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匹夫一怒(新书求支持)

字数:5759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轮回大劫主最新章节!    “不错,你上。”

    敖雄望了眼张子凡,再瞥瞥方仙,眼睛一亮。

    方仙如今已经练到劲力入骨的境界,即使先天高手-当面也看不出深浅。

    敖雄也不是认为方仙实力要强过张子凡,只是准备拿他当炮灰,尽量消耗接下来对手的体力,为张子凡铺路。

    毕竟怎么也是一个护法,手下总有几把刷子。

    “遵命!”

    方仙对这一切洞若观火,深吸口气,上了擂台。

    “五形门,方仙,向诸位请教!”

    此时黑山郡来的青年高手还剩下三人,互相对视一眼,一个五大三粗的人走上高台:“石敢,请赐教!”

    “什么?”

    “他就是黑山郡的‘石人’石敢?据说其一身滚石功,赫然已经练到出神入化的境地,与我们郡内的‘小刀王’、‘无定手’齐名……”

    ……

    下方的者顿时喧嚣起来。

    几个人面露担忧之色,旋即就被‘老江湖’耳提面命,这才知道方仙不过炮灰,打的就是消耗对手的主意,望向方仙的眼神不由多了几分怜悯。

    “请!”

    “请!”

    招呼过后,方仙脚步一错,双肋生风,眨眼间来到石敢面前。

    “飞鹤劲?”

    台下的萧吒惊咦一声:“方护法前段时日闭关,竟然已经将鹤形拳练到小成了,真是难得!”

    “嗯,的确不错,鹤形发力,最是助益轻功,石敢下盘虽稳,速度却有劣势……”

    敖雄也赞叹一句,显然觉得这个炮灰很合格。

    “哼。”

    张子凡听了,不由脸上多了丝阴霾。

    台上。

    方仙手成鹤形,啄击向石敢太阳穴。

    石敢右手上抬,皮肤一寸寸变得青黑,已经将滚石功运起,配合一路滚石拳法,守得滴水不漏,隐含反击之势。

    方仙没有给这个机会,脚步一转,宛若一只大白鹤一样,一沾即走。

    ‘这人虽然不错,但不过跟吕长风一个级别,招式间仍有破绽,我击败他不用三招!’

    ‘当然,此时得收敛一些,毕竟明面上我没有学过其余三形。’

    ‘赵艺、宫护法想算计我?呵呵……’

    方仙绕到石敢身后,突然气势一变,一拳砸出,宛若猛虎下山。

    吼吼!

    鹤形转虎形!

    虎拳以刚猛为本,甫一施展出,即使方仙有所保留,台下众人也觉得气势迫人,有些呼吸不畅。

    石敢更是汗毛倒竖,猛地回身,双拳齐出。

    砰砰!

    刚拳对刚拳!

    方仙往后一退,姿势灵秀飘逸,又转为鹤形。

    而石敢则是双手握紧又松开,不断活跃气血,在刚才的两拳,已经吃了小亏,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他自忖已经将滚石功修炼到大成,但想不到对方的骨头,竟然好像比他还硬几分的样子。

    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

    因为方仙倏忽近身,左手鹤喙,右手虎爪,虎鹤双形,扑击而下!

    石敢双臂横在面前,只能被动挨打,心里十分郁闷。

    敌人的虎拳隐约在他之上,而鹤形轻功比他更快,他追不上敌人,敌人却可以随意袭击他,这还怎么打?

    “此子……竟然将虎形与鹤形融会贯通,深得虎之刚劲威猛,鹤之轻盈灵动,并且领悟了刚柔并济的境界?”

    台下,敖雄惊讶地站起身。

    台上,石敢连退数步,来到了擂台边缘。

    他望着方仙,突然一声大笑:“厉害,我认输了。”

    竟然直接从台上一跃而下。

    毕竟从刚才交手,他自知不是方仙对手,被克制得太厉害,也就不自取其辱了。

    “师兄?”

    剩下的两人立即围了过来。

    “你们不用上台,上了也是自取其辱,我们走吧。”

    石敢摇摇头,带着人大步离开。

    “这是……我们胜了?”

    “好一个五形门护法!他叫什么来着?”

    “方仙!此人竟然能击败‘石人’,明朝定能名动江湖!”

    台下,诸多喧嚣骤然而起。

    一些老一辈高手摆起风范,点评此战得失,而年轻人更是仰慕地望着台上的方仙,将他当成了榜样与对手。

    试问热血少年,谁不愿名动江湖,为一方传唱?

    就连柳芸,此时妙目流转,轻轻赞叹:“日后江湖年轻一辈高手,必有方公子一席之地……”

    “哼……”

    张子凡脸色气得涨红,只觉得心里一股狂怒无处而发。

    今日本该压轴的他,被方仙抢走了所有的风头,不由狠狠剐了赵艺一眼。

    赵艺更是十分郁闷,不由低下头去。

    张子凡愈发怒火攻心,看到方仙还在擂台之上,脚步一错,来到高台:“方仙,本公子陪你玩两手!”

    也不等方仙回答,直接一掌拍出。

    他这一掌名为‘散花掌’,掌力十分阴毒,招者往往根本不觉自身有任何后患,唯有等到发作之时,才发现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烦!”

    方仙轻易闪过,目光顺势扫了眼台下。

    下方的者见到横生波折,原本离开的脚步又缓了下来。

    五形门那一桌,萧吒面露一丝焦急,赵艺与宫护法满脸幸灾乐祸之色,敖雄则是投了个警告的眼神。

    很显然,这是在告诉他,不能伤了这位与门关系密切的‘张公子’。

    甚至识相一点,就应该乖乖认输,最好再受上一掌,吐血飞退,让‘张公子’赢得精彩、赢得漂亮,才是一个好下属,一条好狗应该做的!

    “烦!”

    方仙心念电转,虽然今日名动江湖,却感觉十分的无趣。

    这五形门,他有些不想待了,毕竟五形拳法与内功心法都已经到手,何必虚与委蛇,在烂泥打滚?

    “张公子,我们不过意气之争,何必如此?”

    方仙又闪过一掌,瞥了眼柳芸:“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好么?”

    “你算什么东西,敢跟本公子提条件?”

    张子凡目眦欲裂,掌如风雷。

    “那公子可听过一句话……我辈者,可以低头,但不能弯腰!”

    方仙长啸一声,突然动了。

    他身如飞鹤,拳动猛虎,猛地炸开!

    “不好!”

    下方,敖雄再也不复之前的老神在在,悚然一惊。

    但已经太迟了!

    方仙拍开张子凡的手掌,一记虎形炮拳,重重砸在张子凡心窝。

    张大公子口鼻溢血,隐约可见破碎的内脏,整个人被轰然砸飞,落在一面墙壁上,缓缓飘下。

    “咳……你……竟敢杀我?”

    他头一歪,死不瞑目!

    四周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想不到,方仙竟然直接痛下杀手。

    “痛快,真是痛快!”

    方仙缓缓收拳,感觉念头通达,四肢百骸无一处不爽利。

    你们算计我?想踩我?拿我当挡箭牌?

    我直接掀桌子!

    天大地大,我最大!

    方仙明悟自己的功缺什么了,那是一个‘我’字!

    任凭千般重压,也不能让我的心屈服!

    ‘我的五形拳,还差最后一形,我形拳!’

    ‘此世江湖,任凭千般算计,万般阴谋,我自一拳破之!是为我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