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坑第二天(陰鷙帝王x驕矜娘娘...)是頂流夫婦有點甜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入坑第二天(陰鷙帝王x驕矜娘娘...)

字數:11482   加入書簽

A+A-


    溫荔迅速蹦上床,掀開被子鑽進去。熱門言情小說網www.sto123.cc
    宋硯看著被子鼓起的一塊,耐心地等她尷尬完。
    過幾分鍾,被子一角悄悄露出一個小荷尖尖角。
    她小聲問:“你不是還在拍戲嗎?殺青了?”
    “沒有,請假了。”宋硯說。
    溫荔轉了轉眼珠子:“哦。”
    宋硯用手彈了彈紙張邊緣,說:“協議好像還沒有到期。”
    溫荔垂眼,應道:“嗯,那什麽——”
    既然還沒到期,那你要不順便陪我去參加個綜藝?順便幫我出個氣?
    剛剛在夢裏其實已經打好了腹稿,可是現在當著宋硯,她實在覺得抹不開麵兒。
    男人眼裏沉沉的沒什麽情緒,緩緩開口:“人間有你的節目組找你了嗎?”
    溫荔微愣,點頭:“找了。”
    宋硯嗯了聲,口氣像教導主任問話:“給你多少?冠名品牌的代言和後續的公關營銷他們是怎麽和你說的?”
    溫荔說了個大概,至於片酬說出來她自己都顫。
    現在的網綜已經這麽有錢了嗎?比上星綜還大方。
    宋硯肯定道:“很有誠意。”
    溫荔又問他:“那他們跟你說的呢?”
    “差不多。”宋硯又補充,“我很心動。”
    溫荔看著他,複雜的神色變得更難捉摸起來。
    她本來是不打算接的,有劇本還好,關鍵是這綜藝真的沒有劇本,最多給點台本營造下綜藝氣氛,其餘的純靠嘉賓自己發揮。
    溫荔還沒爬到一線那會兒,上過不少綜藝刷臉,也吃過不少暗虧,現在終於混出頭了,除非是為配合劇方無法推脫的宣傳,或是給得太多,不然很少上綜藝。
    而且就她和宋硯連過年都不在一塊兒過的,能即興發揮出什麽來?他們是演員又不是編劇。
    人間有你從開啟投票通道那一刻,她就給節目組送了不少熱度,這是一回事,而且她和宋硯不去,這節目的熱度就又白白送給了對家的陸鳴和鄭雪。
    溫荔還在反複糾結,連宋硯從沙發上站起來,走到床邊坐下的動作都沒察覺。
    被子被抽走,溫荔後知後覺,語氣驚恐:“幹嘛?”
    宋硯傾身,直接掐上她的下巴吻過來。
    男人身上清冽的冷杉香鑽入溫荔鼻尖,是他代言的那款男士香水今年出的新款,品牌方特意將香水名命名為他的別稱,用來割粉絲韭菜。
    “仲夏月光”。
    ——仲夏燥熱,唯有月光帶著涼意,如你劃過我心間一陣悠悠的風。
    宋硯平時看著冷淡,其實接吻的時候非常霸道,會用手鉗著她的後腦勺將氣息強製地送進她的口中,溫熱濃熏,溫荔覺得自己整個人快被他壓著鑲進床墊裏,嘴唇也吃痛,咬了下他的唇角說:“正事還沒說完啊——”
    “待會好嗎?硬很久了。”宋硯低沉請求,手攥著她的手腕拉高至頭頂,阻止她抬手推他反抗。
    “?”
    難怪他一直用離婚協議書蓋著!
    宋硯用指下魚際肌揩去溫荔嘴上葡萄味的唇釉,太油,影響唇瓣接觸本身柔軟到極致的觸感,但又漫不經心誇了句:“味道不錯。”
    溫荔成功被帶偏重點:“昂,我代言的那個牌子下季度的新品唇釉,還沒上市——”
    他笑了笑,又咬她的下唇瓣,不疼,但很麻。
    溫荔想起宋硯的外號。
    白月光、宋美人。
    給人距離感十足,淡漠疏離。
    但凡宋硯肯接個三級片,外界對他的認知也不至於膚淺到這個地步。
    腦子發熱的溫荔模模糊糊地想,如果節目是在床上拍,那他們還真不需要劇本,就能演繹出交頸鴛鴦契合到不行的恩愛樣子。
    別想了,廣電不可能給過審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迷迷糊糊聽到宋硯問她:“繳械了?”
    知道還故意問,擺明了不安好心。
    溫荔沒答,翻了個白眼,用力撐起身體往床外爬。
    隻可惜徒勞,宋硯一手搭著褲頭,一手抓著她的腳踝又往自己這邊一拉:“那你恐怕還要再留口氣給我。”
    -
    完事,親昵的餘溫還在,氣氛也挺旖旎,沒法聊那糟心的工作,男人在床上發了十幾分鍾的呆,伸手替躲到床角背對著自己的溫荔攏了攏被子,起身去洗澡。
    溫荔裹著被子,進入放空冥想狀態。
    雖然說是協議夫妻,但是協議裏並沒有“不能上床”這條。
    當時她壓根沒往這方麵想,反正兩個人工作都忙,一年也難得碰上幾回,宋硯也沒提,她天真地覺得他肯定不是那種會鑽協議空子的正人君子,所以大意了。
    哎,孤掌難鳴,也怪自己自製力不行。
    不過換任何一個人躺這張床上,換任何一個人被宋硯壓在床上,她不信別人能把持住。
    溫荔在心裏為自己這樣開脫。
    主臥浴室裏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溫荔實在不想起床,幹脆躺著玩手機。
    她先是去自己的超話逛了圈,溫荔在這方麵很謹慎,從來都是用小號進去視奸。
    然後她又點進了自己和宋硯的微博超話。
    出道幾年,因為工作關係,她和不少男星炒過cp,包括曾經的朋友陸鳴。
    反之和宋硯當年公開得太急,毫無鋪墊,當時鬧得很大,微博癱瘓,雙方都轟轟烈烈脫了一批唯粉。
    不過讓經紀團隊沒想到的是,兩年下來,大批的cp粉填補了這群唯粉,甚至還有不少真香回坑的。
    原因很簡單,他們臉好,好到cp粉不需要真糖,兩個美人隻需要貢獻這張臉,剩下的恩愛部分由他們來腦補。
    起初兩個人還沒有交集,“鹽粒”的大熱是因為某家盛典之夜,群星熠熠,宋硯在她前麵一位出場,當時宋硯的簽字筆沒墨水了,站在簽名板麵前等了會兒,工作人員急急忙忙去找筆,正好溫荔走完紅毯,略顯迷茫地看著還沒進場的宋硯。
    毫無防備的照麵,兩個人臉上都是大寫的不熟,互相點了個頭,就幾秒鍾而已,被媒體記錄下這尷尬社交的一刻。
    結果就是這麽一個意外的小同框,穿著一襲黑色雪紡曳地禮服的溫荔和銀灰色定製西裝的宋硯站在一起,矜貴白月光和嬌豔黑天鵝的雙濃顏配置,盛典當夜,生圖直接大爆出圈。
    那種貌合神離的感覺,二人之間疏離又陌生的氣場,氣氛之間的張力比這兩人直接抱在一塊兒親給人的衝擊力還要大。
    再後來兩人公開戀情,隻敢圈地自萌,從不敢在唯粉們麵前找存在感的cp粉們一朝翻身把歌唱,直接原地升天。
    各自的真愛唯粉對外吹都是專注個人作品,拒絕夫妻資源捆綁。
    結婚兩年,有一年宋硯出國攻讀商科碩士學位,剩下的一年二人通告滿檔,隻有各大媒體的盛典頒獎禮才能見到麵。
    溫荔百無聊賴地翻找超話裏的加精貼,發現又有個新視頻被加精了。
    發在某視頻網站,微博的轉發已經過九千,算是小出圈。
    要說這群cp粉也是挺會給自己找樂子的,不去寫小說都可惜了腦洞。
    「[鹽粒夫婦]陰鷙腹黑冷帝王x任性驕矜病娘娘」
    剪輯手:美人草三力
    bgm:驚鴻一麵
    視頻取材:《明成宗》、《帝王大業》、《怎敵她晚來風急》、《千金記》
    視頻簡介:表白鹽粒夫婦!!!你們的神剪手又帶新作品來了哈哈哈哈,這次的故事是陰冷腹黑的皇子曆經千辛萬苦終於坐上帝位,殺人如麻冷漠無情,為坐穩帝位不得已娶了首輔之女,侍寢當夜給娘娘下馬威不願臨幸,結果反被娘娘三跪九叩感謝龍恩,帝王當場懵圈。總之就是帝王和娘娘的先婚後愛,he放心看,喜歡的話別忘了一鍵三連~
    視頻一開始就被各種彈幕塞滿。
    「表白美人!表白三力!」
    「up主你的名字很野啊」
    「感謝太太最近沒糧磕我饞哭了」
    「磕鹽粒的太太們都是什麽神仙啊嗚嗚嗚」
    宋硯那兩部古裝電影質感明顯要比溫荔的古偶劇要好很多,但古偶劇勝在服化道清新又華美,神剪手給披上一層濾鏡,直接將不同影視劇中的片段整合成了一段完整的故事短片。
    視頻一開始陰冷帝王對病秧子娘娘不屑一顧,他看不慣這種從小就被閨閣嬌養,養出了一身驕縱任性毛病的娘娘,大婚過後就沒再踏足過貴妃宮。
    病秧子娘娘每天也樂得自在,坐著轎輦在宮中賞花遊湖,她喜歡每日都打扮得嬌媚漂亮,自己看了心裏也歡喜,反正每月的俸祿又不會少,珠寶雲釵的供奉又不會斷,陛下他愛來不來。
    “三步兩喘的病秧子,成日裏隻知擺弄那些膚淺之物,朕這位貴妃當真是一無是處。”
    “我隻盼那位永遠不要來我宮裏,他那副身軀,要真臨幸我還不得被壓死?”
    宋硯的年輕帝王,陰鷙冷漠,輕瞥淡掃間都是驕矜傲慢,而溫荔的病秧子娘娘,驕縱任性,顰笑間弱柳扶風,病入三分也貌比西子。
    他嫌她嬌氣,她嫌他陰冷。彼此相看兩相厭。
    兩個有著油畫般精致長相的濃顏大美人古裝扮相都相當驚豔,既壓住了這珠翠玉冠,也撐住了萬針金線點綴的長袖華袍。
    「真香預警」
    「濃顏係夫婦太殺我了臥槽」
    「先婚後愛yyds!!!」
    「嗚嗚嗚這個顏我真的可以」
    「我承認我就是個俗人,我真的太愛這種先婚後愛的調調了」
    到視頻中段帝王無意間看到娘娘弱柳扶風披著紅狐裘立於雪中伸掌撚雪的畫麵,佇立驚豔,而後夢裏日日回蕩著病秧子不著衣縷躺在榻上,嬌弱嫵媚,仿佛能一掌捏碎的畫麵。
    而後娘娘隻要咳一聲,帝王便痛上十分,眉隻要蹙一厘,帝王便惱上百日。
    陰冷的帝王最終被病秧子娘娘偷去了心。
    她隻愛珠寶雲錦,貪財又愛享受,他便刻意命人克扣貴妃宮裏的俸祿,逼得她不得不前來伏低認乖。
    「嘖嘖嘖腹黑的大豬蹄子」
    「敲你媽好甜」
    「磕到了磕到了磕到了」
    「戀愛腦帝王我愛了」
    為了珠寶和銀子,娘娘隻得忍了,帝王要她捏肩,她捏了,帝王要她研磨,她也研了,帝王要她侍寢,她也隻好“忍辱負重”。
    帝王見她一臉哭唧唧的模樣,像是被大山壓著,怕她受不住,歎口氣吩咐。
    “你到上麵來。”
    “臣妾不要,陛下在上挺好的。”
    “不怕朕壓死你了?”
    “哼,若臣妾聽了陛下的話,陛下反給臣妾扣上一個玷辱龍體的罪該當如何?”
    “你若不上,朕現在治你違抗之罪你又該當如何?”
    “……”
    “動啊。”
    “說了臣妾沒有力氣呀!”
    “……你這嬌氣鬼。”
    因為沒有同框,所以這段台詞隻有up主自己加上的台詞,以及欲墜的燭火和晃動的床榻緯簾。
    彈幕滿屏的黃色和粉紅色。
    「太絕了太絕了up主太會了啊啊啊啊」
    「自動變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我怎麽變黃了」
    「畫麵呢!難道我缺這點流量嗎!」
    刷完視頻,溫荔去翻評論區。
    「有的人看著看著視頻就打開了綠jj」
    「高中入坑,現在都大學了,鹽粒還沒有影視合作,這顆心全靠太太們吊著[微笑]」
    「結了婚還必須隻能靠太太們磕糖的cp粉僅此我們鹽粒一家了吧」
    「有沒有類似的先婚後愛古言小說嗚嗚嗚求代餐我決定把鹽粒代入進去看」
    「十八線寫手不自量力來問太太這個劇本能授權寫文嗎」
    美人草三力回複:「授!!!!gkd!!!寫好記得貼鏈接!!」
    層中層回複:「筆給你!!給老子寫!!」
    溫荔覺得自己和宋硯的臉簡直成了□□,什麽故事都能往上套,正主不營業的cp,能有這麽高的熱度全靠這群粉絲的不離不棄之恩。
    麵對恩人,溫荔肯定不能吝嗇自己的點讚三連。
    但這位cp粉永遠也不會知道他們的正主不但看了他的視頻,還大方地給了個三連。
    “你在看什麽?”宋硯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
    溫荔嚇了一大跳,手機差點沒握住。
    宋硯趁她恍神間淡定奪過手機。
    “啊啊啊你不要看啊!!!”
    溫荔爬起來就要去搶。
    宋硯摁著她的頭,任由她張牙舞爪,恰好順著她剛剛刷到的評論往下看。
    被抓到她在看他們倆的cp向剪輯視頻簡直不要太丟臉。
    也不管他怎麽想,溫荔先搶話澄清:“我隻是偶爾刷到才點進去的!”
    宋硯敷衍道:“嗯,明白。”
    他正在專心看評論。
    「好家夥,雖然沒有畫麵但此刻滿腦子黃色廢料的我已經腦補出了帝王和娘娘滾作一團,花柔如冷玉觸之微涼,揉之生暖,龍柄昂揚如太陽孟浪寸寸逼來的畫麵[陰險]」
    樓中樓的評論都相當激動。
    「筆給你!我命令你寫完![捂眼]」
    「請問您的著作哪裏能買到?」
    「姐妹你去寫文吧嗚嗚嗚」
    「文壇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啊姐妹!!」
    溫荔看到宋硯驀地笑起來,不知看到了什麽評論。
    她現在覺得宋硯的每一個細微的表情都是對她的嘲笑和侮辱。
    她有點暴躁:“你笑什麽笑?”
    宋硯盯著她帶著慍怒卻仍明豔動人的臉看了會兒,將手機還給她,並十分貼心地給她指路了那條評論。
    專業演員能瞬間進入角色,“陛下”入戲,文雅又淡定地問她:“朕剛剛的表現娘娘可還滿意?”
    “娘娘”的腳趾在床上頓時扣出一座宏偉的布達拉宮。
    cp粉們,以後不要再剪這種帶顏色的視頻好嗎?你們的正主看到真的會尬到想當場去世。
    溫荔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