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四天(跟我撒個嬌【二合一】...)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四天(跟我撒個嬌【二合一】...)

字數:13993   加入書簽

A+A-


    走出媒體大樓,剛坐上車,經紀人怎麽想都覺得不可能。耽美小說網www.sto123.cc
    “溫荔怎麽可能會上節目,你和陸鳴上節目的消息已經放出來了,她是住在哪個沒網線的山旮旯裏?”
    這話帶著主觀的憤恨,他們當然知道溫荔就在燕城,不論是住的名下哪套房子,不可能連網線都沒有。
    更何況她半個月前還參加了代言品牌在時代購物中心舉辦的線下活動。
    鄭雪一言不發,冷著臉給陸鳴撥通了電話。
    剛接起,陸鳴的聲音響起:“我在錄節目,什麽事?”
    鄭雪邊冷笑邊陰陽怪氣:“老公,魅力挺大啊,當年害溫荔被罵了大半年,現在人家還對你念念不忘,上趕著來參加節目非要纏著你呢。”
    電話那頭的陸鳴怔了會兒,語氣有些恍惚:“溫荔她要上節目?”
    聽到丈夫這怔愣的語氣,不用想也知道他現在是什麽表情,鄭雪想到他和溫荔當年炒cp的時候,每次鏡頭前他看溫荔的時候那柔情萬分的眼神,怎麽也忍不下這口氣,擰著眉狠狠說:“陸鳴我告訴你,到時候上了節目你最好配合我點,要是讓人看出來當年不是溫荔不願意解綁,而是你先對溫荔起了心思,想跟她假戲真做,你就等著被罵死吧。要不是當初我幫你出了這個主意,先反咬一口溫荔,你以為現在還有這麽多女粉信你好男人的人設圍著你呢?”
    談戀愛期間還和其他藝人炒cp吸粉,陸鳴為此吃了不少紅利。可因為鄭雪鬧得凶,陸鳴不得不在“名利”cp最熱的時候公開戀情,溫荔當時被罵得挺慘,他倒是被不少路人反誇“是條漢子”,倘若事情敗露了,不光打當年每天發溫荔黑白照罵她小三詛咒她死的那些人的臉,更打當年真情實感替陸鳴出麵,和溫荔粉絲對罵到昏天黑地的粉絲們的臉。
    陸鳴那邊沉默好久,最後沉著聲應了句:“知道了。”
    掛掉電話,鄭雪直接將手機扔在一邊,本想側過頭看看車外的風景緩解下心情,卻又好死不死剛好車子路過大悅城,溫荔的珠寶廣告巨幅海報刺眼無比,這是大悅城最好的廣告位,象征著這個藝人頂尖的國民度與商業價值,每天路過的人數以大萬計,隻要抬眼,就能看見溫荔那張臉。
    她當初也是代言的候選人之一,如果不是溫荔,現在那張海報上的人該是她。
    如果溫荔是情場失意,事業得意,她心裏倒還好受點。
    但偏偏她就能和宋硯結婚。
    那個圈內圈外公認的白月光,她偏偏能在吸引到陸鳴後,又很快得到宋硯的青睞。
    憑什麽。
    她和陸鳴幾年的地下戀情,比不過溫荔和他幾個月的營業炒作。
    鄭雪氣得呼吸困難,心裏又是難過又是憤恨,尤其是剛剛陸鳴的語氣,明顯是對溫荔不舍的,她偏過頭去,狠狠閉上眼。
    -
    曆經幾個月的造勢預熱,人間有你的官微終於公布嘉賓陣容。
    官微按照投票排名,首先從第一對明星嘉賓公布。
    人間有你官微:「人間有你,苦樂都宜!你們的“鹽粒”夫婦!來!咯!@宋硯@溫荔litchi[doge][興奮]!濃顏夫婦的絕美愛情就問你入不入坑,都給我磕起來!」
    微博下午五點二十分發布,迅速衝上熱搜,半小時後,#宋硯溫荔加盟人間有你第二季#話題旁掛上黑紅的“爆”字。
    微博前排各自被粉絲和cp粉牢牢控評,粉絲們用的是各自正主的絕美單人照,cp粉的控評圖則是前不久小出圈的cp向剪輯視頻截圖。
    「是陛下和娘娘!!!」
    「嗚嗚嗚嗚嗚嗚嗚過年了過年了」
    「啊啊啊啊期待陛下和娘娘的真糖同框!!!」
    樓中樓回複:「路人,問一句這是哪部劇裏的啊?被美圖安利到了想去看」
    鹽粒甜掉牙回複:「不是劇照哈哈哈哈是cp粉太太自己剪輯的視頻截圖哦,鏈接在超話置頂,b站油管也有!劇情超絕,歡迎去看![打call]」
    「絕了,粉絲單人安利圖沒殺到我,假同框照殺得我半條命都沒了,已保存做屏保」
    「這倆但凡稍微營點業也不至於被嘲協議夫妻啊,顏和氣場真的太絕配了」
    「濃顏穿古裝真的絕,強烈建議粉絲控評都別用現代照了,用劇照吧」
    幾小時後,連帶著節目組買的熱搜,聯動著自然熱度的#跪求鹽粒合作古裝劇#爬上熱搜。
    那個cp向的剪輯視頻出圈了。
    路人們再一次見證到cp粉的強大。
    cp超話在狂歡過年,慶祝的抽獎微博不斷地加碼,其中價值最高的是當季某奢牌旗下美妝線限量款的香水套裝,轉讚評越來越離譜,直奔二線藝人的數據。
    溫荔轉發了人間有你的微博,配字很簡單,就一個[心]。
    宋硯轉發了溫荔的這條,也配了個心的表情。
    宋硯:[心][email protected]溫荔litchi:[心]
    「今天是抄老婆作業的美人[星星眼]」
    「repost是自動轉發文字,美人他還特意加了個[心]的表情,嗚嗚嗚好可愛好甜!@鹽粒夫婦日常bot」
    「唯粉都別來空瓶!這條是我們cp粉的主場!!」
    「啊啊啊啊啊我真的太喜歡鹽粒這種不露骨也不肉麻的含蓄糖了!!!」
    緊接著人間有你第二季的冠名方公開全新的代言人。
    特典:「歡迎“鹽粒”夫婦@宋硯@溫荔litchi加入特典大家庭!特典有機奶,給你的身體加buff~#宋硯溫荔代言特典牛奶#」
    配圖是宋硯和溫荔拿著牛奶的海報,兩個人臉上都是經典的營業微笑。
    「特典爸爸yyds!!!!」
    「已經買了十箱多放點物料再來十箱!」
    「已買,孩子很愛喝,cp真好磕」
    「上一次同框已經是兩個月以前了嗚嗚嗚,從來沒覺得廣告這麽香過,謝謝金主爸爸!」
    第一對明星嘉賓點燃熱度,緊接著公布的三對都分別衝上熱搜,並帶動了一係列的熱搜話題。
    人間有你第二季的嘉賓統共四對明星夫妻,各自居住在燕城和滬市,節目組根據地域分為兩組拍攝,拍攝地點不固定,會根據明星嘉賓的工作行程轉移,期間會有出遊安排,相當於公費旅遊。
    相較於第一季,第二季又多了個直播間的設置。
    現在的綜藝節目競爭太大,光靠每周的更新壓根無法滿足觀眾需求,於是除開每周播放的正式節目,四對嘉賓還會有各自不經任何剪輯的直播間,不定時開放,半商業性質,偶爾也會進行扶貧助農的公益直播,其中直播間的全部收益將會由節目組以嘉賓名義捐贈給慈善組織。
    早在官宣之前,節目組已經在四對夫婦的住宅中安裝好了攝像頭。
    但現在節目已經開始錄製,宋硯還在滬市補戲趕不回來,說好的夫妻綜藝成了單人獨居綜藝,這就很尷尬。
    最近她還有個新的愛豆選秀綜藝要接,對方要來溫荔的經紀公司開會,剛從線下品牌活動完工的溫荔立刻又被經紀人陸丹抓上了保姆車往公司趕。
    車子裏,窗外的景色飛馳而過,溫荔撐著下巴打哈欠。
    經紀人陸丹神色擔憂:“我說你和宋老師接這個綜藝到底是為了打破大眾對你們協議夫妻的刻板印象還是為了加深印象啊?這節目都開錄了,難不成還要搞個宋老師的人形立牌擺在旁邊?”
    宋硯這部戲合作的導演是圈裏有名的炸|藥脾氣,拍戲上頭時連老戲骨都敢懟,之前能給宋硯麵子準許他之前請假已經算是特例。
    溫荔想到那個畫麵,竟然笑出聲:“好主意。”
    陸丹沒好氣地說:“嚴肅點ok?到時候鄭雪發通稿踩你,你別求著我幫你買水軍對罵。”
    溫荔撇嘴:“你不幫我買我自己上小號跟她粉絲對罵。”
    “溫姐,我叫你姐行不行,你可消停點吧。”陸丹雙手合十,“你就跟宋老師撒個嬌,讓他趕緊回來行不行?”
    “我跟他撒嬌?”溫荔冷哼,相當硬氣,“這輩子除了我姥爺,還沒哪個男人享受過這待遇,宋硯他愛回來不回來,我靠個人魅力也能吊打其他三對嘉賓。”
    末了她又加了句,重點針對:“尤其是鄭雪和陸鳴。”
    陸丹扶額:“……都這時候了麵子還能包餃子吃?”
    “切。”
    溫荔垂眸,掏出手機對著屏保劃了兩下,解鎖後點進微信。
    然後就這麽看著,一直看到車子開到公司地下停車場,陸丹叫她下車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
    直接坐電梯到會議室,剛巧碰見一個人從另一部電梯過來。
    清純甜美的一張臉,一身的大牌,還有c牌今年春季的最新款,不久前剛在巴黎時裝周被模特們穿著走過秀場,沒想到這麽快就被她穿在身上了。
    “師妹,你也來開會?”溫荔禮貌出聲。
    許星悅手裏還捧著手機,看著像在打遊戲,但沒有戴耳機,也從頭到尾沒抬起過頭,邁著高跟徑直從溫荔麵前離開。
    倒是她身後的小助理停了下來,禮貌地鞠了個躬又叫了聲“溫荔姐好”。
    人走了後,陸丹連連稱奇:“去年還沒出道的時候在公司碰上你還會叫聲師姐,拉著你的手套關係,這才紅了一年啊,你剛出道那兩年都沒這麽狂妄。”
    溫荔語氣平靜:“誰讓她運氣好,吃上了愛豆的紅利,走哪兒都是被人捧著的。”
    近兩年愛豆行業興起,garry娛樂的老總張楚瑞一道命令下,重新開張擱淺多年的愛豆部門,去年的女版愛豆選秀節目,公司送了許星悅和其他幾個練習生去,主捧許星悅,她自己也爭氣,業務能力好又會吸粉,高票c位出道,身價暴漲。
    許星悅所在的這個女團是目前國民度最高的,她又是團裏的人氣top,兩個公司一塊兒捧,沒一年商業價值就在女藝人排行榜中飆到前三,勢頭相當猛。
    今天張總叫她和許星悅過來開會,就是為了今年的男版選秀。
    到會議室的時候,風迅集團旗下傳媒公司的高層已經到了。
    溫荔的老板張楚瑞一身剪裁簡單的連衣裙,正和對方高層相談甚歡,臉上隻化著淡妝,身上也沒戴什麽珠寶,看著十分幹練精明。
    “來了。”張楚瑞示意溫荔打招呼,“這是李總。”
    溫荔伸出手:“李總好,希望這次我們合作愉快。”
    李總笑嗬嗬地恭維道:“嘉瑞真是不得了,從老板到藝人個個都是大美女。”
    張楚瑞立刻捂嘴,笑得特別靦腆:“李總太會說話了,上次您帶太太過來出席飯局,要不是知道她是您太太我都想簽您太太出道了。”
    李總哈哈大笑,褶子布滿眼角。
    兩個老總互相吹彩虹屁,一旁的許星悅起身,聲音軟糯:“師姐好。”
    溫荔笑眯眯看了眼她,聲音比她還軟:“師妹的嗓子原來沒壞啊?”
    雖然許星悅算不上什麽正經歌手,但畢竟是唱跳型愛豆,嗓子很重要,因而老板張楚瑞立刻看了過來:“你嗓子怎麽了?”
    許星悅一臉懵:“我嗓子沒事啊。”
    “是嗎?”溫荔一臉驚訝,“剛剛在電梯口那兒看到你,你直接掠過我走過去我還以為你嗓子壞了呢,連跟前輩打招呼都不方便,不過有可能你今天忘了戴隱形眼鏡沒看到我?”
    她也沒說自己先打了招呼,知道對方肯定是故意裝調子高,不緊不慢地給師妹遞了個台階下,反正許星悅又不傻,肯定聽得出她在內涵,點到即止就差不多了,免得給李總留下不好的印象。
    許星悅當然聽出來了,臉色有些難看,可也隻得順著溫荔的話點頭:“對不起啊師姐,我確實忘記戴隱形眼鏡了,剛剛沒看見你。”
    溫荔十分大度地擺手:“沒事啦,你也不是故意的,要是故意的那才應該去報個禮儀班上課。”
    李總壓根沒聽出來,還樂嗬嗬地說:“你們師姐妹關係不錯啊,等上了節目說不定這師姐妹情又能吸一波粉。”
    張楚瑞勾了勾唇角,淡淡說:“要是近視就把這兩個月的通告撤了,去做個手術,免得哪天連看到我都不知道打招呼。”
    許星悅正當紅,撤兩個月的通告,得少賺多少錢。
    她趕緊小聲說:“對不起,我下次一定記得戴隱形。”
    敲打完,張楚瑞嗯了聲:“不耽誤時間了,李總之後還有事,開會吧。”
    開會的內容主要還是圍繞不久後即將錄製的男版選秀,邀請溫荔作為首席成團見證官參加錄製,而許星悅則是以去年選秀第一名,加入見證導師團,和溫荔一塊兒參加這檔綜藝。
    上一季女版選秀熱度很高,所以這一季男版選秀,主辦方想搞出點創意,目前隻公布了導師團陣容,對外界保密了首席見證官的人選,包括選手,相關的工作人員全都簽了保密協議,確保營銷號收不到一點風聲,官宣海報上隻用剪影圖像,把驚喜留到節目錄製當天,然後再買營銷爆料,這樣第一期的點擊率就有了保障。
    每個導師都要在第一期準備自己的solo秀,為了凸顯導師實力,導師舞台都是全開麥,許星悅為此天天在跑步機上練嗓子,可節目策劃卻明顯是高光留給了溫荔。
    她忍不住問:“那溫師姐也要準備舞台嗎?”
    李總笑著說:“當然不用。”
    她隻需要去刷個臉就行了。
    資本很明白,溫荔的國民度已經完全不需要用solo舞台來吸粉,相反還能吸引到不少對選秀無感的路人來看。
    溫荔在心裏慶幸自己不用去練習室遭罪,但本著拿錢做事的敬業精神,還是說:“如果節目有要求的話——”
    李總:“術業有專攻,我們知道溫老師是演員出身,對唱跳肯定不太擅長,不會勉強溫老師的,放心吧。”
    溫荔看了眼張楚瑞。
    老板沒跟他們說,她演戲之前去海外做過練習生嗎?
    不用準備那當然最好,溫荔樂得輕鬆。
    會開得很快,雙方怎麽合作都在合同裏寫得清清楚楚,今天主要也就是對對細節,李總離開後不久,溫荔也打算走。
    文文幫她約了下午去c牌skp店試高定,禮服已經從法國空運過來,之後會穿去參加時刊慈善盛典。
    許星悅本來走在她後麵,突然叫住她。
    溫荔回過頭,聲音帶笑:“找我推薦隱形眼鏡品牌?”
    許星悅表情僵了幾秒,突然親昵地搭上溫荔的胳膊,一臉的樂於助人:“不是這個啦。師姐,你不會唱跳,如果錄節目的時候有什麽專業方麵的問題,可以隨時來問我,我一定知無不言,絕對不會讓師姐被鑽到空子說不會唱跳還來當見證官的。”
    “……”
    她的百度百科上那行“曾在海外娛樂公司進行過為期一年的訓練”科普是不是被刪掉了?
    溫荔剛想說什麽,辦公室裏還在檢查合同細節的張總出聲:“溫荔你先回來,我有點事跟你說。”
    她沒再搭理許星悅,重新返回會議室。
    沒了別人,她整個人放鬆了不少,坐到張楚瑞旁邊,撐著下巴問她,語氣懶洋洋的:“什麽事啊?”
    張楚瑞說:“你剛當著李總的麵兒內涵許星悅是要幹什麽?她最近很受風迅那邊捧,是不是嫌自己資源太好想拋點出去?”
    溫荔切了聲:“那你剛剛還幫我說話幹什麽?”
    張楚瑞虛偽地拖長語氣:“你是我最大的搖錢樹,我總不能為了她得罪你。”
    溫荔又切了聲,這回明顯不再是不服氣的語氣,帶了點不明顯的得意。
    張楚瑞早習慣了溫荔這副死鴨子嘴硬的樣子,說起正事:“別切了,你老公最近有空嗎?你跟他說說,要是他願意去當一期飛行嘉賓那就更好了,他路人盤比你大,不說整個節目,那一期有他肯定能出圈,正好也聯動下你們接的那個夫妻綜藝。”
    這幫資本就離譜,這是選秀還是比誰咖位大呢。
    溫荔不太樂意,委婉地說:“那直接去找他經紀人談就好了吧。”
    “他經紀人說自己做不了主。”
    “那就直接去找他們公司柏總啊。”
    “不去。”張楚瑞皺眉,立刻拒絕,“他老婆就在我麵前,我何必大費周章還去求別人。”
    協議上的老婆,還不如別人呢。
    溫荔抿唇:“我說了他也不一定會來。”
    夫妻綜藝都開錄了,其他夫妻嘉賓都是一起在家錄,就她和宋硯分隔兩地,還難為攝像組分成兩隊分別給他們拍。
    張楚瑞很有效率地說:“那你現在給他打個電話,要是他不樂意我再跟他說。”
    “……”
    “怎麽還不打?”
    她敢跟經紀人杠,但不能跟老板杠。
    溫荔隻好掏出手機給宋硯撥了電話過去。
    那邊接得挺快,清沉的嗓音傳過來:“喂。”
    “你回來沒有?”
    “還沒有,怎麽了?”
    溫荔語氣平平:“哦,那你能不能快點回來?”
    那邊沉默了幾秒,語氣舒展:“好像不太行,你想我回來?”
    “你想多了。”她立刻看向張楚瑞,故意大聲說:“張總,聽見了吧,我說也沒用,你自己跟他說吧。”
    做生意要是像她這樣這麽輕易就放棄,那生意也不用談了直接宣布破產好了。
    張楚瑞覺得溫荔這女人真是沒有事業心,說:“那你跟他撒個嬌啊。”
    怎麽的撒嬌女人最好命嗎?
    溫荔一臉抗拒,眼裏寫著“老娘可不是那種小嗲精,我高貴我冷豔我是女王大人”。
    怕老板意會不到她的眼神潛台詞,溫荔硬氣回絕:“要撒你撒,我不撒。”
    張楚瑞無語至極:“……他又不是我老公我跟他撒個什麽勁兒?”
    誰知手機那頭的宋硯聽到這段對話,突然開口:“溫老師。”
    溫荔態度不太好:“幹嘛?不回就算了,掛了。”
    聲音隔著通訊設備傳過去,她的嗓音其實是軟妹聲兒,清甜生脆,但就是不會好好說話。
    別扭得很,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哼哼唧唧的樣子比小嗲精還黏糊。
    宋硯笑了幾聲,淡淡說:“跟我撒個嬌,我就回來。”
    “?”
    這麽簡單,一定有陰謀,這個嬌她必不能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