。

    她刚才其实并没有差太多,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差这么一点点就让可恶的玄冥毒死灰复燃。

    而哥哥的控制力,炼药术能力,以及她认为治愈寒毒至关重要的耐心和意志都在他之上。

    因此,她估(摸Mo)着哥哥过来应该能将此毒彻底根除。

    这时,楚天正好调整过来心态,要将准备好的报酬递给赵丹晨。

    与先前请的那些人不同,赵丹晨身份不俗,即便面对声名响亮的林无双,也一应开出了价格,没有像往常请来的炼药师一样给予免费待遇。

    赵丹晨却俏脸微红,为没救下静雪而感到惭愧,遗憾,摇头将楚天递过来的手推开道:“不用了。”

    按理说是要收报酬的,虽然她(性xing)子善良,但不代表真的无语欲求,但她看静雪分外顺眼,自然就不愿意收了,漫说没有治好,就算治好了她也不打算收。

    整体上,她是个比较感(性xing)的人。

    在她打算离开时,唐蓉蓉开口问道:“赵姐姐,若是你遇到哥哥,请你帮忙将情况说一下。”

    赵丹晨犹如承诺般重重地点头,慨然道:“我会找我哥哥并请他过来的。”

    楚天,静雪连忙致谢。

    在他们有些感激的目光中,赵丹晨却是有些惭愧的,在随行而来的女门客的陪同下离去。

    她回去后,如同她说的一样,发起人脉去寻找哥哥的踪迹了。

    要解释一下,她的哥哥就是炼药榜上仅在药疯子熊尘之下的赵丹仙。

    熊尘名列天药谷炼药榜,战力榜双榜的榜首,固然是谷内年轻一代毋庸置疑的最(强qiang),但由于其怪癖的(性xing)格,和喜欢拿门客作试验的不良嗜好,非但谷内的门客对他谈虎(色)变,就连炼药的同门般也对他敬而远之。

    是以,熊尘固然是天药谷当代的招牌人物,一代怪咖,弟子中的最(强qiang),却形单影只,被称作领军人物倒是颇有点名不副实。

    因为他从来都是独自行动,身边除了自己亲手炼制的药傀连一个跟班都没,又能领哪门子的军?

    于天药谷当代年轻弟子而言,他们自动将熊尘排除在外,其公认的领军人物就是赵丹晨的哥哥,名列炼药榜第二的赵丹仙。

    虽说赵丹晨因和静雪投缘,不忍让她被寒毒折磨到死,免去一应费用,并承担找她哥哥,炼药术更胜一筹的赵丹仙的重任,但对楚天一方,却不敢将希望安全寄托在这上面。

    楚天每日白天都会外出寻找,无双门和洛神殿的情报线也丝毫没有放松。

    经此一事和先前不同的是,目标更确定了。

    炼药榜第四的赵家嫡传赵丹晨既然都失败,排在这个名次之下的“庸手”就没必要浪费力气了。

    再理所当然地将熊尘这个怪咖排除。

    目标就锁定在炼药榜第二,赵丹晨的哥哥赵丹仙,和炼药榜第三颜歌身上。

    颜歌乃是天药谷当代领袖颜值谷主之子,一身炼药术乃是由谷主亲自调教,堪称出神入化,不过比较年轻,底蕴难免浅了一些,是以比赵丹仙还有一定差距。

    炼药谷三大家族,即是赵家,颜家和池家。

    这些家族均传承久远,超越千年,势力(强qiang)弱随历史变迁有变动,现在赵家,颜家势(强qiang),池家较势弱,但只是相对前两家而言,对普通弟子而言依然是难以想象的庞然大物。

    且不说林无双、唐蓉蓉等如何发动人脉,帮助静雪联络化解玄冥毒的良医,此时此次遗迹之战进入第二段已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虽然大多数人目光被无暇池,凝丹宝药等机缘吸引,但每时每刻都有大小不一的纠纷产生。

    其他纠纷皆可略过,唯有一场纠纷与后续情节相关,不可不提。

    夜黑风高(杀sha)人夜。

    某处无暇池旁边,由水月阁核心级内部排名第二的夕舞率领的队伍驻扎在林地间的营地突然遭遇了袭击。

    虽说这支队伍实力极(强qiang),修为达到金丹圆满的前者都有好几位,但碰巧来袭的纵天教队伍实力比其还要胜出一筹,稳稳压住水月阁队伍打,因此即便她们高手尽出,也是渐渐的有点撑不住了。

    纵天教队伍里的那几位金丹圆满明显实力更(强qiang),即便每个水月阁女弟子都对他们极为仇视,下手毫不容情,也被其率领下的队伍打的连连后退。

    当然,武者感知异于常人,凝丹境层次的武者更不必说,即便在这旁人看来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黑风高(杀sha)人夜,也能进行打斗的,不过打斗会变得更加凶险罢了。

    突然,一道释放着凌厉气息的红影从空中轻盈迅疾地掠过,比双方交手的每个金丹圆满气息都要恐怖许多倍。

    不过纵天教的那几位金丹圆满却像是早有准备一般,在和红影还有极远位置时,便像是早有预料一般,早早趋避开来,身形或疾速后退,或如炮弹般狠狠射出,或如鬼魅般后退,轻飘飘踩在古树延展开来的粗大枝桠上。

    可见此败类身法极尽轻盈,连枝桠的摇晃都是极其轻微。

    旋即,这几位纵天教一方的金丹圆满都用冷笑的目光看向后续支援的红裙女子。

    那红裙女子妆容精致,身姿窈窕,自然是身着红裙的夕舞。

    她嘴角时常挂着的,有着天然妩媚的微笑消失不见,美目逐个望向或在地面,或在树上,或在岩上的几位纵天教弟子,并没有立即出手,黛眉深深皱起。

    这几人虽然实力不错,比她们一方的其他姐妹要(强qiang)一些,可还远远不是即将达到无暇层次,实力堪比登天境的她的对手。

    坦白说,眼前这几个金丹圆满对她而言不过是些小鱼小虾,即便联手,遇到她也应该狼狈逃窜才对,何以能用冷笑的目光淡定地看着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

    他们背后,一定有更厉害的人。

    “单凭你们几个,绝对没胆子挑衅我,说吧,还有哪个败类在此潜伏?”她美目中浮现出一抹凝重,清脆悦耳宛如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同时,她便不在把注意力放在这几个金丹圆满的幌子上面,而是将感知细致地铺开,全力感应那料想中潜伏的人。

    但任她怎么感应,都感应不出这必然存在的人。

    她莫名心慌,光洁如玉的额前也渗出一颗颗已紧张而流出的香汗。

    她芳心更加忐忑,同时手无所措。

    就在她手误所措时,一道身影毫无征兆地在距她不算远的黑暗中浮现,却是位一身华服,脸(色)虚白的英俊青年,当出现在夕舞面前时,有纵天教弟子特有的虚浮气息在逐渐暴(露)了出来。

    夕舞美眸望来,见是此人,妩媚小脸(露)出了慌乱,瞳孔也微微一缩,浮现出惊恐和绝望兼具的神(色)。

    来者竟是纵天教少教主,年轻一代至(强qiang)者花灵鹤。

    花灵鹤则是目光淫邪地在她玲珑有致命的娇躯上一寸寸掠过,毫无压力地背负双手,邪笑在他俊脸上如涟漪一般扩散开来。

    “如你所愿,本败类现身了,桀桀。夕舞师妹,你好啊。”他音量虽不重,却仿佛恶魔般的笑声在夕舞脑袋里轰隆隆地回荡。

    冥冥中,命运宛如一只狰狞怪兽向夕舞这个妩媚的绝(色)女孩张开血盆大口。

    宛如无底深渊无止境地扩张,使她不断地坠落,再坠落,没有尽头地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