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三十二天(怎麽辦好喜歡你...)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三十二天(怎麽辦好喜歡你...)

字數:11522   加入書簽

A+A-


    “挺期待的。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宋硯朝鏡頭笑了笑。
    攝影師又問:“溫老師在這種男團選秀綜藝當嘉賓, 周圍都是年輕活力的男孩子們,宋老師會有那麽一點點的小危機感嗎?”
    宋硯默了會兒,輕聲調侃自己:“除了年紀, 我想我應該還是挺有優勢的?”
    一車的幾個工作人員紛紛笑起來。
    “, 我聽說有的練習生年紀跟宋老師你差不多呢。”
    其實宋硯年紀也不大, 他這個年紀的男演員很多還處在上升階段, 隻是他入行入得早,起點高, 演藝圈一直人才輩出,十幾歲就拿獎的影帝影後電影史上並不是沒有,有的高開低走, 有的如宋硯這樣穩住了起點一直在進步,於是就給人一直在廟堂之高的感覺, 真論資曆,還遠達不到被封神的地步。
    助理阿康感歎道:“要是十八歲的我哥, 往那兒一站,說不定c位出道的就是我哥了。”
    換早些年的宋硯可能會對這個調侃表示反感,就像是他十八歲剛出道那會兒, 跟著於偉光做采訪, 記者問於偉光為什麽會選宋硯來當他這部文藝青春片的男主角,於偉光當時就很誠實地說。
    “漂亮呐, 這孩子長相多漂亮。當時我在學校門口碰見他,我心裏一下子就認定了, g, 對, 這就是那個陳嘉木了。”
    當時的宋硯對這個圈子充滿了排斥和抗拒,十八歲的宋硯一身反骨, 就連於偉光都認為,孩子倔成這樣,估摸著拍完他這部電影就得退圈。
    於偉光覺得可惜,因為這孩子演戲是真有靈氣。
    誰知出乎意料,宋硯放棄了理科,選擇了藝術類的影視表演,慢慢地磨平了棱角,一點點地融入了這個圈子。
    然後宋硯就成了現在大眾眼中的宋硯。
    同車的副導突然來了靈感,想了個收視爆點的招兒:“要不宋老師你也弄一身那個練習生的製服穿一穿?順便再學著跳一下那個舞?”
    宋硯眼皮撩起,淡聲拒絕:“不要。”
    副導吃了個癟,有些尷尬,故意咳了咳說:“宋老師你偶像包袱別那麽重,人溫老師多豁得出去,那個女團舞我看了原版視頻,不適合她,但還不是說學就學?”
    宋硯輕聲說:“我沒覺得不適合她。”
    副導心想適不適合暫且不說,要是眼前這位願意跟他老婆一塊兒穿製服扮嫩,那他們節目組也不至於為了節目效果,每回都把編導關進小黑屋想台本。
    似乎從來沒有人把溫荔和小女生劃等號,一是她從來沒走過少女人設,綜藝上也是大大咧咧,加之接的戲也大多都是符合外形的明豔英氣女主掛,她本人也很直女,性格一根筋,不懂轉彎。
    但其實她隻要稍微收斂一下趾高氣揚的語氣,就是甜妹的聲音。
    幾年前那個被稱作是黑曆史角色的小雪貂,溫荔是原音,顰笑間也不覺得有什麽違和的地方。
    宋硯的記憶裏,十幾歲的溫荔就是那樣的。
    常常躲在教室門後,等著柏森經過,然後哇地一聲跳出來嚇人。
    “哈――!”
    柏森每次被她嚇到,都會迅速炸起毛,邊罵邊追。
    有一次看錯人,不小心嚇到了宋硯。溫荔發現自己嚇錯了人,“哈”的音節卡在齒間,嘴張大著忘了合上,臉上迅速升起紅暈。
    宋硯覷著她,冷淡的臉上沒有表情。
    溫荔被他盯得心虛,咬唇,雖然尷尬,但不願意道歉,硬著頭皮喃聲說:“誰讓你跟柏森哥差不多高,又跟他穿一樣的校服,不怪我。”
    宋硯莫名其妙被打成了“罪魁禍首”,也不知是氣笑的還是別的,扯著唇角懶洋洋地說:“跟隻貓似的哈來哈去,除了柏森你還能嚇到誰?”
    溫荔狠狠瞪了眼他,故意譏諷道:“哦,那你好厲害哦。”
    然後一甩馬尾辮,仰著下巴跑開。
    宋硯看著她轉頭跑進走廊的轉角,正好撞上了從那邊過來的柏森,柏森質問她是不是又想嚇自己,溫荔衝他比了個鬼臉,然後被柏森一把抓過脖子狠狠敲了下頭。
    兩個人就又打鬧了起來。
    宋硯一直看著,直到那兩個人又和好,說要去小超市買零食,一起並肩離開。
    他轉身回了教室,看了眼空蕩的教室門後,想到她貓在這兒不知藏了多久,沒等到柏森,卻等到了他,突然笑了一聲。
    那時候好像是課間的午後,她從隔壁學校溜過來,日光和現在車外的光線一樣明亮。
    幹道上堵車了。
    燕城的交通狀況就是這麽讓人糟心。
    副導有些擔憂:“完了,會不會趕不上溫老師跳舞啊?”
    -
    錄製大棚內,浩浩蕩蕩一百位練習生,光是主題曲考核環節,分五人一組進行考核,主題曲三分半鍾,純跳就得跳上一個多小時,再加上中間又有導師點評環節和各種突發的節目效果,壓根沒那麽快。
    一半數量的練習生完成考核後,這幫男孩子都輕鬆地坐在一邊兒聊天。
    終於有個練習生意識到什麽。
    “咱們都錄這麽久了,溫荔老師怎麽還沒出現?”
    其他幾個反射弧超長的練習生環顧一周,後知後覺地喊了聲:“對哦!”
    “我本來還想今天好好跳在溫荔老師麵前好好表現一下的,她居然不在現場嗎?”
    幾個練習生的議論聲有點大,吵到了旁邊還沒結束考核的練習生,負責rap部分的導師icy聽不清練習生說詞,皺著眉用筆敲了敲手裏的文件夾:“那邊的練習生安靜點可以吧?別影響到了其他人考核。”
    “icy老師對不起。”帶頭的練習生立刻認錯,“我們就是沒看到溫荔老師,覺得有點奇怪。”
    icy聞言,語氣很淡:“見證官還在化妝間準備。”
    “化妝間?溫荔老師來錄節目之前居然都沒化妝嗎?”
    這幫單純的練習生。
    嚴準笑了笑,說:“不是化妝,是換裝,溫荔老師今天有表演來著。”
    練習生們麵麵相覷,台本上沒寫這段啊。
    一個練習生舉手發問:“什麽表演啊?編導姐姐之前沒跟我們說啊。”
    嚴準笑而不語,衝旁邊的齊思涵挑了挑眉,示意她說。
    齊思涵心領神會,衝練習生們嘿嘿一笑,搖頭晃腦地說:“這是我幫咱們節目爭取到的福利,之前在慈善盛典上,你們溫荔老師答應我會學我們團的舞,今天錄節目正好來交作業。”
    說完又衝著鏡頭外的導演喊了聲:“導演,節目錄完你必須請我吃飯!”
    導演聲音洪亮:“好!沒問題!”
    這幫練習生來錄節目之前都被沒收了手機,沒法網上衝浪,都是一幫“山頂洞人”,壓根不明白齊思涵說的那個慈善盛典是怎麽回事,個別偷偷藏了手機的為了不暴露自己,也跟著懵懵地裝作什麽都不知道。
    “思涵老師,是跳你們團的哪個舞啊?”
    齊思涵立刻現場做了這首歌的幾個經典舞蹈動作:“就是那個,怎麽辦好喜歡你,喜歡到呼吸都快要停止――”
    這個動作她在別的節目上跳過上百遍,再加上她們團走的本來也就這個風格,所以在一群男孩子麵前跳也沒什麽好害羞的。
    跳完後,齊思涵還調皮地比了個心。
    男孩子們立刻歡呼起來。
    “嗚!!!!”
    “哇!!!!!!這也太可愛了吧!!!!”
    有的人當場捂胸,做了個被丘比特擊中小心髒的誇張動作,個別定位舞擔的男孩子當場扒起了舞蹈動作,站在原地輕輕鬆鬆還原跳了起來。
    “不行了我不行了。”王亦源突然脫力地靠在了徐例的肩上,“我光是腦補到溫荔老師對我跳這麽可愛的舞,我都要昏過去了,太可愛了。”
    徐例抖了抖肩膀,一臉冷漠:“惡心死了,離我遠點。”
    “徐例,你到底是不是溫荔老師的粉絲啊。”王亦源的語氣突然嚴肅起來,“這麽大的福利你竟然無動於衷?”
    “……切。”
    徐例屬於典型的不知姐美,溫荔那張臉從小看到大,就算是個天仙也早看膩了。
    “導演。”有個練習生舉起手,特別靈性地問,“讓溫荔老師對著我們這麽多男生跳那麽可愛的情歌,她老公會不會吃醋啊?”
    這話一問,棚內立刻又是一陣起哄聲。
    “搞事!你這個問題非常搞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壞了!!!”
    “強烈要求宋硯老師來我們節目,我們不能橫刀奪愛!”
    知道內情的導演不能提前透露,拿著喇叭跟這幫練習生對喊:“你們說宋硯老師來他就能來?那也要我們請得動才行啊。”
    “就說溫荔老師要在一百個男生麵前跳情歌了,宋硯老師保證就來了。”
    “現在就打電話給宋硯老師!”
    整個棚內的練習生們全都處於亢奮狀態,導演實在管不住這幫嘴多又好動的男孩子,隻能無奈地用喇叭一遍遍地喊,讓他們先安靜錄完節目再說。
    “好了好了,宋硯老師很忙的,沒空來的。”一直不說話的許星悅突然拍了拍手,語氣無奈,“他不可能就因為想看溫荔老師跳個舞就特意過來,大家都現實點好吧。”
    其實練習生們也知道宋硯肯定不會來,但就是調侃幾句造個氣氛,許星悅這樣一說,頓時興致沒了個七七八八,棚內漸漸安靜下來。
    icy敲敲筆:“下一組練習生準備。”
    這時許星悅放下考核表,對導演說:“我去化妝間看看師姐好了沒。”
    導演擺手:“去吧。”
    許星悅繞過一幫工作人員,離開打著強光的錄製棚,去往後台的化妝間。
    還沒走到化妝間,正好碰上已經化好妝過來的溫荔。
    她被人圍著,化妝師還在給她的發型和衣服做最後的調整。
    溫荔看到許星悅的時候愣了下,問:“導演催我了?”
    “沒有,我就是看師姐你準備了這麽久,所以過來看看。”
    “哦。”
    溫荔跟她沒什麽好說的,點點頭又繼續往錄製棚的方向走。
    許星悅突然問:“師姐,今天宋硯老師會來錄製現場嗎?”
    “不會啊。”溫荔皺眉,語氣不太好,“你有事嗎?”
    她還沒忘記那天大半夜許星悅加宋硯的微信,簡直不安好心。
    誰知許星悅卻突然遺憾地歎了口氣:“不是我有事,就是那些練習生希望師姐你跳這種告白情歌的時候,要是宋硯老師也在就好了。”
    溫荔頓時一臉便秘。
    宋硯來幹什麽?看她被公開處刑?
    “我想宋硯老師的通告應該很滿吧,應該不會隻是為了看師姐跳個舞就特意趕過來。”許星悅衝她笑了笑,語氣輕輕柔柔的,“真是可惜。”
    溫荔表情複雜:“你說這麽多,所以他到底來不來?”
    許星悅搖頭:“沒收到導演組通知,應該不會來吧。”
    “哦那就好。”溫荔瞪了眼許星悅,覺得這個陰比師妹真的是不會說人話,拐彎抹角地差點沒把她嚇死,“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他會來,你下次說話能不能言簡意賅一點?”
    說完她拍了拍胸口,長長地舒了口氣。
    許星悅張了張唇,被溫荔這一臉輕鬆的表情堵到說不出話來。
    怎麽宋硯不來她反倒看上去還挺高興的?
    錄製棚內,導演接收到溫荔已經化好妝的信息,又再次拿起了喇叭對著整個棚內的練習生們喊:“練習生們,溫荔老師已經準備好了。”
    練習生們立刻鼓起掌來。
    鏡頭轉向大門,紮著雙馬尾,穿著小粉裙,化著櫻花少女妝的溫荔從外間走進來。
    最先尖叫起來的是齊思涵:“溫老師你好可愛!!!!”
    溫荔特別不好意思,尷尬地摸了摸鼻子,走到考核台上站定,咬唇,又鼓了鼓腮幫子,最後實在憋不住,低頭捂唇笑了起來。
    她這副尷尬無措的樣子被所有人盡收眼底。
    齊思涵立刻招呼練習生們互動:“練習生們!我們溫老師今天可不可愛!”
    “可愛!!!”
    溫荔自己受不了這裝嫩的打扮,但看在別人眼裏也是真的可愛。
    一身可愛的學生打扮,短裙下的雙腿緊張地並攏,像乖巧的學生站定在原地,精致俏皮的雙馬尾編發,化妝師下了功夫給她化了個少女妝,整體呈粉色的妝容,特意畫下垂的狗狗眼線,壓住了她眼尾的上揚明豔,顯得無辜清純,鏡麵觸感的唇妝,抿唇的時候像是咬著口果凍。
    她拿著話筒問,語氣有些顫抖:“我這打扮還行嗎?有女高中生那味嗎?”
    “有有有!!!”
    “你就是最靚的女高中生!!!”
    現場這麽一通彩虹屁吹出來,溫荔總算有了那麽點自信,看來是隻有她自己不習慣。
    這時棚內已經響起了那首甜甜的女團歌前奏。
    溫荔咳了聲,放下話筒,舉起胳膊比了個大的愛心。
    練習生們立刻像粉絲似的大聲給她應援起來。
    也不知是誰先發現門口又突然來了一幫攝像團隊,戳了戳旁邊的同伴:“g那也是我們節目的攝像大叔嗎?”
    “嗯?”
    被攝像團隊圍在中間的男人走進吵鬧的錄製大棚。
    男人穿著簡單的襯衫長褲,個子高挑,英俊的臉上始終掛著禮貌的笑,一一跟現場的工作人員點頭示意。
    最先發現的練習生立刻將嘴巴張成了“o”型。
    “我靠是宋硯嗎!”
    以這個練習生為圓心,周遭的幾個練習生聽到動靜,立刻激動地抖起肩膀。
    男人往這邊投來眼神,朝這些已經發現了他的男孩子們彎了彎唇。
    “媽耶真是宋硯!!!”
    “媽媽我來這個節目真的太賺了!!!”
    “他真的來看溫荔老師跳舞了哈哈哈哈哈!!!!”
    小範圍的騷動立刻被周圍負責控場的工作人員壓製,朝這群練習生們做了個“噓”的動作。
    練習生們立刻靈性地閉起嘴。
    站在練習生旁邊的四個導師也發現了,齊思涵和嚴準以及icy都是稍稍驚詫了一下,接著很快又笑著把目光投向了台上正跳舞的溫荔。
    許星悅好半天沒緩過神,不甘地握緊了垂在身側的手。
    而此時敬業的溫荔毫無察覺,雙手握拳捧著臉,表情管理滿分,做出嬌嗔又害羞的表情。
    “怎麽辦好喜歡你,喜歡到隻要一見到你,呼吸都快要停止!wowo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