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二十七天(就地物理閹割...)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二十七天(就地物理閹割...)

字數:10586   加入書簽

A+A-


    整整五個小時的慈善盛典, 終於在大合照環節落下帷幕。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要說這幫藝人,誰都想站c位,可上了台, 卻又不約而同地開始玩謙虛那套, 光是站位就浩浩蕩蕩進行了幾十分鍾, 最後眾人謙讓, 將兩個演藝圈的大前輩推上了c位。
    溫荔對這種事兒向來是能往旁邊站絕不往中間湊熱鬧,就算今天站在最角落, 自己在圈內的商業價值到底如何,憑一張眾人心思各異的大合照確實也看不出什麽來。
    反正無論站哪兒,看你不順眼的人都能編得出料來黑, 索(性xing)也就不白費這心思了。
    今年的合照她和宋硯站一塊兒,宋硯旁邊站著影帝前輩, 上台了還在跟他聊電影檔期的事兒。
    “如果你和你太太能合作那部電影,老周一定會很高興。”前輩眨眨眼, “你太太穿旗袍真的蠻好看。”
    前輩口中的老周是國內相當有名的編劇,早年寫話劇出身,後來轉戰大銀幕, 他寫的劇本從不迎合商業市場, 拿獎是常事,但票房全靠口碑逆襲, 爆了就是爆了,撲了就是撲了, 很多商業片導演對他敬而遠之, 但陽春白雪永遠不缺欣賞者, 因此在業內一直是很多人想要合作的編劇。
    這幾年電影觀眾的審美漸漸上來,隱隱有良幣驅除劣幣之勢, 老周的名號終於打了出去,不少年輕觀眾成了他的自來水,他手裏的本子也自然成了香餑餑。
    老周手裏這個民國劇本雖然還沒曝光,版權也還沒和影視公司談攏,但圈內和他(關guan)係交好的幾個演員已經知道點風聲,並且知道老周心裏屬意的演員都有誰。
    當時老周看到那張民國照,就和身邊正陪著喝酒的幾個編劇說。
    “這就是我心中的亭楓和綰綰。”
    他認識宋硯,但對溫荔並不熟悉,單純地覺得這個藝人的臉和氣質很貼他筆下的角(色)。
    但演員人選也不是老周一個人能決定,等資本注入,各方麵的意見加進來,一切還未可知。
    溫荔遲遲沒有收到劇本,也不知道是在哪個環節被截了胡。
    宋硯側頭去看溫荔,她的目光並沒有看向自己這邊,正偏頭和另一邊的幾個女藝人聊天。
    黎利主編麵對著這幫藝人正手忙腳亂地招呼,也不知道是不是無意,本來跟溫荔隔了好幾個藝人的鄭雪突然站在了溫荔身邊。
    兩個女藝人相看兩相厭,還是溫荔先一步陰陽怪氣地開了口:“怎麽?不跟你老公站一塊兒秀恩愛?”
    鄭雪麵無表情,但左右遊移的眼神無疑是在找陸鳴。
    等找到陸鳴,發現他正站在兩個女藝人中間,鄭雪在看到其中一個女藝人後,臉(色)沒憋住,迅速陰沉了下來。
    那個女藝人是近兩年憑偶像劇冒出頭的新生代演員,因為跟溫荔長得有三四分相似,所以有個外號叫“小溫荔”,她的團隊用這個所謂的外號發了不少通稿踩著溫荔營銷,但因為經紀團隊水平和溫荔的團隊差太多,每回都是秒被鑒炒,熱度是上去了,卻把溫荔的團隊得罪了個(幹gan)淨。
    溫荔被鄭雪莫名其妙地瞪了一眼,覺得這女人真是有夠無語,她老公跟長得和溫荔有點像的女藝人相談甚歡,關溫荔屁事。
    她不說話,往宋硯那邊靠了靠,大膽貼著男人的胳膊,順便衝鄭雪比了個得意的微笑。
    宋硯也沒往旁邊挪,任她擠,站在另一邊的前輩挑了挑眉,(露)出了然的眼神。
    也難怪網友說這種合照現場是群魔亂舞,個個表麵和諧,實際都在暗戳戳地較量。
    拍完合照,藝人們依次離場,溫荔拽了拽宋硯,示意他跟自己先上樓去見舅舅,讓助理先去別的地方等著,待會兒再過來接他們。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舅舅的氣場震懾,溫荔越發緊張,甚至想要去洗手間。
    “你先進去,我舅舅他不好意思罵你。”
    宋硯覺得自己應該沒有那麽大麵子,果然等他走進包廂後,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蹙眉,語氣不善:“溫荔呢?”
    “洗手間。”
    宋硯在舅舅對麵的沙發上坐下。
    溫衍平靜地打量宋硯,不明意味地(勾gou)起唇:“宋先生這幾年發展得不錯。”
    宋硯客氣道:“都是托溫總的福。”
    溫衍沒什麽表情地笑了笑,語氣譏諷:“托我的福?這客套話說得可真漂亮。”
    宋硯語氣冷淡:“既然溫總知道這是客套話,聽聽就好,不用在意。”
    溫衍對這個兩年前空降的外甥女婿沒什麽好感,他的姐姐溫微當初走得急,姐夫為了懷念妻子,開始了所謂的環旅寫生,姐弟倆沒人管,剛被接到溫宅時,(性xing)格都是十足十的討厭,任(性xing)又驕縱,非常難管教。
    徐例還稍微好點,那時候也就是個十歲出頭的毛孩子,溫衍瞪個眼也就老實了。
    但溫荔就不同了,十五歲的叛逆少(女nu),覺得溫衍也不過比她大五歲,憑什麽讓她喊舅舅,囂張傲慢,處處和他作對。
    後來甚至於不打一聲招呼,找管家冒充家長,擅自和海外娛樂公司簽了約出了國。
    溫衍動用(關guan)係將她直接押了回來,關了她大半個月,她才終於怕了這個舅舅,卻仍是執拗地堅定那所謂的明星夢,和他大吵一架,哪怕他威脅她進了圈就別想動用家裏的(關guan)係,她也是義無反顧地離開了家。
    一直在等她受挫服軟,兩年前終於鬧到了父親耳朵裏,父親心疼地讓他接溫荔回家,他等著外甥女回來認錯,沒有等到,卻等到了溫荔結婚的消息。
    溫荔曾和青梅竹馬長大的柏森有過婚約,宋硯和柏森又是多年好友,和好友曾經的未婚妻結婚,讓溫衍很難對這個所謂的外甥女婿生出什麽好感來。
    兩個男人也不說話,好像在比內功,直到宋硯收到溫荔的。
    「碰上個瘟神,暫時走不開,舅舅那邊你先幫我應付下」
    「比心jpg」
    宋硯歎氣,主動開口:“不知道溫總找我太太上來有什麽事要交待?”
    溫衍目光森冷,沉聲說:“既然宋先生知道我找我外甥女有事,那就麻煩轉告她,讓她趕緊出現,躲著也沒用,除非她想再被我抓回家教訓。”
    宋硯笑了笑:“你覺得你抓得回嗎?”
    “麻煩宋先生不要(插cha)手我們家的事。”
    “我對你們家的事沒興趣。”宋硯往沙發上靠了靠,“她是我太太,我護著她天經地義。”
    溫衍卻不以為然:“你護得住嗎?”
    宋硯語氣閑適:“比起你這個做舅舅的,至少兩年前我做到了。這有什麽難的?”
    男人話裏都是明嘲暗諷,溫衍氣極反笑,覺得這個外甥女婿真是跟之前不一樣了。
    至少在十年前,當他質問宋硯有什麽籌碼,能讓溫家放棄和柏森父母的約定,把溫荔交給他時,這位宋小少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養尊處優了十幾年的小少爺,沒了父母的庇護,縱使表情冷漠倔(強qiang),眼裏裝滿了陰鷙和不甘又如何,在溫衍看來一文不值。
    -
    正在盥洗池前洗手的溫荔並不知道包廂裏的情況。
    她本來不打算讓宋硯一個人麵對舅舅,但人生總是處處充滿了意外,包括在洗手間裏撞到了鄭雪這件事。
    “你怎麽還沒走?”
    鄭雪看到她的時候也很驚訝,沒好氣地質問出聲。
    溫荔繼續不慌不忙地洗手:“你不也沒走?”
    鄭雪抿唇,表情愈發陰沉,忍了半天,還是沒忍住,上前兩步猛地攥住了溫荔的手腕:“是不是你把我老公約到二樓來的?”
    溫荔莫名其妙,直接一把推開她。
    鄭雪抓著長長的禮服裙往後踉蹌幾步。
    “要打架就改天約,我穿這身不方便,離我遠點。”
    溫荔厭惡地皺眉,抽了張紙巾擦了擦自己的胳膊。
    “溫荔,我雖然不喜歡你,但我承認你比我(強qiang),你(性xing)格比我吸粉,臉也漂亮,之前咱們再怎麽爭資源,那也是工作上的事兒。”
    溫荔一臉看鬼的樣子看著鄭雪,沒想到還能有一天聽到來自死對頭的肯定,語氣不解:“你被誰魂穿了?”
    “你聽我說完!”鄭雪深吸口氣,緊緊繃著下顎說,“咱倆的團隊明爭暗鬥也一直都是有來有回的,這都是正常的圈內競爭,但你怎麽也不應該和我老公扯上(關guan)係,我和他從讀書的時候就在一起了,這麽多年的地下戀情走過來,我一直以為等到合適的時機就能和他公開,就因為兩年前,你和他合作了那麽一部劇,幾個月的營業,他就開始對我不上心了,你他媽捫心自問,你這小三當得喪不喪良心?”
    溫荔也深吸口氣,冷聲說:“我最後說一遍,我和陸鳴在那段時間就是正常營業,一開始我的經紀人有問過他,他明確地答複了我的經紀人,他是單身。”
    鄭雪立刻反駁:“不可能!”
    “不可能個屁!”溫荔語氣堅定,“我明明白白跟你說,你老公就是個垃圾,是個有女朋友還對別的女人示好的渣男,是個出了事兒就隻會把過錯往女人身上推的懦夫!”
    鄭雪笑了兩聲:“好,你說你是無辜的,那你怎麽會在這裏?”
    溫荔無語:“我在這兒有什麽問題嗎?二樓這所有的貴賓室你都包圓兒了?”
    “我剛剛看到陸鳴上了二樓,跟上來找他,結果就在這裏看到了你,你還否認你們不是偷偷約在這兒見麵?”
    溫荔突然皺眉,二話不說徑直往外走。
    鄭雪從後麵叫住她:“你去哪兒?”
    溫荔沒理她,直接走到和舅舅約定好的其中一間包廂門口。
    “在這兒等著,要是走了就別想看到你老公。”
    鄭雪一時間被溫荔這威脅的語氣嚇到,竟然真的站在原地不動彈了。
    溫荔直接推開門走了進去。
    門打開的那瞬間,鄭雪看到宋硯坐在包廂裏,除了宋硯還有個年輕男人,眉眼英挺冷峻,一身的裝束價值不菲。
    直到門關上,鄭雪才回過神。
    溫荔在二樓,是來找她老公和那個男人的?
    所以她不是因為陸鳴才到二樓來的?
    包廂裏,溫荔也不管溫衍用怎樣不滿的眼神看著她,直接走到他麵前,態度囂張:“我知道你有辦法拿到二樓所有包廂的鑰匙,幫我拿來。”
    溫衍蹙眉,語氣冷得像是在下冰刀子:“溫荔,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
    “舅舅。”溫荔深吸口氣,“你外甥女現在急需要包廂鑰匙來證明我沒給人當小三,請你幫這個忙,好麽?”
    誰知溫衍聽到這句話後,眉頭更擰緊了幾分:“誰把你當小三?”
    “你能不能等我把事兒解決了再問?”溫荔一臉煩躁,“平時看著挺利索一男人怎麽一到關鍵時刻就萎了。”
    一直沒說話的宋硯突然笑出了聲。
    溫衍臉(色)微黑,先是瞪了眼宋硯,又緊接著訓斥溫荔:“溫荔!我是你舅舅!你那小太妹的語氣給我收起來!”
    宋硯輕聲問:“你拿包廂鑰匙到底是想做什麽?”
    溫荔:“捉(奸jian)。”
    “……”
    “……”
    等溫荔從包廂裏出來時,鄭雪在外麵已經等得相當不耐煩。
    溫荔還挺驚訝鄭雪居然這麽聽話。
    “看來你對你老公是真愛啊。”
    鄭雪臉(色)很不好,咬牙切齒:“關你屁事,你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麽藥?”
    看吧看吧,所以說女藝人的人設不要信。
    就連鄭雪這種走清冷仙女路線的女藝人都會爆粗口。
    溫荔直接帶著她舅的金口禦言去了值班室,從工作人員那兒拿來了一疊門卡。
    一連進了三間包廂,毫無所獲,直到進去第四間,外間是黑的沒開燈,倒是從洗手間裏透出一道昏暗的光線。
    在聽到洗手間裏的動靜時,溫荔也不知道是該同情鄭雪還是嘲笑鄭雪。
    包廂裏那個外號叫“小溫荔”的女藝人正嬌笑著問鄭雪的老公,到底是喜歡鄭雪多一點,還是溫荔多一點。
    “鄭雪啊,我跟她都在一起七八年了,從念書的時候就在談了。”陸鳴毫不猶豫地說,可頓了頓又調笑著歎息,“但我確實也喜歡溫荔,和她炒cp那段時間,我每天晚上都夢到她,後來她知道我有女朋友,直接跟我絕交了,反倒讓我更欣賞喜歡她了。”
    “哦,那我就是溫荔的替身咯?”
    “什麽替不替身的,別問那些廢話了,趕緊完事兒我得走了。”
    “誰讓你這麽急(色)都忍不到去酒店。”
    “你傻嗎?這是貴賓室,記者根本上不來二樓,比酒店安全多了。”
    鄭雪手腳顫抖,無聲哭得撕心裂肺,溫荔(強qiang)忍住反胃感,冷靜地用氣音問她:“手機在身上嗎?”
    “……你要(幹gan)什麽?”鄭雪用淚眼看著溫荔。
    溫荔翻了個白眼:“你說呢,蠢女人。”
    顫巍巍從小包裏拿出手機遞給溫荔,鄭雪突然抓緊她,語氣不忍:“你要是曝光出去,陸鳴就完了……”
    “閉嘴。”溫荔直接甩開她,“你這種老公變了心還把老公當個寶護著,隻會針對女人的蠢女人別碰我,跟你同一個(性xing)別算我倒黴,幫你拍證據是因為這男的惡心到我了,別把你的智障戀愛腦行為傳染給我。”
    她早就想這麽罵了,今天終於說了出口。
    鄭雪被罵得臉(色)蒼白,不甘反駁:“你懂什麽!要換做是宋硯變心,我看你隻會比我更智障!”
    溫荔冷笑兩聲,聲音無情:“他要是敢變心我立刻給他就地物理閹割,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把出軌的渣男當寶貝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