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旧仇(新书求推荐)

字数:4243   加入书签

A+A-


    “啧啧……可惜了……”

    车队继续上路。

    刘(艳yan)骑在马上叹息一声:“没有找到什么武功秘籍,连银子都少见,只能割了头,看看黑山郡有没有悬赏可以领了。”

    “这是正常,没有几个**湖会将武功秘籍随身携带,便宜仇家么?”

    钱三五缓缓开口,对于方仙的态度似乎和善了一点。

    有本事的人,不论在哪里都能得到尊敬。

    不论方仙之前是碰运气还是如何,那一手箭术就足以令人服气。

    “我倒是觉得……此人或许还有同伙接应。”

    方仙扫了眼周围。

    “这个你却是多虑了……**之中,哪有什么真正的交情?若是此人出其不意,重创我们中的一个乃至数个,或许后续就有匪徒一拥而上,但现在,都知道了我们是硬茬子,容易扎手,就没有不开眼的愿意来拼命……”

    刘(艳yan)细细为方仙解释。

    果然,一路上风平浪静,到了黑山郡城。

    这城池整体用一种黑(色)的石砖砌成,巍峨高大,砖石之间竟然一丝缝隙都没有。

    进入城池之后,其热闹繁华,还要超越摇凤郡一筹。

    “这次交割之后,大家辛苦了,可以休息三天,再集合出发……”

    到了这时,哪怕钱三五,脸上也多了些放松的表情。

    听到这句,所有镖师都(露)出笑意,有的已经直接约好合伙去‘醉香楼’之类的地方消遣。

    “啊!”

    突然,前方的街面微微骚(sao)**m。

    “怎么回事?”

    方仙快步上前,看到有人被从屋内赶了出来,一对母女抱着哭泣。

    在屋内,不时还有打砸的声音响起。

    没有多久,几个打手模样的人簇拥着下巴上长了一颗黑(色)毛痣的管事走了出来:“欠钱不还,就是这样的下场,秦氏,你男人虽然病**,但债不能消!”

    “天爷啊,利滚利的债,我家已经实在还不起了。”那女子哭喊道。

    “哼,我再给你三天,如果三天后再还不上,就先收了你这房子,再将你们母女卖到齐春楼!”

    管事眯着眼睛,不时在母女身上扫过:“我们和安当的债,还没有人能不还的。”

    ……

    方仙看了眼周围,不由压低声音问着刘(艳yan):“和安当?是何来历?”

    “不过是青玉门的外围势力而已,不过哪怕青玉门是二流宗派,也不是普通武者能够摆平的……”

    刘(艳yan)压低声音回答。

    “这,官府就不管管么?”方仙有些吃惊。

    “呵呵……官府,小弟你有所不知,自从当年楚狂人一役之后,元武国官府实力大损,不得不收缩,在事实上形成各郡宗派割据的情况,武人跋扈,岂不正常?”刘(艳yan)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不过青玉门最近行事,越发下作了……或许门中出了什么变故。”

    钱三五(摸Mo)了(摸Mo)下巴。

    一般而言,越大的门派,越讲究吃相与名声,哪怕背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表面上也要披着一层乐善好施的皮。

    毕竟不是魔门邪派!

    “或许吧……”

    方仙摇摇头,跟着走开了。

    这种事不关己的架势,倒是让刘(艳yan)多看了一眼。

    常理而言,少年最易热血,想不到这方仙倒是少有的理智之人。

    “唉……要是实在看不过眼,稍后可以使人送点钱米过去,但天下这么大,受苦受难的人那么多,怎么救得过来?”

    钱三五似在叹息,又似在提醒。

    方仙一路默然不语,跟着车队办完交接,换下一身镖师服装,穿着青(色)的武士服,走出客栈。

    镖师们一路行镖压力大,此时早就急不可耐地三三两两外出消遣。

    他则是在郡城内转了一圈,采买了些物品,来到打听到的青玉门山门所在。

    越是‘名门大派’,越需要弟子维持人气,所以大多数门派总部都设在城内,方便人员来往,采买物资。

    毕竟大部分武者还是普通人,与人间结合得相当紧密,不是隐居山林的仙人做派。

    不过,由于青玉门式微,抢不到好的地盘,只能龟缩在城西一片地区,与同为二流的几个势力报团取暖。

    方仙只是戴着斗笠在附近茶摊待了一下午,就见到几个‘熟人’进出,赫然是当日被他击败的那群游历弟子,不由心里一奇。

    “他们不是要外出历练么?”

    “不过也对,被我击败,锐气已失,又有人受伤,回来修养也很正常……”

    他喃喃自语几句,心里有了主意。

    ……

    霍奇这段时间的心情很糟糕。

    他们这一支之前受了师命,出去游历,结果还没有到摇凤郡,就不得不灰溜溜地回来,小师妹‘阮红玲’还受了伤,让他很是灰头土脸了一番。

    连带着,连师父都不太待见他,让他很是郁闷。

    “最近门中气氛也有些诡异,正在回笼银钱,不计代价地收购珍惜草药,似乎要做什么大事……”

    就在他思索之时,一个倩影跑了进来,赫然是小师妹‘阮红玲’。

    她一只手包着纱布,吊在(胸xiong)前,脸上却浮现出仇恨与惊喜之(色):“师兄……我看到那个打伤我的人了。”

    “什么?他竟然敢来黑山郡?”

    霍奇一惊:“真是……胆大包天啊。”

    “师兄,这次一定要给我报仇!”阮红玲飞快道。

    “可是……师父与几位**都有要事在身,仅凭我们这一脉的话……”上次就是灰头土脸,这一次也未必能讨得了好。

    “上次那小子有柳家相助,这次却是孤身一人,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我还请了伊师兄相助。”阮红玲眼中满是仇恨:“一定要将那小贼**万段!”

    “你竟然请得动那位门主真传……这……好,那我们一起去,叫上师弟师妹,带上兵刃……”

    霍奇想了想,衡量一下双方的武力,觉得在城内,绝对没有什么问题,终于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