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六天(今天老公不在家...)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六天(今天老公不在家...)

字數:10481   加入書簽

A+A-


    縱使節目組提醒過溫荔,在直播間蹲守的觀眾比較多,但她剛開播的時候還是被一片滿當當的彈幕給驚到了。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其他三對嘉賓早在幾天前就陸陸續續完成了直播任務,該上的熱搜也上了,該玩的梗也玩了。
    唯獨宋硯和溫荔這對,直播間公告一直以“嘉賓通告繁忙”為由,拖到了今天。
    越往後拖直播間的熱度越是高,節目組官微一直在預熱,好幾天下來,一片黑屏中央的大字“該主播尚未開播”也沒影響熱度,左上角的觀看人數一直維持在70w-80w左右,白花花的各類彈幕刷過黑屏。
    「鹽粒無同框的第n天,想他們」
    「還不開播嗎!再不開播我就隻能跪下來求你了」
    「明天要收手機了qwq球球在我去學校之前開播吧孩子太饞了」
    「還不開播是吧?收拾東西回揚州!」
    彈幕對著黑屏玩梗刷得快樂,人間有你的官微突然發布微博。
    人間有你官微:「[鹽粒直播間]晚上20:00準時開播!@宋硯“美人”因通告撞檔臨時請假[哭哭],但我們的“三力”@溫荔litchi會為大家展現女藝人最真實的家居日常,記得定好小鬧鍾晚上20:00在橙汁tv和我們相遇哦~」
    一直到八點整,剛開播,亮起的直播間裏真的就隻有溫荔一個人。
    原本嘉賓的直播鏡頭用的都是統一節目組在家裏安裝的高清攝像頭,因為今天直播的就隻有溫荔,節目組特意讓她用節目組的手機直播,在手機的上方直接外接一個高清攝像頭,這樣手機屏幕上會顯示彈幕,也方便她和彈幕互動,不至於冷場。
    滿屏的“?”刷過去。
    「???」
    「我靠我以為節目組是騙我的原來美人真請假了tat」
    「三力你老公呢?」
    溫荔:“宋老師有工作,趕不回來。”
    然後又有些困擾地說:“你們彈幕刷慢點,我看不清了。”
    彈幕實在刷的太快,溫荔隻好眯著眼往屏幕上湊,試圖看清楚彈幕。
    她還頂著下午拍廣告的妝,鏡頭吃妝顯得剛剛好,大地色係妝容,眼尾處的小三角眼線拉高眼型,嘴上的正紅色唇釉也是她代言的彩妝品牌這季的新品唇釉色。
    整個妝幹淨明豔,漂亮得攻擊性十足。
    她本來就是骨相極佳的濃顏長相,又有著東方人柔和的皮相,眉眼因為淺色美瞳帶著微微的混血感,湊近屏幕的時候彈幕那種五官給人的衝擊力又被放大數倍。
    「???」
    「女人你不要突然湊過來老子心髒差點麻痹好嗎」
    「你湊辣麽近幹什麽啦!自己多好看心裏沒點數嗎!」
    「媽媽這個女人用臉鯊人!」
    “……”
    溫荔被幫粉絲的話鬧得怪羞恥,又趕緊縮了回去。
    放在一邊的自用手機來了消息,抓過來看,是經紀人發來的微信。
    「別忘了謝粉絲禮物」
    溫荔這才又把視線挪回屏幕,開始謝禮物。
    “謝謝‘三力你是媽媽的好寶貝’的100個潛艇。”溫荔也不知道一個潛艇多少錢,但還是說,“謝謝媽媽,我有錢花,別破費了。”
    她也沒覺得被粉絲占了便宜,懶洋洋扶著下巴,指尖在臉頰處歡快地彈,彎著眼好像還挺享受這個稱呼。
    「好可愛我沒了」
    「嗚嗚嗚嗚三力媽媽愛你!!!!!」
    「不要男媽媽不要男媽媽」
    剛感謝完這個,緊接著洋洋灑灑的禮物又再次填滿屏幕。
    “謝謝‘不裝了我攤牌了我就是三力的親生老公’送的五十個摩天大樓,重婚是犯法的嗷。”
    「謝謝謝謝磕到了」
    「是鹽粒糖!!!!!!」
    「美人:?有什麽東西好像綠了」
    「宋硯在線迷惑你是親生老公那我是什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線打假」
    溫荔又感謝了好幾個送禮物的粉絲,直播間的粉絲們終於發現想要引起溫荔的主意,首先就得把他們那平平無奇的id名字給改了。
    一開始的感謝名單頂多就隻有幾個抖機靈的,後來慢慢地就全都開始不正經。
    溫荔覺得念感謝名單比她一個人幹坐著不知道說啥好多了,碰上有趣的id就會接梗聊上兩句,直播間的氛圍相當不錯,也很輕鬆,她漸漸放鬆下來,和彈幕裏的粉絲聊了起來。
    直到有個土豪粉絲刷了大禮物。
    “謝謝……”
    她半路卡殼,粉絲們開始往禮物榜單裏找剛剛刷了足足兩分鍾屏的粉絲是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姐妹太狠了」
    「那個叫“三力美人一晚幾次”的你給我出來!這是你該知道的事嗎!管好你自己!」
    「你看你把三力搞臉紅了!你!你真是太棒了!」
    「三力你快謝禮物啊人送了你一百個超級遊艇!」
    溫荔咬唇,隻能硬著頭皮說:“謝謝%&¥#的一百個超級遊艇。”
    「聽!不!清!」
    「你一個當演員的怎麽說話怎麽這麽口齒不清」
    「失望取關了,對粉絲毫無誠意」
    「取關+1」
    然後就是滿屏的“取關”宣言,活活把溫荔給氣笑了:“我直播間要是被封了,你們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
    「好家夥威脅粉絲這就是我粉了三年的女人」
    「喂,你很拽啊」
    「第一,我不是憤怒,我是拽」
    「第二,我不叫溫荔,我叫喂」
    「收起你的姿態!」
    「管好你老婆@宋硯」
    溫荔咬牙切齒:“不謝禮物了,別送了,你們就是送破產我也不謝了。”
    她低頭給經紀人發微信,想說這事兒她幹不來,大不了少收的禮物錢她自己添上拿來做慈善,反正她也不缺這點錢,絕不能讓粉絲爬到她頭上來。
    粉絲在正主頭上反複橫跳,這還了得。
    結果丹姐也沒說她:「沒事,效果夠了,你上熱搜了」
    溫荔無語。
    「你給我買的?」
    「不是,是粉絲刷上去的」
    “?”
    她也顧不得彈幕裏群魔亂舞,直接登上微博,果然上熱搜了。
    其中有一個話題是#鹽粒塑料夫妻情#。
    她本來以為也是粉絲調侃刷上去的話題,點進去看才發現並不是,就是字麵意思上的嘲諷。
    「#鹽粒塑料夫妻情#粉鹽粒的真就都是顏狗小學雞唄,夫妻直播就溫荔一個人上也好意思買熱搜,其他三對隨便一對都吊打鹽粒,宋硯連直播都請假粉絲還好意思腆著臉吹真愛呢,真就靠一張臉割韭菜唄,營銷這種塑料夫妻情有意思嗎?」
    「+1,一晚上好幾個熱搜給我看吐了」
    「真的替鳴鄭言順不值,明明這對才是直播裏最甜的」
    又是你們。
    溫荔深吸口氣,重新對鏡頭揚起笑臉,看了眼左上角直播間的實時觀看人數。
    行,宋硯不回來就不回來,她一個人也能帶起直播間的熱度,五個熱搜算什麽,她今天就搞它十個熱搜出來。
    -
    直播開了四十分鍾,首都國際機場,從滬市飛往燕城的t次航班順利抵達。
    剛下飛機,宋硯給手機開機,一連串的彈屏消息迸湧而來。
    其中微博的提示消息最多,他隻是關閉了未關注人的消息提示,微博每日推送的熱點還是會給他發消息。
    好幾條都是跟溫荔有關的。
    他現在好像不適合回家,會打擾到她和粉絲互動。
    一條條熱搜看過去,最後的視線停留在熱度最小的那條熱搜上。
    宋硯看了眼熱門微博的文字內容,用自己七千萬粉絲的微博大號在下麵留了言。
    宋硯:「已經在趕回家接受溫老師批評的路上了」
    這條評論頃刻間有了上千條回複。
    「??本人臥槽」
    「活的美人!!!」
    「啊啊啊啊啊捉住美人」
    「@溫荔litchi,你老公回來了!!!!」
    博主回複:「……是本人發的微博嗎?」
    「您瞎嗎?」
    「肯定是本人發的啊不知道點進頭像看下微博主頁嗎」
    「七千三百五十一萬粉絲的高仿號你給我來一個[微笑]」
    「黑粉被正主當場反黑就問你害不害怕?」
    「溫荔一個人直播在線人數3700w,鳴鄭言順兩個人加起來熱度還不到一半,你拉踩得動嗎」
    「姐妹們別跟這人吵,鳴鄭言順超話12級大粉,舉報就完事兒了」
    旁邊的經紀人柯彬一開始不知道他在用手機幹什麽,直到上了車,又直到手機劈裏啪啦不停地在兜裏發狂。
    柯彬瞪大眼看著正閉眼休憩的宋硯:“你剛登微博發了什麽!”
    -
    直播間一陣熱鬧。
    粉絲們都老老實實待在直播間內,沒往外走,刷屏速度很快,有個別新進來的觀眾的彈幕瞬間就被淹沒在刷屏裏。
    溫荔正在卸妝,她最近美容院去得多,通告也少,睡眠時間充足,皮膚狀態不錯,之前有彈幕說想看看女藝人的晚間護膚流程,她恰好也不知道直播該做些什麽,正好找個事兒做。
    為了不讓手機被打濕,溫荔將直播用的手機立在盥洗池鏡子上的小支架上。
    她正看著鏡子,認真給粉絲說自己的卸妝步驟:“我今天眼妝化的有些濃,不太好卸,得放眼睛上敷個半分鍾,不然就這麽搓的話可能會搓出眼角細紋來。”
    「歡迎來到三力的美妝小課堂」
    「三力怕長皺紋我也怕長皺紋,四舍五入我就是三力」
    「前麵的姐妹多吃點頭孢吧」
    她擠了點卸妝液在化妝棉上,再用來敷眼睛,兩隻眼睛都被擋住視線,溫荔覺得就這樣站在鏡頭前有點傻,叫了聲家裏的聲控藍牙音箱。
    “來一首比較嗨的歌。”直播間的氣氛不能冷掉。
    “好的主人。”
    然後音箱自動播放歌曲。
    “蘇喂蘇喂蘇喂!蘇喂!蘇喂!”
    dj重鼓曲一響,溫荔被嚇得肩膀抖了抖,她今天看網紅直播學習,看見有網紅放這首歌蹦迪,旋律中毒性極強,土嗨中不失歡樂,歡樂中又不失沙雕,然後她就下載了這首歌。
    溫荔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就那麽,跟著拍子抖起了腿。
    人在無聊的時候總會幹出點迷惑性的行為,尤其是在卸妝敷眼睛站在盥洗池前不知道幹什麽來打發時間的時候。
    一想到那便宜老公還不知道在哪裏瀟灑,又想到微博上對家粉絲對她的嘲諷,她覺得她不能輸。
    沒男人在家怎麽了,沒男人在家她照樣嗨得起飛。
    “蘇喂蘇喂蘇喂!”
    「???」
    「求化妝棉的心理陰影麵積」
    「三力你他媽還記得自己是個女明星嗎」
    「媽耶三力跟我奶奶家隔壁那小殺馬特的音樂品味一樣哈哈哈哈哈哈哈」
    「村口集合,水泥自帶!」
    「好家夥不愧是我野王看上的女人」
    「我他媽晚自習偷摸著看笑吐了」
    「老鐵們全場666刷起來排麵給爺搞起來」
    蘇喂了半分鍾,彈幕還都很和諧,大都是跟著哈哈或是玩梗的,然後突然的彈幕開始鬥轉直下。
    「我靠美人」
    「溫荔你他媽別跳了你老公回來了!!!」
    「三力你清醒一點你老公站在門口正看著你!!!」
    「別刷了她敷著化妝棉呢看不見」
    「我早半個小時前就狂刷屏說美人在微博說回來了沒人鳥我!!秒被淹沒!三力的社死你們都逃不了幹係!」
    「+1!你們都不看熱搜的嗎!」
    「怎麽辦三力還在蘇喂蘇喂,美人站門口笑著看了半分鍾了啊啊啊」
    「……聯係後援會集資給三力買個火箭讓她移民火星吧」
    「我靠我看到熱搜了誰錄了屏發微博上了!」
    「操/我腳趾扣穿地心了」
    一曲結束,溫荔取下化妝棉,感覺渾身的卡路裏都在燃燒,明天肯定又能瘦一斤。
    “艾瑞巴蒂嗨不嗨!”
    粉絲卻完全不領情。
    「嗨屁啦你社死啦」
    「……」
    「我這是粉了個什麽玩意兒」
    「燕城協和研究醫院神經科副主任醫師:你好,這種情況持續多久了?」
    溫荔:“0v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