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贵妃娘娘的生辰

字数:3458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墨容麟坐在南窗下看书,心思也没都在书上,余光里,四喜已经看了他好几次,他把书合上,抬起头来,“你有事?”
    四喜躬着身,脸上堆着笑,“皇上,今儿个是贵妃娘娘的生辰。热门言情小说网www.sto123.cc”
    墨容麟没太往心里去,“跟往年一样,到库房里挑件东西送过去就成。”
    四喜提醒他,“皇上,往年贵妃娘娘没入宫,您不露面,派人送件小礼物倒是说得过去,可如今贵妃娘娘就在宫里,要是皇上不露面,恐怕有点……”
    墨容麟沉吟了一下,问他,“你觉得朕应该过去一趟?”
    “皇上赏脸吃个饭,比送什么都让贵妃娘娘高兴。”四喜偷偷看皇帝脸色,又说,“左相爷今日也托人送了东西到碧瑶宫。”
    墨容麟想了想,起了身,“去库里挑件东西来,朕走一趟。”
    四喜喜笑颜开的应道:“得勒,奴才这就去。”
    ——
    碧瑶宫里,许贵妃端坐着喝茶,她今天打扮得很漂亮,乌黑高耸的飞仙髻,插了一只孔雀开屏的摇步,垂下绺绺金色流苏,大朵的牡丹花别在耳边,显得高贵又艳丽。黛眉微挑,眼角扫了金粉,眉心的花钿亦是一朵紫色的牡丹,和头上的绢花相益得彰,牡丹花开富贵,为花之王,加上那只孔雀摇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就是皇后呢。
    金铃从门外进来,脸上带着喜色,“娘娘,四喜公公说了,皇上稍后就来。”
    许贵妃脸上一喜,吩咐下去,“赶紧的,都准备好了么,皇上说来就来了。”
    金铃笑道:“娘娘放心好了,来得及的。”
    她办事谨慎,把人派到路口去守着,只要皇帝一出现,立马跑回来送信,皇帝踏进门的时侯,桌上的饭菜刚刚摆好,热气腾腾的,看着倒像是刚好赶上了。
    许贵妃迎上来行礼,那天她气呼呼走了,也知道皇帝不会主动上她这里来,幸好没过两天就是她的生辰,托了四喜,皇帝才能在今日踏进她宫里来。
    “臣妾给皇上请安。”她笑意盈盈的拜下去。
    墨容麟伸手虚扶了一把,“免礼,今日贵妃生辰,朕差点忘了,还好赶上了,”他转头叫四喜。
    四喜上前把手里的东西呈给许贵妃,“这是皇上送给娘娘的羊脂白玉送子观音。”
    许贵妃愣了一下,眉开眼笑的接过来,“臣妾谢过皇上,这观音真好看,臣妾要把她供上,每日诚心许愿,保偌皇上。”
    墨容麟从不在这些礼物上花费心思,每年给许贵妃送东西,都是四喜一手包办,事后四喜告诉一声就成,年年都规矩,怎么今年……他扫了四喜一眼,四喜躬着身子立着,没敢抬头,他知道有些过了,但,拿人家的手短,横竖帮一回,就算两清了。
    许贵妃并不知道这尊送子观音是四喜拿主意送的,看皇帝的眼神又娇又媚,看得墨容麟起了鸡皮疙瘩,有点想走。
    “皇上快来坐,”许贵妃想上前挽墨容麟的手臂,但宁十七往间一拦,把他们搁开了,许贵妃气得咬牙,她知道宁十七是个一根筋,谁的账也不卖,皇帝自顾自走了,她也只能作罢。
    好不容易皇帝坐下了,她想挨着坐,墨容麟伸手指了指对面,“贵妃坐那儿。”
    许贵妃在心里吁了一口气,坐到对面去,她亲自给皇帝倒了酒,这次墨容麟没拒绝,接过来喝了,还说了两句吉祥话,许贵妃的心情立马舒坦了不少。虽然和墨容麟打交道不多,也知道这位年轻的皇帝不喜欢卿卿我我,是个讲规矩的人,她不敢太放肆,拿出端庄典雅的作派,轻言细语的和皇帝说着话。
    她话不多,墨容麟话更少,偶尔搭句腔,多数时侯是沉默的。
    许贵妃见惯了他这样子,倒也没怎么介意,酒过三巡,她脸颊泛起了红晕,眼睛也红了,目光迷离,托着腮问皇帝,“皇上,臣妾好看么?”
    墨容麟这会子也有点微醺,点点头说,“好看。”
    “那为何皇上不常来看臣妾?”
    “朕很忙。”
    “臣妾没入宫前,皇上隔上一段时间还能见臣妾一面,为何臣妾进了宫,反而见不着皇上了,是不是臣妾变丑了呀?”她眼里雾蒙蒙的,一瞬不瞬的看着墨容麟,颇有点酒后吐真言的架式,“皇上,您说呀?”
    墨容麟仔细打量她,如实回答,“嗯,你跟从前有点不一样了,不过没有变丑。”
    “那是变漂亮了?”
    墨容麟摇头,“跟美丑无关。”
    “那是哪里不一样了?”许贵妃身子往前倾了倾,新做的裙子胸口挖了一个桃心,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她靠着桌子,那片雪白便挤出一道浅沟来。
    如此风景并没有吸引墨容麟的视线,他看着她头上的孔雀摇步,“你头上戴的是孔雀?”
    “嗯,一只蓝宝孔雀,皇上喜欢么?”
    墨容麟答非所问,“朕还以为是只凤凰呢。”
    许贵妃幽幽的说,“臣妾入宫前也以为皇上会给臣妾一只凤凰……”
    墨容麟的脸色很平静,说,“贵妃,你醉了。”
    “臣妾没醉,”她给皇帝又倒了一杯酒,“今日臣妾生辰,臣妾什么都不要,只要皇上陪臣妾喝个痛快。”
    墨容麟说,“行,喝了这杯酒,朕就该走了。”
    许贵妃看他把酒倒进嘴里,撑着桌子起了身,她也跟着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的举动。
    屋子里的奴才早被金铃打发了,宁十七也被四喜拽了出去,宁十七是不想出去的,四喜只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你还想不想让皇上好了?
    宁十七就默了,皇帝的隐疾也是他们几个的一桩心事,不管是贵妃还是皇后,只要有人能治好皇帝,事后受罚他也认了。
    墨容麟站起来的时侯,觉得头有点晕,他撑着桌子定了一下,才说,“贵妃,朕走了。”
    许贵妃站着没动,见他往门口走,突然冲过去从后面抱住了他,哑着声叫他,“皇上,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