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十七天(在臉上親了下...)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十七天(在臉上親了下...)

字數:13499   加入書簽

A+A-


    他一副稀鬆平常的口氣, 好像隻是順手幫了個小忙。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但是溫荔明白,短短的一晚上,聯係上她爸爸和微博官方, 開通認證, 寫聲明發澄清, 這效率已經堪比頂尖的公關團隊了。
    難怪昨晚他一直在打電話。
    她居然還誤會他冷漠不管她死活, 生了大半天的悶氣。
    幼稚。
    可笑。
    沒腦子!
    說不感動是假的,溫荔不擅長向人道謝, 可做人不能沒禮貌,被幫忙了就得道謝,不然人肯定會覺得她是頭白眼狼。
    她醞釀半天, 又是皺眉又是擰鼻的,最後才從嘴裏吐出倆字:“謝謝。”
    “不客氣。”
    簡簡單單的兩句話, 從他們嘴巴裏說出來,有點陌生, 又有些別扭。
    沒話說了。
    本來一肚子的抱怨打算起床說,現在事情解決了,也沒說的必要了。
    陽光從套間明亮的落地窗外打進來, 已經連續好幾天陰雨的星城終於舍得放晴, 照得人心裏軟糯糯的。
    宋硯看著她,目光平靜而坦然, 瞳孔被陽光映成琥珀(色),像是裝著一池湖。
    正襟危坐, 雙手扶著膝蓋上下摩挲, 因為昨天(睡Shui)得不太好, 她臉(色)有些蒼白,亂蓬蓬的頭發稱得一張臉隻有巴掌大, 五官沒有妝容的點綴,柔軟漂亮,少了幾分平時上鏡的攻擊感。
    “那什麽,你想要什麽回禮?”絞盡腦汁好不容易想了個話題,溫荔拍拍(胸xiong)脯,“盡管說,我有錢。”
    宋硯也說:“我不缺錢。”
    好嘛好嘛,他們都不缺錢。
    “那你想要什麽?”
    溫荔心想他應該不至於像那種愛占女孩兒便宜的臭流氓要個(吻wen)啥的,結果宋硯還真的不走尋常套路,非常老土地說:“那你親我一下。”
    “……”這是哪個年代用來逗女孩兒的招數啊。
    溫荔心裏雖然頗有怨言,但恩人的要求總是要滿足,她咳了聲,挪了挪(屁pi)股,挪到他身邊,仰起脖子,打算給他一個臉親親。
    宋硯側過頭,垂眸望她,語氣似乎有些驚訝:“嗯?你怎麽不拒絕?”
    溫荔立刻咬唇,結結巴巴地說:“給你的謝禮啊,我拒絕什麽?”
    “我以為你會像平常那樣。”宋硯突然學她平時的表情,撇嘴說,“切,你想的美。”
    然後又被自己這模仿的口氣給逗笑,衝她眨眨眼,故作疑惑:“今天怎麽這麽聽話?”
    學得太像,溫荔的火氣又上來了,站起來,仰視他,用力地、大聲地說出自己的口頭禪:“切!沒有謝禮了!我洗臉去!”
    宋硯也不生氣,一副“這才是你”的表情看著她。
    溫荔轉身,表情卻也有些困惑,他剛擺明了是逗她,不是要她真親,那就證明他這人也不土,也沒有要趁機占她便宜。
    那她生什麽氣?
    她覺得自己心思就像海底針,有時候自己也理解不到。
    往洗手間走了兩步,她又走了回來。
    宋硯:“怎麽了?”
    “……你真不要謝禮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試探什麽。
    “不用了。”
    心裏有些說不出的失望,溫荔按下這莫名的情緒,傲慢地抬了抬下巴:“哦,隨便你。”
    走到洗手間,動作隨意地擠牙膏,將牙刷送進嘴裏,電動的刷頭在嘴裏嗡嗡震動,溫荔看著鏡子裏的自己,夏季到來之前的午間陽光太慵懶,害她刷牙也能發起呆來。
    直到鏡子裏出現另外一個人。
    溫荔嘴裏含著沫兒問:“……有事兒?”
    宋硯將手搭在她的肩上,彎下腰,傾過身來迅速在她臉上親了下。
    “就算我要謝禮,也不會要這種東西。”他看似平常地說,“你是我太太,難道連親個臉還要找借口?”
    “記住這點,下次別再上當了。”
    被親的那半邊臉如火燒般滾燙,溫荔愣了半天,沒想到他這麽不按套路出牌,直氣得後槽牙直打顫。
    等人出去了,溫荔也不顧上什麽形象,頂著一嘴的“白胡子”衝他的背影大喊。
    “我還沒洗臉!你不講衛生!”
    -
    在星城的錄製工作全部結束,一行人又飛回了燕城。
    跟來接機的粉絲們打完招呼,剛坐上車沒幾分鍾,溫荔接到張總電話,已經簽好合同的選秀綜藝過兩天就要開始錄製第一期,讓她趕緊回公司開個會。
    人間有你攝製組的全體工作人員還在星城開大會,過兩天才回燕城,也算是給嘉賓們暫時放了個兩天的小假。
    宋硯倒是沒什麽安排,前兩年太忙,今年給自己減負,推了很多不必要的行程,提出先送溫荔去公司,然後再送他回家休息。
    車子開到嘉瑞樓下,溫荔突然想起什麽,提醒他:“哦宋老師,你答應我的去當飛行嘉賓,別忘了啊,我待會上去就跟張總說。”
    宋硯點頭:“好。”
    別的也沒什麽可交待的,溫荔下了車,文文跟在她身後,而陸丹卻沒急著下車:“你們先上去,我跟宋老師聊兩句。”
    “那丹姐你快點。”
    “知道了。”
    關上車門,陸丹也不多話,直接了當地開口道謝:“謝謝。”
    宋硯知道她謝什麽,笑笑說:“小事。”
    “其實那天晚上剛錄完節目出來,我就已經在幫溫荔找公關聯係人了,但是鞭長莫及,再長的手也沒法一下子伸到你們家去把那幅畫送到鑒定機構去,所以我一直在勸溫荔穩住,其實也是在安慰她,就是營銷號爆個料的事兒,亦真亦假的,最多就是粉絲之間吵吵,我們這種事兒遇得太多了,要是一點風吹草動就出來回應,未免有些杯弓蛇影,也讓人覺得我們沉不住氣,小題大做。”
    陸丹說到這兒,突然嘖了聲:“但我沒想到鄭雪那邊會發微博,直接把粉絲的恩怨上升到藝人本身。”
    她不希望溫荔直接把路走窄了,從她剛出道,她就一直在教溫荔,做人做事都要圓滑些,雖然忍這個字兒聽起來是憋屈,但未免不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比起樹敵或是直接跟人翻臉,她更傾向於讓溫荔忍了這一時,帶她穩紮穩打的一步步往上爬,網上的言論就如同風吹草,搖擺不定,今天全民熱議,過了倆月誰還會記得?
    至於黑料,她在圈裏混了這麽多年,之前帶的幾個藝人都算是圈裏的常青樹,誰都有黑料,甭管真假,隻要是藝人,身上不可能沒有黑料,一條條去澄清,沒那精力也沒那必要。
    “那邊要公開撕的意圖已經挺明顯了。”陸丹歎了口氣,“我就是怕她到時候忍不住去跟網友吵。”
    宋硯理解陸丹的意思,說:“她都看不慣身邊的人受委屈,更何況是自己受委屈,忍這個字不適合她。”
    見過她路見不平的樣子,也清楚要怎樣做才能讓她出一口氣。
    他和她的想法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她更想當麵回擊,不管輸或贏,總之要當麵出氣,連一分一秒都不願憋屈。
    而宋硯卻用了種更聰明的辦法,直接卻又委婉。
    陸丹笑著點了點頭:“溫荔出道就是我帶的,這事兒還不如你做得周全。你以後要是退幕後,不當經紀人未免有些可惜。”
    宋硯語氣溫和:“術業有專攻,其實這次還是我越俎代庖,隻是運氣比較好罷了。”
    因為沒有拍攝活動,所以他臉上沒帶粉底,眼下略有些泛青的疲憊。
    陸丹也不知道那天晚上他有沒有(睡Shui)。
    反正她知道自家那個沒心沒肺的小藝人(睡Shui)得是挺舒服的。
    目送走車子離開,陸丹莫名想起十年前,她剛出師沒幾年,跟著老師去飯局擴人脈。
    老師給她介紹圈內名導於偉光,他拍的那部文藝電影大火,除了口碑爆棚和票房大賣外,也帶火了當時還是新人出道的男主和女主。
    她也是那時候第一次見到宋硯。
    十八歲的宋硯,漂亮清瘦,身上的少年氣沒褪,鋒芒畢(露),孤傲又寡言,那些人開玩笑地叫他少年影帝,他也不應,別人敬過來的酒,他連句客套的敬酒話都不說,直接仰頭(幹gan)杯。
    他的傲和溫荔的傲不同,溫荔的傲更偏向出身優渥,屬於大小姐的傲慢和無畏,她是合群的,也是樂觀的,而宋硯的傲則是離群的,與世俗背道而馳,不願隨波逐流。
    還好於偉光喜歡他,牢牢護著他,說這孩子是少爺脾氣,比較青澀,(性xing)格也不太圓滑,讓大家別跟孩子計較。
    如果是嬌生慣養長大的小少爺,又怎麽會選擇進圈?
    陸丹不得而知,不過她也沒有打聽別人**的愛好。
    不過到現在,宋硯渾身的棱角確實已經被這個圈子磨平了,他知世故,心思圓滑,也懂得這個圈子裏的各類規則。
    這樣一想,如果宋硯真給她家某溫姓藝人當經紀人,或許還真不錯。
    正亂七八糟地想著,溫荔的電話打過來,語氣不滿:“丹姐,你怎麽還沒上來啊?張總要罵人了。”
    “來了來了。”
    -
    溫荔接的這個選秀綜藝,其實和近幾年亞洲圈內爆火的選秀節目形式沒什麽區別,買了個海外節目的版權,把一百個來自不同經紀公司的練習生聚集在一塊兒,讓粉絲投票,前幾名的出道,資本背地裏沒少搞暗箱(操cao)作,每一季都能鬧個腥風血雨,熱度相當高。
    出品方也不差錢,一個月前就在各大平台上玩命兒的宣傳營銷,一百個選手資料也都被網友們扒了個精光,幾個導師分別在微博上官宣,唯獨成團的首席見證官至今不見蹤影。
    之前一開始說放個溫荔的剪影,後來開會一討論,覺得放剪影也不安全,無論是多老的照片,老粉分分鍾就給扒出來了,沒有一點神秘感。
    於是首席見證官到節目錄製之前,在網上連個剪影都沒有。
    除了兩方公司的高層,和參與策劃安排的工作人員,就連其他導師和選手們都不知道這個首席見證官是誰。
    關於擔任首席見證官的藝人,早先營銷號已經溜了好幾個頂流,有演戲的也有唱歌的,有男也有女,溜了大半個月,直到快開始錄製了,也沒溜出朵花兒來。
    娛樂巴哥:「3.29:《為你成團》大廠第一期錄製,導師陣容:嚴準、許星悅、齊思涵、icy」
    「首席見證官呢?」
    「巴哥你是不是不行了首席見證官溜了多少個人了還不爆出來?」
    娛樂巴哥回複:「資本瞞得太好,實在打聽不到[歎氣]」
    「他媽的到底是誰啊啊啊啊啊啊我想好幾個晚上了給個痛快吧球球了」
    「還是資本會玩,看我這棵明明白白的小韭菜[微笑]」
    於是評論區後排又開始無獎競猜。
    導師陣容就不差,嚴準和許星悅都是一線愛豆,那見證官的咖位隻可能比他們大。
    「溫荔嗎?女頂流沒幾個吧,她是最近熱度最高的,資本想要流量請她來肯定沒錯」
    「別鬧。這是選愛豆又不是選演員,溫荔一個演員的來湊什麽熱鬧」
    評論區熱火朝天,直到有粉絲回複。
    阿力的小葡萄:「非官宣不認。但小聲說一句三力出道前去海外做過練習生的」
    「?溫荔做過練習生」
    「媽耶是我村通網了嗎我怎麽從來沒聽說過?」
    阿力的小葡萄:「公司沒宣傳過所以路人知道的少,前兩年三力的百科上有寫,但是不知道為啥刪掉了[笑哭]」
    「好奇問一句粉絲你家三力唱跳水平咋樣?」
    阿力的小葡萄:「粉絲也不知道[笑哭]」
    小雪初晴:「笑死了,為了給正主畫餅什麽料都編得出來,你家那位影視圈的熱度還嫌不夠連愛豆圈的熱度也要來蹭了?這麽缺錢?」
    剛剛細心給路人科普的粉絲立馬開啟戰鬥狀態。
    阿力的小葡萄回複:「裝路人黑之前能不能把名字和你正主的頭像換了?假畫警告哦」
    「假畫警告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雪初晴回複:「我們雪出道前是學民族舞的,比你正主那百科不詳的“海外練習生”有信服力多了好吧」
    阿力的小葡萄回複:「哇原來是學民族舞的,怪不得她買到了假畫」
    總之三句不離假畫,評論區路人大聲叫好,紛紛圍觀看戲。
    沒辦法,鄭雪粉絲自己說的買到假畫就躺平認嘲,如今盡數反噬給了鄭雪。
    網上的討論熱度這麽高,到3月29號這天,首場《為你成團》的節目錄製即使沒有觀眾,但一百個選手排排坐,也足夠熱鬧了。
    溫荔坐在後台化妝間,造型師還在她頭發上鼓搗,為了配合這檔綜藝的(性xing)質,她還特意畫了個愛豆舞台妝。
    愛豆舞台妝和演員妝本質上是不同的,演員演戲上鏡,妝容更講究突出麵部輪廓,放大演員五官上的優點,以清淡自然的妝容為主,而愛豆的妝容,則是為了在高聚光的舞台上,減弱五官上的缺陷,突出精致感和造型感,妝容獨特且濃烈,染各種的發(色),也同樣是為了更好地吸引觀眾。
    有些愛豆五官並不那麽出(色),但隻要站在舞台上,就光芒十足,就是因為燈光和妝容造型削弱了他的缺陷,放大了他的舞台魅力,這樣氛圍感十足的舞台,隻要業務能力不差,吸粉就會很容易。
    溫荔後續還要進組拍戲,不能真的染發,於是造型師給她做了個一次(性xing)的香芋紫發造型。
    從發根到發尾是層次漸變的紫(色),再配合精巧的編發。
    溫荔不禁想,如果當初沒被舅舅抓回國,估計現在也是個正經愛豆了。
    普通人畫愛豆妝就能夠很驚(豔yan),更不用說五官本身就無敵優越的演員。
    造型師實在很滿意今天給溫荔做的這一身造型,一個勁兒地問溫荔自己覺得怎麽樣。
    負責控場的工作人員這時敲了敲門:“溫老師你好了嗎?快到你出場了。”
    工作人員往裏看了眼,溫荔正好側過頭看他:“好了,馬上來。”
    看到她那樣子,工作人員眨了眨眼,呆了幾秒鍾,笑著說:“差點沒認出來,溫老師你化愛豆妝真的很漂亮。”
    溫荔心裏挺得意的,偷偷拿出手機來了好幾張自拍。
    她先是發給了經紀人和助理,以及幾個圈內好友,得到一致(性xing)好評後,又把手指宋硯的頭像上。
    想了兩秒,選了張最好的自拍發過去。
    跟著工作人員來到候場區,隔著一道屏幕的錄製現場還在一一介紹導師陣容,每個導師出場都能引起一陣選手的尖叫歡呼。
    這時候台前已經介紹到了許星悅,節目組還故弄玄虛的先介紹導師履曆。
    隸屬經濟公司:嘉瑞娛樂。
    大公司,然後選手們一陣歡呼。
    國民一線女團starry tears星淚組合的領舞領唱,c位兼人氣top。
    然後選手們再是一陣驚呼。
    上一季《為你成團》的粉絲投票第一名。
    選手們齊呼:“許師姐!許師姐!許師姐!”
    溫荔還在等宋硯回複,完全沒在意台上,但他不知道在(幹gan)什麽,遲遲不回複。
    直到工作人員提醒她:“溫老師,還有五分鍾,麻煩把手機交給我好嗎?”
    溫荔隻好不情願地把手機交給工作人員。
    錄製現場的大屏幕和擴音麥已經開始公放起首席見證官的介紹。
    說實話這些綜藝節目都很會故弄玄虛,不過比前幾天她在星城錄製的那個節目的介紹詞正常多了。
    “隸屬經紀公司,嘉瑞娛樂。”
    首席見證官竟然也是嘉瑞旗下的藝人,嘉瑞不愧是這一季最大的資本讚助商。
    此時已經有部分選手猜到了這位見證官是誰,在位置上交頭接耳。
    “是溫荔嗎?”
    “不可能吧,她不是演戲的嗎?”
    “我看網上爆料說她以前也當過練習生。”
    “我去真是她嗎?誰帶簽字筆在身上了!”
    接著公放聲音又指出這位見證官微博粉絲有幾千萬,人氣有多高,最後直接在大屏上,放出了這位見證官的影視剪輯。
    用的還是萬年不變的古裝素材。
    但無論看幾遍,驚(豔yan)感都不會褪去。
    屏幕上,一襲曳地長裙,頭戴步搖的溫荔正站在桃樹下,隨即往鏡頭這邊看過來。
    畫麵一轉,是前幾天剛屠了熱搜的民國旗袍裝扮,節目組也不知道是從哪兒搞來這麽清晰的素材。
    就連完全雲裏霧裏的選手也已經猜到了見證官是誰。
    年輕氣盛的男孩子們叫起來一點也不女孩兒弱,甚至更洪亮、更激動、更瘋狂。
    溫荔從暗光下走出來,和剛剛在大屏裏的古裝剪影完全不同,她染著漸變的紫(色)長發,妝容精致,亮眼的水鑽就像是人魚的眼淚,點綴在她的眼角處,唇(色)濃(豔yan),一身酒(色)複古法式宮廷短裙。
    仿佛廢墟中被鮮血染紅的一株紫羅蘭,當她笑起來時,所有人都是在她嘴角下臣服的奴隸,是為她那蠱惑人心的人魚淚呐喊歡呼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