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消磨与反消磨

字数:5777   加入书签

A+A-


    qq 7 ,最快更新圣武称尊最新章节!

    同日,也不知是洛神殿的情报线,还是无双门的情报线起作用,总归,林无双又陪楚天邀请来炼药榜上排名第七的天骄,那位天骄到来时已是夜晚。

    却看在无双面上,不辞劳苦地帮静雪化解玄冥毒。

    不幸依然以失败告终。

    翌日,也就是第六日,没有收到任何联络。

    第七日,有幸联系上静雪宽慰楚天时口中排名第四的天骄,这位名为赵丹晨的天骄竟是位绝美的女子,柳眉星眸,微微笑起来时,宛如清晨的阳光一缕缕的照耀下来,说不出的婉约,有种令人如沐春风的治愈气质。

    尽管只是身穿中规中矩的天药谷女式炼药长袍,却(勾gou)勒出十分养眼的曲线。

    其姿(色)竟是和唐蓉蓉不相上下。

    赵丹晨虽有着如此容貌,但见到有倾国倾城(色),沉鱼落雁貌的黑裙少(女nu)静雪,呼吸都停滞了许久,美眸中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

    她自负容貌,却从未想过这世间竟能生养出美到这种程度的女子。

    若非亲眼所见,她实在难以置信。

    但是这个时候,静雪情况已比先前坏许多了,俏脸苍白,皮肤异常的白皙晶莹,宛如气候稍稍一暖,就会转瞬即逝被渐渐融化掉的无暇积雪似的。

    赵丹晨在惊叹其姿(色)之美之后,见状善良的(性xing)子发作,望向静雪的目光不由变得充满怜惜。

    “妹妹,我一定会倾尽全力的。”赵丹晨拉着静雪玉手,察觉到玉手冷的像冰一般,用轻柔却坚决的语气承诺般说道。

    静雪嘴角上扬,(露)出白莲花一般,让赵丹晨一个女子看了都心动的恬静笑容来。

    这么光束般明媚的微笑的照耀之下,赵丹晨美眸中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似是自动沉入一个美丽的漩涡,陷落,再陷落,正值她迷失方向之际,静雪却轻点螓首道:“谢谢你,姐姐。”

    赵丹晨清醒过来,暗道惭愧。

    想她在天药谷内,不管父亲,还是爷爷,以及祖辈在谷内都享有崇高的地位,以她背景,出众的姿(色),和顶尖的炼药天赋,在宗门内追求者趋之如骛,其中优秀者更如过江之鲫,不胜枚举,她一概不放入眼内。

    她虽然(性xing)格善良,气度平和,却有着与这份(性xing)格绝不匹配的高傲眼光。

    当然,出身天药谷最顶层的,作为中流砥柱的三大古老家族之一的赵家,而且也处于她本身令同辈天骄汗颜的完美修炼天赋,她倒也具备拥有这般高傲眼光的资格。

    放眼整个东圣域年轻一代,能被她欣赏的年轻男子也只有林无双等寥寥几人。

    当然,(强qiang)如林无双也只是让她稍稍有些欣赏,而绝非男女之情。

    但此次近距离接触静雪,她却没有丝毫抵抗的沦落了。

    天药谷年轻一代第一美女,名列炼药榜第四的赵丹晨的第一次沦落,竟然沦落到同(性xing)的手里。

    这让赵丹晨都感到不可思议。

    但对这种感觉她却没有丝毫的抵触,而是顺其自然。

    既然她对静雪有异样的好感,就更不能令其死去了。

    她催动磅礴而细腻的精神感知,对静雪(身shen)体,要穴里的玄冥毒进行查探后,柳眉深皱了好长一段时间。

    显然,静雪的情况非常难对付。

    其寒毒倒也罢了,但静雪的(身shen)体虚弱到一定的程度,治疗时也等于是束缚了手脚,其难度可想而知。

    “丹晨姐姐,我还有救吗?”静雪眨巴了下美眸,似是忐忑地问道。

    同样问出楚天心里所想,他连竖起耳朵在旁边听着。

    “一定有救的。”赵丹晨心里叹了口气,却信誓旦旦地说道。

    她像是发誓给自己听。

    而后,她便去炼药了。

    跟随她而来的,实力比先前那随同沈辉而来的赵春还要(强qiang)大许多倍的女门客跟随她而去,作她的护法。

    楚天知道炼药师不喜欢打扰后,尽管心里在意,也只是远远张望着。

    见彼处空气变得炽热,升腾的奇火竟能透过鼎炉的遮掩,倒映到半空,使天上云彩浮现出宛如傍晚云霞般的红彤彤的绚烂(色)彩来。

    直到空气温度坚定,鼎炉打开,异样的药香出现了一瞬,就像被什么东西封锁了。

    很快,赵丹晨玉手拿着一个造型精致的玉瓶回归,女门客不拘言笑地在其身后亦步亦趋地跟随。

    “妹妹,这枚灵浴丹是我刚炼好的,你且吞服下去。”赵丹晨来到静雪面前,将盛放丹药的玉瓶递给她,旋即温声道。

    静雪轻轻点头,回到竹席盘坐,取出玉瓶中丹药,倒在掌心观看。

    这枚名为灵浴丹的丹药形似一颗珍珠,但太过晶莹剔透了些,也太过无暇了些。

    丹药刚取出来放到她玉手手心,奇特的药香凝聚成一圈圈的波纹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丹纹远比沈辉炼制的小净魂丹密集,甚至要密集数倍。

    见状楚天心里一喜,对赵丹晨的手段多了许多信服。

    静雪中玄冥毒这件事,几乎打乱了他在此间所有的生活步骤,自唐蓉蓉将救治手段确定到天药谷头上后,楚天没心做自己的任何事。

    他白日奔波于寻找天药谷更厉害天才的下落,夜晚有闲暇时间,也没有和往常一样淬炼精神力亦或吸纳七曜星力,有事没事就查阅关于天药谷的事,并从蓉蓉那里弄来一些炼药常识进行恶补。

    当然不是为了成为一位炼药师,就算他拥有(强qiang)悍的精神力,但成为炼药师,也不只是拥有(强qiang)悍精神修为就这么简单的,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因此,一般正常的炼药师都不具备战斗能力,需要专注于炼药,把战斗的事交给门客来做。

    至于年轻一代炼药榜,战力榜双榜第一,天药谷俊杰毋庸置疑的第一,招牌人物熊尘,即便天药谷自家弟子都没将其当做正常人类看待,漫说其他人,因此不必将这种罕见的特殊情况列入讨论范围。

    总之,尽管楚天不打算成为炼药师,却因这段时间对炼药知识的恶补,对于一些常识也并非一无所知。

    起码他知道丹纹出现的越密集,就代表品质越好。

    这灵浴丹尽管也是七品丹药,但根据丹纹来看,品质可是要比沈辉出手炼制的小净魂丹要好太多了。

    赵丹晨的微笑有种令人信服的力量,不管是静雪,楚天,还是其他人都没有问这灵浴丹究竟有何功用,静雪已将其服用下去。

    而赵丹晨则盘坐在静雪对面,催动精神感知将她娇小纤细的娇躯笼罩而下,并催动精神力将已是化解开来的药力有针对(性xing)地向三处玄冥毒根深蒂固盘踞的要穴引导。

    楚天也催动精神感知,在他感应之下,灵浴丹的丹药像是水滴石穿的水一般,又像是一波(bo)**m温和的,让人沐浴在内的春日阳光似的,沐浴之下,就连盘踞在要穴里的寒毒也被一点点地消磨。

    寒毒迅速从潜伏形态化作狰狞巨兽形态,而后形体又一点点缩小。

    她以极度温和的耐心导引灵浴丹的药力一点点渗透,消磨着寒毒巨兽的躯体。

    但寒毒巨兽也呈现出和楚天催动不灭天星体时类似的状态,被消耗一点,就恢复一点,表现出十足的韧(性xing)。

    赵丹晨比较细心,查探时已是察觉到静雪的(身shen)体有多脆弱,因此就引导药力慢慢渗透,而非一般的(强qiang)攻猛打。

    而玄冥毒韧(性xing)前文已有叙述,也是韧(性xing)十足。

    因此双方谁也不让步退缩,一场拉锯战展开。

    这般拉锯,就好像实力几乎相当的双方进行拔河一般,不过一般的拔河不过几分钟就能决定结果,而这般拉锯都要进行几个小时之久。

    赵丹晨来时只是午后,进行了两个时辰,傍晚来临时,这场拉锯战还没结束。

    而丹晨俏美的脸颊上,已有许多细密的汗珠往下掉,娇躯颤抖起来。

    颤抖越来越严重,终于到达自身的极限。

    她忍不住将药力的引导出现了一丝丝微不足道的瑕疵。

    但这一丝瑕疵却似引发了蝴蝶效应,仿佛魔长道消,身躯本在残破状态的玄冥毒凶兽一声咆哮,残破的(身shen)体不数息便修补完整。

    而后气焰陡涨,硬生生将经过两个多时辰消磨,几乎消耗殆尽的灵浴丹药力,以及引导它的虚弱许多的赵丹晨的精神力统统排挤出去。

    直到遭遇了唐蓉蓉设下的封印后,挑衅般的冲撞了一下封印,将其冲撞得微微摇晃,旋即躯体一震,缩水般缩小,重新潜伏到要穴深处。

    赵丹晨俏脸苍白,娇躯如受重击,精神力在脑海中反噬,带来针扎般的疼痛,檀口一张,喷出一口血来。

    这伤势倒是没有什么,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玄冥毒的可怖。

    此毒竟似有着某种人(性xing)化的(性xing)格,以及人类的模仿能力和报复心理一般。

    原本她打算以灵浴丹的药力消磨掉玄冥毒。

    却不料反被玄冥毒消磨掉灵浴丹的药力。

    某种程度上,这可以算作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