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是貪吃蛇特殊幹飯技巧最新更新章節-TXT全集下載-黃金屋中文網手機版手機閱讀

第 13 章

字數:10086   加入書簽

A+A-


    今天的山穀西角似乎格外的熱鬧,一條小白蛇正在瘋狂的逃竄,邊上還有一條和她一模一樣大小,渾身漆黑的蛇和她並排逃,一邊逃一邊叼著月光草往白蛇的嘴邊送。熱門耽美小說https://m.sto123.cc
    而在白蛇的身後,一群拳頭大的月光蛛正凶神惡煞的追趕著,外(露)的口器時不時哢嚓哢嚓動兩下。
    忽然,一隻月光蛛踩著同類的頭一躍而起,尾部對準白蛇就是一縷蛛絲噴過去。月光蛛的蛛絲不僅黏而堅韌,有些還帶毒,艾澤拉趕緊閃身躲開,把嘴裏的月光草吞入腹中空間後扭頭就是幾顆毒液彈回噴。
    她到底是中階三級的實力,一口毒液過去,立刻就噴死了最前頭的幾隻低階月光蛛,但她卻完全沒有和這群月光蛛決一死戰的想法,看月光蛛們攻勢一減,她立刻甩著尾巴速度又快了一分。
    半個小時後,艾澤拉成功甩(脫tuo)了那群月光蛛,縮在一顆大樹的樹梢休息。餓著肚子足足被追了三個多小時的艾澤拉也累得慌。她趴在那裏吐著蛇信子抱怨道。
    【這群月光蛛最近真是越來越暴躁了。】
    係統感慨:【理解一下吧,畢竟總是被偷家,時不時就可以暢通無阻的仰望星空,換誰誰不暴躁?特別是還有幾個換了新家後又被端了的,但凡有點夠上小學的智商現在恐怕已經黑化了。】
    這已經是艾澤拉來這個山穀的第六天了,鑒於要薅夠一萬根月光草,怎麽分散薅都不可能薅的毫無痕跡,隻會浪費時間,所以艾澤拉(幹gan)脆就決定了逮著一隻羊薅戰術,這片薅完就立刻換另一片。
    這期間她自然是小心謹慎,不願意招惹那些月光蛛,不過到底是人有失手,馬有失蹄,她難免會被發現幾次。那些月光蛛雖然都是低階,但是呼朋引伴這項技能就太作弊了。
    第一次被發現的時候,艾澤拉猝不及防之下被圍了個結實,艱難跑出來後,她知道自己獨木難支,為了不被這群月光蛛用人海戰術(幹gan)掉。她從此和月光蛛打起了遊擊戰,敵進我退,敵退我進。
    這話轉變為行動就是,偷了就跑,跑掉之後,回去再偷。大概也因為如此,所以這幾天月光蛛們全都(肉rou)眼可見越來越暴躁。
    艾澤拉聽到係統這話,心虛的辯解道。
    【咳,其實吧,植被長得太密集也不好,容易爭搶養分,適當的修建是為了以後更炫目的美景。】
    係統默默的看了一眼下麵,滿山穀的月光草還是一眼望不到邊際,但卻不再是一片新綠,有幾個地方裸(露)出了土黃的地麵,斑禿的相當嚴重,不和諧感相當濃重。
    以後的炫目美景它想象不到,不過現在這‘美景’已經成功讓它不忍直視了。
    默契略過這個話題的艾澤拉趁著休息的時間計算著自己目前采摘的月光草的數量,經過她這六天沒日沒夜的薅草,目前已經有一半了。這讓艾澤拉鬆了口氣。畢竟這地方美雖美,但在夥食上就有點差(強qiang)人意了。
    誤入的小動物都是月光蛛的,她很難撿到漏,想要捕獵其他動物,就要爬出山穀去其他地方。
    這山穀三處都是峭壁,一處是個陡坡,進來的時候是下坡,那還算容易,可是出去就得爬上坡,上去了之後是一片岩壁,還要再爬兩個小時才能進密林,算算時間,來來回回要大半天的時間,恐怕剛吃飽回來就餓了,而且算上捕獵(幹gan)飯的時間,她還剩多少(幹gan)活的時間?怕是要在這待到猴年馬月去。
    而如果就近捕獵,那麽鑒於這片山穀的特殊(性xing),可供艾澤拉選擇的獵物隻有一種,那就是月光蛛。
    想到這幾天的食物,艾澤拉麵(色)糾結。倒也不是月光蛛難吃,事實上月光蛛算得上她來這世界吃的過的食物最好吃的那個了,雪白的(肉rou)細嫩無異味吃著還有點甜。可看著那毛茸茸的八條長腿,密集黝黑的八隻複眼,艾澤拉實在提不上什麽食欲。
    她沮喪的趴在樹梢上遠眺,想著要不要今天就麻煩一點,爬出山穀去找些獵物吃,忽然,她的視線停了下來,立起身子往遠處看。
    她好像看見了一個水潭?
    因為到處都是月光草,所以艾澤拉看得不是很清楚。
    她想了想,下了樹往那邊過去,靠著蛇影在前麵探路小心的避開月光蛛後,她很快到了那片水潭的邊上。
    這個水潭看上去不大,表麵平靜無波,不過深不見底,一眼看過去底下是一片濃黑,仿佛藏著什麽可怕怪物一樣,讓人有種心悸感。
    不過艾澤拉倒是沒害怕,反而有些躍躍欲試,她想要知道這裏麵有沒有魚蝦。
    這麽想著,她(操cao)控著蛇影下了水。結果發現上層的水(幹gan)(幹gan)淨淨,半點魚鱗都沒有。而再往下一片漆黑,看不見有什麽。
    留在水潭邊的艾澤拉不死心的張嘴,一顆螢石立刻落入水中,散發著柔和的光芒,立刻照亮了一片地方。水中的蛇影張嘴把螢石咬住,隨後借著螢石照明往水下鑽。
    水潭的壁上長著不少水藻,也開始有些手指肚大的小魚小蝦了,但是艾澤拉雖然借助蛇影縮小的身形,但是胃口可沒有變小,自然看不上這些小魚小蝦,確定了這水潭確實有魚蝦後,她有些期待的控製著蛇影繼續下潛。
    也不知道下潛了多少米,蛇影來到了水潭底部,這裏暗無天日,僅有蛇影嘴中的螢石散發著些許的光芒,周圍別說小魚小蝦了,連水藻都隻有零星幾點。
    這時,她看到了遠處的一團黑影。那團黑影一動不動的,從艾澤拉這個角度看上去仿佛一片魚群。
    艾澤拉有些期待的湊過去,準備抓住這條魚改善改善夥食,誰知湊過去就看見了好幾顆骷髏頭,往邊上一看,骨頭架子隨意的散落在周圍。一顆骷髏頭黑洞洞的眼眶和艾澤拉對視。
    艾澤拉:……打擾了,告辭。
    然而她想走,好不容易等來食物的水幽草可不想她走,在這堆骨頭架子周圍的茂密水草忽然動了,它們猛地抽長,朝著艾澤拉就卷了過去。
    係統立刻提醒。【快跑,是水幽草!】
    蛇影閃身躲開,隻來得及一個偵查丟過去就被蜂擁而至的水草給卷住了,幸好它隻是一道影子,水草把它勒成兩截,它立刻就化為了一道黑影竄回了白蛇的身下。
    隻是蛇影被(殺sha)後,如果不及時補充能量就隻能等五天後才能再次使用了。
    艾澤拉停在水潭邊低頭往下看,仿佛可以看進那幽深的水底。
    【剛剛那個就是你和我說過的水幽草?它的葉片有黑絲,這是不是就表示它已經結果了?】水幽草根部藏著的果實,名為愚者之心。這可是好東西。
    人類、精靈、獸人等智慧種族吃了會增(強qiang)魔法的感應力,提高自身的魔法天賦,而魔獸吃了則可以變(成cheng)人,說人語。
    並不是每一個高階魔獸都可以變(成cheng)人,這要看血脈的,比如龍族,幼龍一出殼就至少中介高級,到達高階自然而然就會變(成cheng)人形了,而類似疾風兔、小火雀這種魔獸費勁千辛萬苦成為高階魔獸,卻不一定可以領悟變(成cheng)人形的能力,雖然大部分的魔獸也沒興趣變(成cheng)人形,但總有幾個有想法的,那麽這時候就需要輔助了,愚者之心就是其中比較稀有的一種。可遇不可求,通常有想法的魔獸們會選擇服用特定的藥劑。
    係統感慨。【本來還以為你變為高階後需要花些力氣弄來藥劑,沒想到你總算好運了一回,碰到了水幽草,看見葉子的黑絲了嗎?這是水幽草結果的標誌。它的果實結了之後可以好幾年都不落,又藏在這麽個隱m3處m,你記下這個地方,等你變為高階再來。】
    艾澤拉卻不這麽想,她看向那片看似無害的水草。
    【愚者之心隻能變為高階才能服用嗎?】
    係統聽到這話一愣,隨後明白了艾澤拉的意思。
    【當然不是,隻是中階魔獸沒有足夠的力量保持長時間的人形,就算你服用了這顆愚者之心,恐怕每天也隻有兩個小時的時間變為人形,且變為人形的你雖然可以使用技能,但因為人體脆弱,你的攻擊力和防禦力都會下降。】
    當然,這個世界並沒有中階魔獸吃過愚者之心,畢竟結果的水幽草都是高階魔植,一隻中階想吃高階魔植的果子?那簡直是老壽星上吊嫌命長。
    結果艾澤拉聽完眼前一亮。
    【係統,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水幽草身邊散落著一堆的死法。】
    係統冷酷道。
    【別忘了你剛剛偵查過,那株水幽草可是高階二級的魔植。更別忘了它身邊的那堆骷髏。】
    艾澤拉卻不想放棄。她的眼眸閃爍著躍躍欲試。
    【我用了三秒真女人可是高階三級。雖然隻有一分鍾,但我要的也不是拚個你死我活,而是那顆愚者之心。】
    說(幹gan)就(幹gan),艾澤拉深吸一口氣,直接潛入水下。
    幽暗的水底,隻有蛇影之前掉落的螢石散發著些許微光,相比於其他地方零星的幾點水草,屍骨處那大片的水草表麵看上去無害,卻讓人細思恐極。
    蛇影暫時廢了,水底被水元素占滿,她的控藤也使不出來,毒液融在水中更是容易不分敵我,艾澤拉深知自己隻能自己上了,她眼神一暗,水中三米長的細小身軀瞬間鼓脹起來。眨眼間一條二十幾米長,足有(成cheng)人腰部粗細的巨大白(色)蟒蛇在水下出現!
    白蛇一雙陰冷的豎瞳盯緊水草的根部,(強qiang)勁有力的蛇尾一甩直衝過去!
    同為高階的水幽草自然也生出了靈智,再察覺到高階魔獸的氣息並且是衝著自己來的後,它瞬間撕下偽裝,原本不過是半米高的水草迅速生長蔓延開來,幾乎在白蛇靠近的瞬間那些墨綠柔軟的水草就暴漲到了原本的十幾倍,迅速占據了潭底大半的空間!
    整個潭底被一墨綠一純白占得滿滿當當,墨綠的水草好似一張等到獵物上門的大網,而艾澤拉則如同離弦的箭一樣,奮不顧身的直衝過去。
    水草烏壓壓的鋪天蓋地而來,朝著白蛇就卷了過去,它們看似柔軟,實則波浪狀的葉邊鋒利異常,潭底的石頭被它們迅速劃過,立刻就多了一道深深的切痕!
    就在艾澤拉用上金甲的同時,水草已經卷了上來,鋒利的邊緣在金屬化的鱗片上狠狠滑過,水下一瞬間仿佛火花四濺。
    到底隻是差了一級,被這麽一卷,艾澤拉雖然沒受重傷卻也被劃了個渾身血痕,幾片白玉似的鱗片淒淒慘慘的掉落在淤泥中。水草嚐到血腥味,勒得越發緊了。再加上傷口被冰冷的潭水一泡,頓時疼得艾澤拉渾身直抽抽。
    但是她知道現在顧不得這些了,機會隻有一次,這會兒停下就隻有死路一條!
    她咬牙忍著疼使勁一轉,龐大的身軀猛地翻轉起來,並且越來越快,硬是靠著蠻力絞斷了那些鋒利的水草,再次直衝向自己的目標而去。
    呀呀呀!看我水底小鑽風的厲害!
    靠著一股一往無前的蠻勁,艾澤拉一頭紮進了水幽草的根部,昏暗中一口血紅的好似心髒一樣的果實正在緩緩跳動著。這正是愚者之心!
    艾澤拉張嘴就是一口咬下愚者之心。
    係統驚慌提醒。【快點,還有二十秒!】
    果實被摘的水幽草憤怒了,它濃密的水草又暴漲了幾分,狂亂的水草打在潭底,無數的泥沙被卷起,潭水越發的渾濁,甚至原本平靜無波的水麵也劇烈的激蕩著,讓人一看就知道水底的不平靜。
    艾澤拉暗道不好,立刻尾巴一甩趕緊往上遊,隻要上了岸她就安全了。可是水幽草不願意給她這個機會,大片的水草快速來到中層水域攔截,另有一部分迅速把巨大的白蛇裹得嚴嚴實實,白蛇掙紮起來,弄斷了很多水草,但更多的水草湧上來,不管不顧的把她往水底拖。
    係統真的急了。【還有十秒!】
    艾澤拉卻怎麽也掙(脫tuo)不開那些密密麻麻的水草,整個潭底仿佛已經被水幽草給占滿了,她被一點點拖了下去,而十秒眨眼就要過去了。
    似乎是察覺到了白蛇的無力回天,水幽草不再憤怒而是散發出一股愉悅的情緒。仿佛已經品嚐到了白蛇的血(肉rou)。
    白蛇很快被拖到了水幽草的根部,一條褐(色)的細根緩緩移向白蛇,隻要被它從傷口(插cha)進去,那麽白蛇的下場就顯而易見了。
    係統:【慘了慘了,都讓你悠著點了,這些下好了,你不僅變不(成cheng)人,還要變成一株水草的排泄物了!】
    艾澤拉卻麵(色)嚴肅。【不,還沒到最後一刻呢!我還有(殺sha)手鐧沒出呢!】
    說話間,細根已經近在咫尺,艾澤拉眼神堅毅,氣沉丹田。用力張開血盆大口。
    “嘶嘶嘶~”
    老媽,對不起了!
    就在她開口的瞬間,空間波動傳來,水幽草還沒搞清楚狀況,下一刻主(幹gan)的位置就被一條龐大的白蛇屍體直接來了個泰山壓頂。猝不及防下,水幽草一半的草葉被壓在了底下。
    水幽草:???
    與此同時,一分鍾已過,艾澤拉瞬間從二十米長的大家夥縮水成了三米長的小蛇,她飛快的從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水草中竄出,一口把老媽吞了回去,然後飛快穿過草葉間狹小的縫隙往上竄去。
    一番生死極速後,白蛇竄出水麵,飛快的在岸上竄了幾十米才停下。
    確定安全後,艾澤拉癱軟在地。帶著逃出生天的欣喜。
    【嚇死寶寶了,差點就狗帶了。幸好我急中生智!】
    剛剛還焦急不已的係統此刻心情十分複雜:【你的(殺sha)手鐧就是亞塔莉?】
    【沒錯。】
    艾澤拉眼含熱淚的感慨。
    【老話說得好啊,果然有媽的孩子像塊寶,沒想到老媽死後依然保護了我。感恩.jpg】
    係統一口老血哽在喉嚨,憋得那是相當難受。
    是啊,誰能想到呢?
    別說它了,估計亞塔莉也想不到她死後還能這樣保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