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十八天(來一段freestyle...)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十八天(來一段freestyle...)

字數:9356   加入書簽

A+A-


    她站在舞台中央, 舉起話筒說了句:“各位練習生好,我是溫荔。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真是溫荔!
    “啊啊啊啊啊我女神!她真的好好看!”
    “你掐下我真是她嗎?我好喜歡看她的劇。”
    “掐了,痛嗎?”
    “痛!絕了真是她!為你成團牛逼。”
    一百個練習生裏, 大部分的都在真情實感地激動, 小部分地因為有鏡頭, 於是也站起來跟著歡呼, 唯獨有個練習生連站都懶得站,耷拉著腦袋看也不看台上的人。
    “徐例!搞什麽呢你, 鏡頭拍到你了!”
    這個叫徐例的年輕男生經同伴提醒,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拍了拍手。
    “有什麽好鼓掌的……”男生勉(強qiang)瞥了眼台上的人,“又不是沒見過。”
    歡呼過後, 棚內漸漸冷靜下來,溫荔坐在了導師席最中間的位置, 拿起手邊的台本準備cue選手台上表演。
    她旁邊分別坐著嚴準和許星悅,無論哪個業務都比她(強qiang), 點評的事輪不著她,她也就隻負責報流程。
    轉眼間上了三組選手,都是中規中矩的表演, 導師沒說太難聽的話, 但也沒多好聽,結尾讓他們好好加油。
    到第四組選手上場, 其中一個男生開口就是一句:“在開始表演之前我想先表個白。溫老師,我是你的粉絲, 真的特別特別喜歡你!”
    溫荔禮貌點頭:“嗯?謝謝你。”
    “我也喜歡宋老師!他每一部電影我都好幾刷了, 我家裏還有票根, 麻煩溫老師幫我轉告一下,謝謝!”
    又是個雙擔, 看起來還是偏宋硯那邊的,好幾刷宋硯的電影,看她演的劇還不用買電影票呢,這男生也沒說幾刷她的電視劇。
    溫荔:“你就對著鏡頭說吧,他會看節目的。”
    男生握著話筒的手立馬又緊了幾分:“啊啊啊真的嗎?宋老師真的會看我們節目!”
    “會的。”過幾期還會來當飛行嘉賓呢。
    得到溫荔肯定,男生立刻對著鏡頭就是一串瘋狂告白。
    坐在溫荔旁邊的嚴淮笑眯眯地說:“宋老師看這個節目又不是看你,看咱們溫老師的,你那麽激動(幹gan)什麽。”
    坐在後麵的練習生們立刻意味深長地拖起長音。
    溫荔:“……”
    連她發的都沒有回,還看她,鬼才信。
    錄到中場,導演暫時叫休息,台下的練習生大都在喝水閑聊,溫荔想著被工作人員收走的手機,連忙起身去找工作人員要了回來。
    看一眼,還沒回。
    可能是在忙吧。
    拿著手機也不知道(幹gan)什麽,她突然想起上次那個國畫的事兒還沒打電話給爸爸匯報情況。
    徐時茂接得有些慢。
    “荔荔?”
    “沒事兒,就前不久你的國畫那件事,你聽說了嗎?”
    “聽說了,阿硯已經告訴我了,我把自己的身份證和工作室營業執照發給他了,他還沒處理好嗎?”
    “沒,已經處理好了。”
    “那就好。”徐時茂頓了頓,輕輕歎了口氣,“其實這件事也不用麻煩阿硯,你們都是公眾人物,說得多錯得多,跟你舅舅說一聲,他肯定會幫你的。”
    溫荔語氣不太好:“我舅會幫我?他兩年前要是肯幫我我也不知道被罵得那麽慘了,就這種事,他估計聽都懶得聽我說。”
    徐時茂溫聲溫氣地勸:“你們當時吵得那麽厲害,他說兩句氣話不是也正常嗎?最近沒工作的話就回家看看你姥爺,順便跟你舅舅修複下(關guan)係,不然你媽在地下知道了肯定不高興。”
    爸爸語氣太好,溫荔反倒不知道如何反駁,悶悶回了句:“知道了。”
    “哦對了,小例最近還好嗎?”
    聽他問起弟弟,溫荔莫名其妙:“他不是在國外念書嗎?”
    “畢業回來了啊,你們姐弟倆沒聯係嗎?”
    “沒有,我沒事聯係他(幹gan)什麽,找架吵嗎?”溫荔淡淡問,“那他現在在哪個城市要飯?”
    徐時茂無奈地笑了:“什麽要飯不要飯的,哪有這麽說自己弟弟的?你弟弟他也在燕城,好像報名了一個什麽電視節目。”
    “上什麽電視啊?”溫荔莫名其妙。
    “不知道啊,好像是跟一群男孩兒住一起。”徐時茂語氣也挺困惑,“一群男孩兒住一起那不是戒網癮中心嗎?戒網癮也能上電視?”
    “……”
    溫荔心想她爸真是個兩眼不聞網上事的閑人雅士。
    但她聽徐時茂的話,總覺得哪哪兒不對勁,有種不好的預感。
    溫荔嘴裏不屑:“他上電視(幹gan)什麽?他也想(幹gan)我這行?他行嗎他?就他那臭脾氣分分鍾趕跑粉絲。”
    “額。”
    徐時茂沒說話,因為當時兒子的原話是,溫荔能進我怎麽就不能進?一個娘肚子裏出來的,難道我就比她長得差?
    這話說出來估計女兒又要不高興,於是徐時茂決定敷衍過去。
    父女倆彼此又囑咐了兩句,才掛掉電話,溫荔還想打電話給丹姐讓她幫忙查查自己弟弟上了什麽節目,這時工作人員又過來提醒她開始錄製了。
    溫荔隻好再次交出手機,沒來得及給丹姐打電話,也沒來得及看宋硯有沒有給她回複消息。
    -
    宋硯的手機正放在會議桌上,他開了靜音,因而沒發覺有消息進來。
    “這本子真的可以,男主人設特別好,很吸粉的,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因為上次被宋硯婉拒,郭導的那個ip改編仙俠本子又輾轉送到了柏石老總手上。
    他是直接從家裏過來的,穿得比較休閑,頭發也沒特意打理,碎發落在額上,一副慵懶的樣子。
    而坐在主位的柏總西裝革履,丹鳳眼眯著打量他,頭發用發油梳得光亮,一副無奈的樣子。
    柏森沒覺得這本子有什麽不好。
    ip熱度高、投資高、編劇水平也不錯,真沒什麽好挑剔的。
    但宋硯還是拒絕了:“演不來。”
    “哪裏演不來?”柏森刨根問底:“難道你還怕你演砸?”
    “你把我叫過來就為了勸我接這個本子?”宋硯背靠椅子,語氣閑散,“那我回家休息了。”
    “回家(幹gan)什麽?你回家對著那堆攝像頭跟你溫荔扮演恩愛夫妻就舒服嗎?”
    “起碼比跟你在這裏浪費口水舒服。”
    “可以,宋硯,很好,十年的友誼就還不如你跟那小丫頭片子假結婚兩年的日子,”柏森挑了挑眉,一臉欠扁地望著他,“明明高中的對那丫頭片子愛答不理,我介紹給你還一臉不屑,說吧,是不是看上我那未婚妻了?”
    在柏森看來,宋硯高中那會兒跟溫荔是真連認識都算不上。
    溫荔那會兒在他們隔壁的藝校學跳舞,藝校放學比他們學校早,有時候溫荔會過來叫上他一塊兒回家,她輕車熟路地找到柏森的教室,手搭在門框上,湊出半個腦袋。
    柏森哥,回家了。
    偶爾柏森因為試卷沒寫完被留堂,等班裏所有人都走了,她就(幹gan)脆走進教室,坐在他旁邊等他寫完作業。
    別的科目,試卷沒做完就沒做完,課代表都跟他熟,說兩句就混過去了,可偏偏這物理試卷,宋硯是課代表,雖然他們是朋友,但宋硯這逼是個鐵麵無私的物理課代表,寫不完試卷就不許回家。
    於是有夕陽灑進的教室,學校功放廣播的鈴聲都已經響了好幾遍,柏森夾在溫荔和宋硯中間,苦逼地埋頭寫物理試卷。
    教室裏很安靜,沒有人說話,溫荔戴著耳機打psp,藝校校裙下的一雙腿晃晃悠悠,宋硯在寫別的科目的試卷,挺(胸xiong)抬背,全身貫注。
    有時候柏森尿急,上了趟廁所回來,發現這倆人還是原來的姿勢,沒交流,連個眼神都不給對方。
    柏森判斷,這倆可能是氣場不和。
    然後氣場不和的兩個人兩年前,在溫荔事業危機的那段時間,在柏森被溫荔的舅舅勒令不許(插cha)手幫忙,好讓她老實回家的時候,零氛圍的宋硯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一堆黑粉,說他是同(性xing)戀,還是那種深櫃。
    兩個人一拍即合,簽下協議結了婚。
    宋硯蹙眉,平聲糾正:“你們婚約都作廢了多少年了,少這麽叫她。”
    柏森哭笑不得:“行行行,叫她溫荔行了吧,我連她小名兒都不叫了。你這什麽大男子主義啊,又不是真夫妻,真夠小氣的,她曾經是我未婚妻沒錯,可這又不是我做的主,是她姥爺給她安排的,我也是這場包辦婚姻的受害者啊。”
    又是一堆廢話,宋硯不想跟他浪費時間,但柏森又偏不讓他走,隻好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玩了起來。
    柏森知道他這是不想聊的意思。
    如果是敷衍,宋硯還會應一兩聲,但柏森發現他拿起手機後,整個人就被手機(勾gou)走了魂,連應聲都沒了。
    “看什麽呢你?”
    他站起,往他那邊伸出脖子。
    宋硯意識到有人湊過來看,突然將手機正麵蓋在桌上。
    柏森看他反應這麽大,立刻不懷好意地笑了:“你不是吧?你居然也會開會(摸Mo)魚看片兒?”
    -
    節目錄製到半場,練習生們都已經興趣怏怏,隻有個別實力很(強qiang)的選手上場才會興奮起來。
    導演特意將導師舞台安排在了半場,用來調動選手之間的氣氛。
    四個導師分別主攻聲樂、舞蹈和說唱,聲樂和rap的節目效果差不多,最炸的是許星悅準備的舞蹈,她準備了三段,特意去後台換了身衣服,先是跳了段上一季的節目主題曲,後來又跳了她們女團最出圈的主打曲,最後才是一段極其有難度的專業舞蹈。
    循序漸進,從一開始耳熟能詳,全民都會跳的大眾舞到後麵越來越難,漸漸展現實力的舞蹈,許星悅最後一個劈叉的動作完成,本來還氣氛沉沉的台下選手立刻全體起立,高聲齊呼“許師姐”。
    “許師姐!許師姐!”
    許星悅撥了撥黏在額上的劉海,笑得很開心:“我的表演還可以嗎?沒給上一屆的師姐們丟臉吧?”
    “沒有!!!!”
    “長臉了長臉了!”
    然後許星悅看向了導師席c位的溫荔。
    “溫師姐。”
    溫荔不知道她喊自己(幹gan)什麽,剛剛她走神走得應該不是很明顯吧。
    “我們四個導師都準備了節目,也都表演了,你是成團的首席見證官,不(露)兩手。”許星悅歪頭,邊喘邊笑,“說不過去吧?”
    溫荔愣了。
    一開始節目高層不是說她是見證官,就是個來送熱度的,不用準備節目的嗎?
    台本臨時改了?
    緊接著許星悅就替她解答了疑惑:“這本來是沒有的環節,但是師姐既然來我們這個舞台了,又是首席見證官,肯定實力不凡,我真的特別想看師姐(露)一手,你們說對不對?”
    選手們沉默幾秒,立刻跟著起哄:“對!”
    許星悅抬起手,暗示選手們跟著她的節奏喊溫荔的名字。
    “溫荔!溫荔!溫荔!”
    “來一個!來一個!來一個!”
    溫荔看著滿場歡呼,有些無語:“但是我沒準備節目啊。”
    “沒事啊,可以freestyle啊,音樂老師隨即放曲子,師姐你跟著隨便跳兩下就行了,跳不好也沒(關guan)係,剪輯老師會剪掉的,”然後許星悅又大聲問台下選手,“你們期不期待溫師姐的freestyle!”
    “期待!”
    溫荔回國後就直接開始演戲了,平時會偶爾去舞室跳一跳,從來沒再鏡頭麵前跳過舞。
    起哄聲越來越大,她自戀地想難道她這絕世舞技就要藏不住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