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通通给本宫跪下

字数:3645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看到许贵妃进来,史芃芃并不觉得意外,淡淡的笑了笑,“贵妃今儿怎么上这来了?”
    许贵妃笑的也很淡,“皇上让本宫打理后宫,忙起来就容易忘事,本该早些过来看一看的。耽美小说网www.sto123.cc”
    “贵妃客气了。”
    “应该的。”
    “既然来了就坐下吧。”史芃芃说着自己先坐了下来,虽然在冷宫,但皇后的架子摆得以往任何时侯都足。
    许贵妃扫了一眼破旧的椅子,犹豫了一下,没有坐。
    史芃芃眼角带着笑,“贵妃有事么?”
    “本宫来看看皇后娘娘过得好不好?”
    “你看到了,本宫挺好的。”史芃芃说,“要没什么事,贵妃就请回吧,我这地方实在没什么好呆的。”
    许贵妃没有动,过了一会才说,“早上送饭的婆子被皇后娘娘的人打了,本宫来替她讨个公道。”
    金钏儿听到这话,正要跳脚,被史芃芃一个眼神制住,她笑了笑,“原以为贵妃是个聪明人,怎么还被个婆子给耍弄了呢,钏儿没打她,是她自己在门边摔了一跤。”
    金铃把那婆子推了一下,婆子跪在地上,哭丧着脸,“贵妃娘娘,是金钏儿把奴才推倒的,可怜奴才一把老骨头,哪经得她这么推,差点就起不来了,呜呜……娘娘给奴才做主啊!”
    史芃芃嗤笑一声,“你的意思是本宫撒谎喽?”
    婆子向来是个踩低拜高的主,大家都说皇后被打入冷宫,凶多吉少,她有意向许贵妃卖好,自然是不怎么把皇后放在眼里了。
    “皇后娘娘看到金钏儿把奴才推倒,还拍巴掌笑呢。”
    史芃芃笑意更深,这婆子颠倒黑白的本事还真不小,她认真看着婆子,“知道诬蔑皇后是什么罪么?”
    婆子嘀咕了一句,“都不知道有没有命出去,还皇后呢。”
    史芃芃说,“你这张嘴太坏了,钏儿,把她舌头割了。”
    婆子听了这话并不以为然,有许贵妃在,谁敢动她,但金钏儿真的拔出了匕首,雪白的刀刃泛着寒光,她有些怕了,爬到许贵妃脚下,“娘娘,那贱蹄子要割奴才舌头。”
    许贵妃哼道,“她敢。”
    但金钏儿拿着刀过来了,一把将婆子从地上揪了起来,婆子吓得哇哇大叫,“娘娘救我,娘娘救我……”
    许贵妃一张粉脸都气白了,金铃立刻朝跟过来的人使眼色,“还愣着做什么,把这犯上的贱人拖下去!”
    许贵妃出门派头大,身边跟着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除了宫女也有太监,听到金铃的命令,两个太监上前拉人。
    史芃芃一声厉喝,“放肆!”
    她平时待人总是很温和,可一旦发脾气,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墨容麟当时就在门边,只觉得心一跳,想迈进去的脚就顿住了。
    史芃芃站了起来,“通通给本宫跪下。”
    那些奴才虽面有怯色,但没有跪,都看着许贵妃。
    史芃芃把凤印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皇上没有废后,本宫就还是皇后,你们想造反么?”
    这个罪名太大,奴才们互相看了看,还是跪了下去。
    金钏儿抓着婆子的衣襟,跟拎只鸭子似的拎起来,又往地上一墩,婆子站不稳,倒在地上,想爬起来,被金钏儿一脚踩住她的背,“好生跪着。”
    史芃芃这才看许贵妃,“带着你的人走吧,别来闹了,真闹起来对你没好处。”
    许贵妃突然把那枚凤印抓在手里,“皇上一直说要娘娘交出凤印,看来这段太忙没顾上,正好,我带给皇上。”
    史芃芃没看她,坐下来喝茶,茶还温着,但茶香就淡了,许贵妃看到,皱起眉头,“你这里哪来的茶叶?”
    “内务府刚送来的。”
    “外头修补门窗的也是内务府派来的?”
    史芃芃懒懒的答,“大概是吧。”
    许贵妃一抬眼,看到柜子上摆的蜡烛,“冷宫的规矩,每日只准用一支烛,这些蜡烛哪来的?”
    “你问内务府吧。”
    许贵妃说,“皇上要本宫管理后理,这些不合规矩的事,本宫既然看到了,就不能不管,”她叫了声金铃。
    金铃立刻把那些蜡烛拿走,又把茶叶搜了出来,还不肯罢休,总觉得这屋里还藏着别的什么东西,她叫人搜屋子,史芃芃沉声说,“本宫看谁敢站起来。”
    那婆子想起来,但金钏儿压着她,怎么挣扎都起不来,金铃只好自己去搜,皇后尚有威性,但她家主子的脸面不能丢,她边搜边往地上扔东西,气得金钏儿直叫,“你个小蹄子,你是搜东西还是抄家?”
    史芃芃对她摆摆手,“本来就是些破烂,她摔坏了更好,给本宫换新的来。”
    金铃小声嘀咕,“立马就连皇后都不是了,还做梦呢。”
    她走到门边,看到那里有道影子,似乎有人站在外头,伸长了脖子一看,整个人如遭雷击,赶紧往地上一跪,连话都说不利索了,“皇,皇,皇上。”
    墨容麟本来还想站在外头,看屋里这出戏倒底如何收场,没想到让金铃发现了,只好提脚迈进去,扫一眼屋里的人,说,“怎么这么热闹?”
    许贵妃迎上来行礼,“皇上来了,臣妾许久没见着皇后娘娘了,所以过来看看。”
    史芃芃是个识大体的人,但今天窝着火,便坐着没动,皇帝在门口听了半天,总该有个表示。她其实也存了试探的心,墨容麟心思太重,她猜不透他的想法,但她知道现在的局势对墨容麟来说是个好机会,就算他知道黄金被劫和史家商号无关,做为皇帝,他完全可以一手遮天,把罪名做实,这样,他既可以废后,把讨厌的自己除掉,又能名正言顺的夺走史家商号。对一个玩惯了阴谋阳谋的皇帝来说,这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但他昨晚过来,说了那些话,今天又让人来修补门窗,送茶叶和蜡烛,让她看到了一点好的苗头,她只希望自己没有看错人。
    她没跪,金钏儿也没跪,一只脚还踩着那个颠倒是非的老虔婆。
    地上跪的那些奴才都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屋子里一时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