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三十一天(「妻危,速回@宋硯」...)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三十一天(「妻危,速回@宋硯」...)

字數:13194   加入書簽

A+A-


    徐例剛從練習室回來, 為了學個主題曲,練得滿頭大汗,渾身酸軟, 就這樣還是差同班那些有舞蹈基礎的練習生一大截。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已經在練習室待了一天, 連午飯都沒吃, 老師憐愛得不行, 讓他先回來洗個澡休息下,等晚上再過去一點點扣動作。
    剛回來的徐例嫌自己身上汗味太重, 不願意躺(床chuang)上,邊玩手機邊等室友洗完澡。
    練習生宿舍日記的直播間正開著,節目組規定沒到統一規定的午間或晚間的休息時間, 隻要宿舍裏有人,直播鏡頭就會打開。
    徐例趴在桌上安靜玩手機, 劉海濕嗒嗒地黏在額頭上,雙頰因為高(強qiang)度的聯係, 紅暈還沒完全褪去。
    本來就是文弱又清俊的長相,這樣安安靜靜地將半張臉埋進胳膊裏玩手機,像個乖巧小男生。
    「我抓到了兒子你偷玩手機!!」
    「嗚嗚嗚我兒子好乖好乖」
    「我們梨崽舞蹈0基礎練習辛苦了qwq」
    「期待梨崽的主題曲舞台!!!!」
    徐例本來麵無表情, 突然手機震動了一下, 不知道收到了什麽消息,正麵的直播鏡頭隻能拍到手機殼, 觀眾們並不知道他看見了什麽。
    不過外放出了聲音。
    是短視頻app剪輯素材的聲音,特別可愛的背景音。
    「梨崽你居然背著我們偷看別的小姐姐!!!」
    「告訴媽媽是哪個!」
    「嗬男人」
    結果徐例看完一整個短視頻, 本來麵無表情的臉突然有了波動, 眉頭緊鎖, 扯了扯唇,從嘴縫中吐出一聲極其不屑的嗤笑聲。
    那個嫌棄的眼神都要溢出直播鏡頭。
    「鐵直男哈哈哈哈哈哈」
    「好的是我誤會了兒子你果然沒讓媽媽失望」
    「心疼這個網紅小姐姐哈哈哈哈哈哈」
    豬:「豎中指jpg」
    豬:「你主題曲跳會了嗎舞蹈白癡?」
    豬:「f班敞開大門歡迎你的到來」
    徐例:「嘔吐jpg」
    豬:「沒眼光的狗東西」
    豬:「活該你一輩子寡王」
    煩躁感消失, 正當徐例往表情圖庫裏找表情包準備進一步氣死他姐時,溫荔又發來了消息。
    豬:「你是不是躲在廁所裏玩手機?」
    豬:「小心我跟節目組告發你藏手機」
    徐例:「你告吧我帶了十部手機」
    徐例:「而且我在宿舍,你以為誰跟你一樣長在廁所裏?」
    豬:「??你們宿舍有直播鏡頭的你不知道嗎」
    豬:「你等著人來沒收你手機吧」
    豬:「你出生的時候是不是把腦子落咱媽肚子裏了?」
    此時正好室友王亦源洗完澡出來,甩著一頭濕發對徐例說:“我洗好了,你去吧。”
    徐例臉(色)很黑:“我們宿舍的攝像頭是直播的?”
    “是啊,不然你以為我為啥每次洗完澡出來都穿這麽嚴實。”說完王亦源就衝桌上的直播鏡頭打了個招呼,“hello。”
    當然他沒設備,也看不到直播間觀眾們的回應。
    「hello源兒麻煩你告訴我那傻兒子下次參加綜藝前一定把合約內容看仔細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傻兒子」
    「我就說為什麽梨崽這麽不怵在宿舍裏玩手機三天被沒收了四部手機原來他壓根都不知道宿舍的攝像頭是開著的」
    果然下一秒,宿舍門被敲響了。
    工作人員來沒收手機的時候順帶還問了句:“剛用手機在刷哪個小姐姐的視頻呢?”
    徐例抿唇,淡淡說:“沒誰。”
    “都是男生,我理解的。”工作人員語氣調侃,拍拍他的肩膀,“等錄完節目再慢慢看也不遲。”
    徐例:“……”
    等工作人員一走,徐例無法再麵對直播鏡頭,迅速洗完澡,出來後立馬拎著王亦源去練習室練舞。
    去練習室的路上,王亦源扒著他的肩膀問:“你剛剛在刷誰的視頻?跟兄弟說,我幫你保密。”
    都是一個公司的簽約藝人,又是同樣學吉他的朋友,徐例對他沒什麽所謂,直接說:“溫荔的。”
    “溫荔的?我靠你是她粉絲啊?那第一期的時候你反應那麽平淡。”王亦源眯眼想了會兒,明白了,“哦,你害羞啊?”
    徐例翻了個白眼:“又不是我主動看的,是……”後半句沒法說,隻好放棄解釋,“你愛怎麽想怎麽想。”
    王亦源雙手捧心,賤兮兮地說:“你放心,我不會亂說的,我會保護好你這顆純潔羞澀的少男之心。”
    徐例:“……保護你妹。”
    “你看的她什麽視頻啊?古裝視頻嗎?還是她上期節目跳舞的那個視頻啊?”
    徐例回想了一下那辣眼睛的視頻內容,語氣很淡:“賣萌撒嬌的。”
    王亦源突然睜大眼,一把抓住徐例的肩膀:“真的嗎我也要看你還有手機沒被沒收嗎待會我們廁所見?”
    “你那麽激動(幹gan)什麽?”徐例被抓得痛,語氣不爽,“這有什麽好看的?”
    “兄弟,我說你也太裝了吧,是溫荔老師的粉絲又沒什麽丟臉的,做男人要誠實知道嗎?”王亦源哼了聲,理直氣壯,“我看過人間有你,連宋硯這種影帝級別的大前輩都抗拒不了,我不信有男人能抗拒我們溫荔老師賣萌撒嬌,說吧你剛剛是不是差點都流鼻血了?”
    阿硯哥都抗拒不了?
    徐例斬釘截鐵地說:“不可能,他和你們這種膚淺的男人不一樣。”
    “沒必要這麽拉踩吧,雖然我承認做男人,我和宋硯是有很大差距,但這有什麽不可能的,不信你自己去看那節目。”王亦源撇了撇嘴,“見過會裝的男粉,沒見過你這麽會裝的。”
    “……說了我不是她粉絲。”
    “你不是你躲宿舍裏看她視頻?”
    “……”
    解釋不清,徐例懶得再和他解釋,徑直往前走去。
    王亦源又追上前來,嘴裏一直絮絮叨叨的:“哎如果咱們能留到後麵,有那個導師合作舞台,你會選溫荔老師嗎?你想不想跟她來個情侶熱舞?”
    徐例臉(色)瞬間煞白,直直愣在原地。
    王亦源:“兄弟你咋了?興奮過度了?”
    徐例捂著嘴,語氣虛弱:“別說了,我想吐。”
    王亦源:“……”
    到了練習室後,初評a班的幾個練習生也在,正在教後麵幾個班的練習生們練舞,王亦源拉著徐例衝進人群加入免費小灶。
    練到後麵有幾個c班的練習生累癱在地上,為了鼓舞兄弟們加把勁,充當小老師的a班練習生拍了拍巴掌:“來來來,兄弟們打起精神啊,要跳出最帥的主題曲給溫荔老師看到啊。”
    然後幾個練習生就如同鯉魚打挺般跳了起來。
    王亦源又看了眼徐例,發現他聽到這句鼓舞後,身子一軟,更沒有(幹gan)勁了。
    “……”
    他竟然一時間有些分不清這兄弟到底是粉是黑。
    休息間隙,王亦源悄悄溜到徐例身邊,徐例睨了他一眼,語氣冷漠:“不許聊溫荔。”
    王亦源本來就是要跟他聊溫荔,如今思緒一下子被打斷,傻了半天,愣愣道:“……那聊誰?聊宋前輩?”
    徐例語氣散漫:“聊他什麽?”
    王亦源隨便找了個話題:“啊?聊他……聊你為什麽會覺得宋前輩和我們不一樣?難道你還是雙擔cp粉?”
    徐例撇嘴:“不是。”
    他癱倒在地板上,眼睛眯了眯,想起了以前。
    徐例小時候文化課成績不太好,但因為家裏已經有溫荔這個藝術生,所以姥爺和舅舅都不太願意他學音樂,想讓他把文化課補上來。
    徐例的調皮叛逆趕跑了不少輔導班名師。
    最後姥爺說,別找年紀大的了,跟小例沒什麽共同話題,找個年輕的來。
    後來柏森哥說他有個朋友,文化課成績是全年級第一,可以介紹過來給徐例當家庭教師,正好也能賺個生活費,然後阿硯哥就來了。
    英俊寡言的大哥哥,個子很高,身量挺拔,在當時還是小屁孩兒的徐例看來,又拽又帥。
    小屁孩兒對大哥哥總是有種天生的臣服感。
    他跟那些輔導班老師不一樣,教題很耐心,也從不對他歎氣搖頭,雖然徐例討厭上文化課,但卻很喜歡聽他說話。
    阿硯哥有幾次來家裏的時候撞上了他姐,但從來都是目不斜視,絕不會多看他姐姐一眼。
    徐例這輩子第一次遇見和他一樣這麽討厭他姐的男生。
    有次溫荔的學校舉辦藝術節,她那個班要準備節目跳舞,溫荔從學校裏把表演服帶了回來,在家裏穿上,特別臭美地繞著家裏逛,給每一個人炫耀。
    家裏的阿姨說好看,姥爺也說好看,就連舅舅都說好看。
    十六歲的溫荔穿著一襲長長的雪紡裙,為了方便跳舞一直紮成丸子頭的長發披散下來,站在徐例的房間門口,仰著頭像隻囂張的綠孔雀。
    “老弟,我好看嗎?”
    徐例說不好看。
    溫荔氣得敲他的頭,離開前特別看了眼一直不說話的宋硯,抱著一絲小小的希望問他:“學長,你覺得好看嗎?”
    宋硯匆忙挪開眼,低聲說:“一般。”
    徐例立刻調皮地說:“一般就是不好看的意思!”
    臭屁的溫荔在弟弟和學長麵前被打擊到了自信心,瞪了眼這倆人,憤憤離開。
    補習繼續,一直認真負責的宋老師竟然連小學程度的奧數題都想了好半天,十幾分鍾了還沒解出一道題來。
    宋硯似乎也是意識到了自己的分心,捂著額頭無奈地歎了口氣。
    徐例氣呼呼地想,都怪老姐突然闖進來,把阿硯哥給嚇著了!
    反正從那時候徐例就確定了,宋硯和他一樣,都是更看重內涵的男子漢,溫荔那副皮囊再好看也沒用,脾氣大又難伺候,他和阿硯哥才不喜歡。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我看得出來。”徐例說。
    王亦源哭笑不得:“那照你說的,他倆為啥還會結婚啊?”
    作為知情人士,徐例的語氣莫名高深莫測起來:“你懂什麽。”
    就算他把那個視頻再轉發給阿硯哥,阿硯哥的態度也絕對是跟他一致的。
    又想起視頻裏他姐那賣萌裝貓咪的樣子,徐例再次打了個寒顫。
    淩晨練完舞回宿舍的時候,徐例跑到廁所偷偷(摸Mo)(摸Mo)掏出他的第六部手機,並給宋硯發了條。
    徐例:「今天我姐給我發了個特別辣眼睛的賣萌視頻」
    阿硯哥:「發來看看」
    徐例:「不了我怕辣到你的眼睛,這種折磨我一個人承受就行了」
    徐例:「哥你不用謝我」
    宋硯:“……”
    男人仰躺在(床chuang)上,盯著天花板看了半天,又側過頭看了眼溫荔。
    溫荔今天很晚才回來,因為練了一天的舞,渾身的骨頭都散了架,洗完澡剛躺(上shang)床就迅速(睡Shui)了過去。
    “溫老師。”
    沒有回應。
    “學妹。”
    還是沒有回應。
    也不知道(睡Shui)夢中的溫荔夢到了什麽,突然翹起嘴,嘟嘟囔囔地說了句:“有我這樣的小貓咪,你每天¥%@#¥#¥……”
    宋硯微蹙眉:“什麽?”
    “幾點回家……”
    太小聲了,宋硯還是沒聽懂,伸出手(摸Mo)了(摸Mo)她的後腦勺,語氣低沉:“……所以到底是什麽視頻,小貓咪。”
    -
    《為你成團》的第二期節目主要內容是主題曲考核再分班,以及再根據分班成績決定第一次公演的表演節目人選名單。
    經過今天的臨時會議,人間節目組已經定下了將第四期的台本,大致的流程不變,還是嘉賓們出外景錄節目,鄭雪和陸鳴的離婚事件導致最近節目的流量很大,前三期節目的播放量又往上躥了一番,因此第四期的錄製絕對不能拖太久。
    為了在最短的時間找到替補嘉賓,節目組引進了完全新的嘉賓模式。
    實習夫妻。
    現在戀愛綜藝一大把,cp大亂燉,這種夫妻綜藝上竟然還要找兩個藝人假扮夫妻,估計到時候cp解綁又是一陣腥風血雨。
    但綜藝嘛,要的就是腥風血雨。
    在看到實習夫妻名單時,溫荔想這可真是夢幻聯動。
    這對男女藝人竟然是《為你成團》的兩個導師,嚴準和齊思涵。
    嚴準是個標準靠臉吸粉的流量小生,組過的cp比起溫荔來說有過之而無不及,不過都是配合營業,他本人緋聞極少,所以就算是和女藝人組cp參加夫妻綜藝,粉絲塌房的可能(性xing)也不大。
    齊思涵是流量愛豆,參加這種明擺著是要炒cp的綜藝,被罵的風險會很大。
    但她還是答應了節目組的邀請。
    微博官宣的時候,她不光艾特了搭檔參加的嚴準,還艾特了溫荔。
    齊思涵:「人間有你,苦樂都甜!請多指教@嚴準!」
    然後在評論區裏艾特了溫荔。
    「啊啊啊啊溫老師我來了!@溫荔litchi」
    這條艾特一出,齊思涵的男友粉們瞬間放了個大心。
    「內娛追星第一人――齊思涵」
    「追星追到夫妻綜,不愧是你齊思涵」
    這麽明顯的示愛,溫荔總不好拂了齊思涵的麵子,在她的微博下評論了個“歡迎歡迎,一起玩兒[可愛]”。
    回複過後,她這條評論下又齊刷刷全都是艾特宋硯的。
    「妻危,速回@宋硯」
    「你老婆要跟她粉絲搞百合了!@宋硯」
    「宋硯:老婆給點資金成嗎?我想把這玩意兒染成綠的」
    不過在溫荔的(強qiang)烈要求下,宋硯沒有理會這些搞事的艾特評論,以防再給這群看熱鬧的網友增添新的樂趣。
    此時錄製大棚內,練習生們剛做完主題曲考核部分,四個導師正在舞台上宣布全新的考核成績,溫荔坐在後台化妝間,剛換好學生裙,造型師正在幫她紮雙馬尾。
    擁有頂級造型團隊好處就在,即使是裝嫩,也能裝得毫無違和感。
    溫荔看著鏡子裏的自己,掐了掐因為化妝技術而顯得膠原蛋白滿滿的臉。
    她今天穿了條不過膝的粉(色)短裙,配上過膝襪和白(色)襯衫,領口處還裝飾著蝴蝶領結,然後還有自己臉上這所謂的櫻花少(女nu)妝。
    “姐,好看,你真是太可愛了。”文文掏出手機給她,“要自拍嗎?我幫姐你p好,再發個微博?”
    溫荔果斷拒絕:“不要!”
    “……為什麽啊?明明很可愛啊。”文文委屈地嘟囔。
    溫荔一臉生無可戀:“你不懂。”
    今天剛開始錄製的時候,她就試圖跟導演商量把她跳女團舞這段,等到時候節目播出的時候給剪了,雖然導演非常不想答應,但迫於溫荔使用了“你要是不剪我就退出節目錄製”威脅手段,導演終於答應把這段本來不在節目台本流程中的跳舞部分剪成彩蛋,放在節目正片的後麵。
    剪成彩蛋總比剪進節目正片好,至少不用公開處刑得那麽難看,溫荔答應了。
    她還特意找宋硯探了口風。
    溫荔:「你一般不看男團選秀綜藝的吧?」
    宋硯:「不看」
    宋硯:「如果溫老師希望我看的話」
    溫荔:「不希望請宋老師繼續保持原則」
    宋硯:「好的」
    宋硯這個“好的”看起來是聽話地答應了,但溫荔總覺得有哪兒不對勁。
    此時,距離選秀大廠錄製現場幾公裏外的馬路上,人間節目組正全體攝製a組和d組正整裝待發,幾輛車浩浩蕩蕩地往選秀錄製現場趕往。
    其中a組是負責拍攝宋硯和溫荔這對嘉賓的,而d組則是負責拍攝新嘉賓的。
    《為你成團》和《人間有你》因為嘉賓的高度重合,雙方高層已經決定,互相給對方蹭熱度,順便借對方的熱度給自己帶熱度,於是一拍即合,打算來個夢幻聯動。
    保姆車上,負責跟拍宋硯的攝像師問出台本定好的問題:“宋老師,對於今天我們安排的突襲探班,你心裏有期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