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三十三天(磕CP的快樂...)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三十三天(磕CP的快樂...)

字數:10596   加入書簽

A+A-


    宋硯剛走進棚內, 正好撞上溫荔的女團舞開場。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他和那些練習生們一樣朝台上投去眼神。
    接著,男人的表情微微愣住,被台上那個紮著雙馬尾, 穿著短裙, 活力滿滿仿佛回到了十六歲的小姑娘牢牢鎖住所有的注意力。
    就當是在演戲。
    為了賺錢跳個舞有什麽難的。
    做藝人的, 就是不能有偶像包袱。
    “曖昧的吸引力, 心動的結果――”
    小鹿亂撞的模樣,故作暈眩的舞蹈動作, 以及嘴角那令人心動到無以複加的甜甜笑容。
    “一百種念頭,幻想出和你的以後――”
    她作出思考的模樣,翹著腿, 突然興高采烈地原地蹦了兩蹦。
    跟著舞蹈節奏,溫荔叉腰, 對著鏡頭比出嬌嗔的動作。
    台下的練習生們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應援聲。
    溫荔喜歡聽別人誇獎她,哪怕自己有什麽地方做得不好, 如果對方願意用鼓勵代替責備,她會更加幹勁滿滿,努力加倍。
    沉浸在這種少年氣滿滿的應援聲中, 讓她的心頓時無限膨脹, wink像是不要錢一樣掃射過在場每一個練習生。
    突然她在一群年輕的男孩子中,看到了一個沒穿訓練服, 也不是導師,更不是工作人員的男人。
    那個人不像這些男孩子, 為了不讓她尷尬盡力大聲地歡呼著, 就那麽閑閑地站在台下, 氣質出眾,挺拔俊朗, 神色鬆弛散漫,深邃的眼睛牢牢盯著她,唇角上掛著若有若無的微笑。
    他似乎也接收到了她的wink,從容地挑了挑眉,掛在唇邊的笑意愈來愈明顯。
    “……”
    “在你朝我投來微笑的那一刻,我慌亂無措――”
    這一刻仿佛萬籟俱靜,溫荔的腦子轟地一炸,羞赧和尷尬的情緒瞬間爬滿全身,讓她渾身發麻滾燙,什麽聲音也聽不到,什麽人也看不到,宇宙間就隻剩下不知道從哪兒躥出來看熱鬧的宋硯和大腦當機,隻有肌肉記憶勉強牽動著身體繼續跳舞的溫荔牌機器人。
    她在那麽多人,那麽多的鏡頭麵前都不害羞。
    偏偏在看到宋硯的這一刻,恨不得當場去世。
    “love,love的甜蜜,就像是夏天的冰激淩,冬天的巧克力,我不敢看你,不是因為不喜歡你,而是因為太喜歡你~wohwoh~love~”
    接下來最後的一段高潮,溫荔始終眼神躲閃,腮紅也蓋不過臉頰自然的潮紅,眼裏閃爍的星芒比眼皮上的高光眼影粉還要亮。
    等終於結束,她脫力地蹲在地上,深沉地撐著額頭兀自自閉。
    “溫荔!溫荔!溫荔!”
    練習生們還在喊她的名字。
    興奮的導演拿著喇叭大喊:“練習生們,你們看是誰來了!”
    離得比較遠的練習生們聞言紛紛朝前後左右投去疑惑的眼神,終於一百雙眼睛齊刷刷地定格在棚內突然出現的某個男人身上。
    “牛逼!!!!!!”
    “刺激!!!!!!”
    宋硯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話筒,溫聲開口:“大家好,我是宋硯,今天過來探個班。”
    真的是宋硯!
    活的!
    這些初入娛樂圈的練習生們,心態還不能算是成熟的藝人,這種常年被聚光燈圍繞著,仿佛活在銀幕裏的大明星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他們的反應就和普通人一樣,好像見到的並不是人,是神仙。
    “宋硯!!!!”
    “我要打個電話給我媽說我見到宋硯了我媽超喜歡宋硯!!臥槽我手機被沒收了!!編導姐姐!!!還我手機!!”
    “我靠宋硯真的來了!”
    王亦源已經激動得說不出話,隻能拚命抓著徐例的胳膊,企圖尋求一絲不在夢境中的真實感。
    “這他媽是真的嗎!是嗎!我不是在做夢對嗎!”
    徐例已經痛得五官扭曲,咬牙切齒地問:“他媽的你說呢?”
    看徐例痛成這個樣子,王亦源確認了:“不是做夢!”
    現場氣氛實在太炸,齊思涵哭笑不得地捂著耳朵,用麥克風對宋硯說:“宋硯老師,能麻煩你到台上扶一下我們溫荔老師嗎?她跳累了站不起來了。”
    宋硯往台上走,練習生們的尖叫又比剛剛更大了。
    事實證明聲線洪亮的男孩子們尖叫起來不比女孩子們矜持多少。
    溫荔感受到宋硯走上台的氣場,等宋硯微微彎下腰剛要碰到她的時候,她立刻跳起來朝他的反方向後退了幾大步。
    “我站起來了。”她語氣僵硬。
    宋硯的手懸在半空,啼笑皆非:“你躲什麽?”
    練習生們立刻靈性地喊:“害羞!”
    溫荔握緊話筒,故作淡定地反駁:“誰說的?我自己能站起來還用人扶嗎?”
    這幫練習生膽子大得很,也不怕得罪見證官,直接戳穿:“你別裝了你就是害羞!”
    “……”
    因為是突襲探班,所以台本上也沒安排,由齊思涵做了幾個簡單的問題采訪,這個探班小插曲也就結束了。
    溫荔和宋硯始終保持著幾厘米的安全距離,可以看得出來是溫荔不想跟宋硯挨得太近,所以刻意拉遠的距離,即使有距離,但總歸還是站在一塊兒,出現在一個鏡頭裏,兩個比例優秀的藝人並排站著,顯得尤為賞心悅目。
    練習生們毫不掩飾對宋硯的崇拜,全程都在下麵感歎,好帥啊,真人看真的好帥,在大銀幕的特寫鏡頭下已經帥成那樣了,現在用肉眼看簡直帥得驚為天人。
    “最後一個問題,宋硯老師覺得溫荔老師的這個女團舞節目怎麽樣?”
    “歌很好聽,舞也很可愛,青春活力。”宋硯禮貌地誇了下齊思涵這個團的舞。
    齊思涵受寵若驚:“謝謝宋硯老師,這是我們團的歌。”
    溫荔全程一言不發,雖然不希望宋硯對她發表任何好的或壞的評價,可聽他真的沒評價自己,難免還是有些不開心,耷拉著眼皮將視線瞥向鏡頭外。
    接著,宋硯笑著說:“跳舞的人更可愛。”
    也沒有說名字,就是用簡單的代稱表示,但現場所有人都知道這個跳舞的人指的是誰。
    齊思涵先是愣了下,不等反應過來宋硯這含蓄又肉麻的誇獎,一幫練習生先受不了地“哇”出了聲。
    溫荔撇撇嘴,用唇語說了句“切”。
    最後齊思涵作為臨時主持人,敬業地順帶宣傳了一下《人間有你》。
    探班結束,因為不能耽誤接下來的錄製,宋硯簡單鼓勵了練習生們幾句,準備離開。
    “我走了。”他朝溫荔揮了揮手,“溫老師。”
    溫荔立刻不耐煩地甩手趕人:“哎呀你快走吧別耽誤我工作!”
    這半個小時內,兩個人加起來也沒說幾句話,連個肢體接觸都沒有,就連宋硯走的時候,溫荔的反應都是極其不耐的,巴不得他快點走。
    但現場就好像是被注入了甜蜜的空氣,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感受到了這股甜蜜。
    溫荔對此毫無知覺,隻覺得宋硯一走,她又重新活了過來。
    等到節目錄完,攝製組又把她拉到了采訪室做節目後采。
    溫荔早已把那套粉色短裙換了下來,換成了幹練的束腰白裙,發型也換回了簡單的蓬鬆高馬尾,整個人自在了不少。
    然後工作人員第一個問題就是:“溫荔老師對於今天宋硯老師過來探班覺得驚喜嗎?”
    溫荔的表情立刻又繃緊,垂眼深深歎了口氣:“隻有驚嚇好吧?你們節目也不用這麽搞我吧?”
    幾個工作人員立刻小聲笑了起來。
    溫荔用手扇了扇臉,綜藝感十足地叉腰抱怨:“我一想起那個畫麵就受不了,以後堅決不跳這種類型的女團舞了,思涵就算跪下來求我我也,絕!對!不!跳!”
    “但是宋老師說你很可愛啊。”
    “他是演員,你們別被他的演技給騙了。”溫荔語氣堅定,“他肯定在心裏笑死了。”
    工作人員互相對視。
    不像在演戲啊。
    還是說因為宋硯演技實在太好,所以他們都沒看出來?
    -
    宋硯探班《為你成團》的時間線在上午,到下午立馬就有人在論壇放出瓜爆料。
    「wnct瓜,上午的錄製宋硯去探班了」
    0l:「rbt。據說現場特炸,練習生們都激動瘋了,第二期播出後等著橫掃熱搜吧。」
    2l:「給一堆單身男娃喂狗糧,人間有你,狗糧綜名不虛傳」
    4l:「探誰的班?探溫荔的班???」
    12l:「好家夥這是和隔壁人間夢幻聯動了?」
    30l:「激動屁啊吃到cp紅利開始瘋狂營業了,鳴鄭言順的教訓還沒吃夠?勸粉絲們別太真情實感,等哪天鹽粒也塌房了又是一片哀嚎」
    56l:「+1,磕真人cp一定不要真情實感,遲早塌房」
    ……
    266l:「入坑一個月的cp粉現身說法,這對之前的糖少得全靠同人太太為愛發電留住粉絲,最近拍綜藝糖才慢慢多起來,暗糖一堆但都是粉絲腦補發散,明糖比起其他嘉賓更是少得可憐,人間都拍三期了還沒什麽肢體接觸,樓上唱衰的大可不必,要真是營業,那美人和三力都被扣個“不敬業”的帽子」
    ……
    328l:「說營業的你讓他們倒是親一個啊!三期了就唯一一個喂水果的肢體接觸然後還他媽給黑屏馬賽克害我去找太太求小h文後續,佛了我倒是寧願他們能多發點工業糖精」
    456l:「鳴鄭言順離婚前工業糖精一堆cp粉還不是天天哭著喊甜,磕cp的腦子大都沾點那啥」
    555l:「回456,人活著就是要磕cp,不磕cp難道還指望自己談戀愛?兩個大美人的cp哪怕是假的也比普通人吸引人,我不管是不是營業,我最近磕瘋鹽粒,瘋狂補物料,滿腦子睜眼閉眼都是鹽粒,一旦get到他們那種氛圍嘴角就會瘋狂上揚,隻要他們別離婚,工業糖精老子也吃了」
    隻是一個真假不知的爆料,帖子就衝上了“hot”。
    錄製結束後,溫荔無意看見文文在刷這個帖子。
    她看見文文在帖子裏跟樓,並回帖“姐妹們別理,不磕cp的人永遠不會懂cp粉的快樂”。
    “文文,你就別跟著湊熱鬧了成嗎?”溫荔無語至極,“這明擺著就是節目組的人放料炒熱度。”
    文文迅速按下鎖屏鍵,回過頭看著額頭上頂著蒸汽眼罩的溫荔。
    她結結巴巴地問:“姐,你怎麽醒了?不睡了?”
    “你隔十幾秒就――”溫荔學著她的語氣嘿嘿笑,然後又恢複麵無表情,“我怎麽睡?”
    文文語氣囁喏:“哦,對不起。”
    溫荔也沒生氣,隻是語重心長地說:“你是我助理,我和宋硯什麽情況你難道不了解?難道你也信?”
    文文眨眨眼。
    姐和宋老師什麽情況她是懂,可是這不妨礙她真情實感地覺得姐和宋老師之間確實很那啥啊。
    “別看帖子了。”溫荔重新戴上眼罩,“到家叫我。”
    不敢忤逆姐,文文乖乖點頭:“嗯。”
    戴上眼罩的溫荔視線一片黑暗,但其實壓根睡不著,就這麽閉著眼假寐到了家。
    一直到了家,溫荔剛進門就聽見屋子裏傳來動靜。
    她瞪大眼,上午在錄製棚裏的記憶又湧進腦子裏,一時間顧不上穿拖鞋,貼著牆就往屋子的另一邊躲。
    最後順著飯廳躲到了陽台上,溫荔猛地關上玻璃門,將男人牢牢關在了屋內。
    宋硯敲了敲玻璃,示意她開門。
    溫荔死死抵著門,語氣結巴:“幹什麽?”
    宋硯:“聊聊。”
    “我跟你沒什麽好聊的,你聯合節目組搞我害我今天丟了這麽大的臉。”溫荔冷笑一聲,“我沒找你算賬是我心胸大度,識相的趕緊從我眼前消失。”
    宋硯側過頭,喉結滾動,深深吸了口氣,又笑著把這口氣吐了出來。
    “好,我消失。”
    然後轉身離開。
    溫荔看他離開,把著門的手稍稍鬆了鬆,一口紓解的氣剛從胸口吐出來,那個本來已經轉身離開的男人又突然回過了頭,長腿一邁,三兩步就走到陽台邊,趁著溫荔還沒反應過來,迅速拉來了陽台門。
    被套路了的溫荔沒想到他竟然還玩這招:“喂!”
    宋硯關上了陽台門,溫荔後退兩步,警惕地看著他:“你幹什麽?你不是想把我從陽台上推下去吧?”
    被她過分的腦補弄得哭笑不得,男人舌尖抵腮,沉悶悶地低笑兩聲。
    “你笑什麽笑啊!”
    正處在暴躁階段的溫荔突然被宋硯一把拉過胳膊,撞進了他懷裏。
    “我笑你是個傻瓜。”
    宋硯扣住她的後腦勺,另隻有力的胳膊牢牢握住她的腰,將她稍稍往上提了點,一雙赤腳就這樣騰空,踩在了他的腳上。
    臨夏的午後日光大盛,陽台的玻璃門反射嚴重,鏡頭裏壓根看不清陽台上的人在幹什麽。
    監控器裏,一群工作人員正抓心撓肝地盯著屏幕。
    唯獨導演黑著臉在問責:“當時負責安攝像頭的人是誰!為什麽沒人記得在陽台上也裝個攝像頭!你績效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