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章奉命来修补门窗

字数:3321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第二天早上,金钏儿刚帮史芃芃把头发梳好,就听到外头有动静,她咦了一声,“今儿个就送早饭来了么?”
    迎出去一看,却不是送饭的,而是两个男人从门口进来,金钏儿唬着脸,戒备的看着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两人正走着,没留意到廊下站了人,吓了一跳,抬眼一看,一个壮实高大的宫女虎视眈眈看着他们,那眼神太过凶狠,两个男人居然有些畏惧,老实回答,“我们是内务府的工匠,奉命前来修整门窗。热门言情小说网www.sto123.cc”
    金钏儿一听,松了口气,她就怕有人趁史芃芃落难跑过来欺负她,不是就好。不过她心里又犯了疑,如今是许贵妃掌权,她会那么好心叫人来给她们修整门窗?别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
    史芃芃走出来,“怎么回事?”
    金钏儿朝那两人一指,“他们说是奉命来修整门窗的。”
    史芃芃点了点头,“修整一下也好,眼看就入秋了,晚上风大。”
    她们正要进去,门口又来了人,这回是送早饭来了,送饭的婆子看到有陌生男人在,也有些狐疑,一路走,一路打量,到了跟前问金钏儿,“他们是干什么的?”
    金钏儿从她手里拿过篮子,揭开布一看,还是冷馒头,顿时没好气,“你问我做什么,问他们去。”
    婆子挨了怼,脸色不好看,阴阳怪气的说,“哟,问你一句,脾气还不小,当自个还是凤鸣宫的人呢,别做梦了,瞧瞧这里,这才是你该呆的地方!”
    金钏儿火了,抡起袖子就要抽她,婆子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她的对手,转身就往外跑,边跑还边喊:“了不得了,贱蹄子打人了,了不得了……”跑到门边摔了一跤,回头一看,金钏儿没有追上来,站在廊上笑得直不起腰,婆子又羞又怒,叫嚣着,“等着,你给我等着。”
    金钏儿还在笑,史芃芃在她头上戳了一下,“你呀,惹她做什么,明儿只怕连馒头都没了。”
    早饭是两个冷馒头,好在天还不冷,冷馒头就水也能咽下去,史芃芃等金钏儿吃完,把自己的又掰了一半给她,金钏儿不要,“娘娘自个吃吧,我饱了。”
    “饱什么呀,一餐三碗饭的主,”史芃芃说,“这东西我咽不下,吃一点就算了,你得填饱肚子,要是有人上门来找茬,你负责把人打出去,没力气怎么行。”
    轻描淡写的语气里又有点调侃,史芃芃是想逗金钏儿高兴,金钏儿心里却很难过,堂堂皇后沦落到这种地步,她家娘娘却跟没事人似的,只带了两本书过来打发时间,住不好吃不好,夜里倒睡得安,昨儿个还琢磨着要把院子里的草拔了,讨点菜籽来种上,说这样她们就有新鲜的瓜菜吃了。
    平时这冷宫里安安静静,今天因着有人修补门窗,敲敲打打闹出点动静,显得有了些人气儿。金钏儿给两位工匠送水,还帮着干点活,她力气大,比人还高的厚木板一抱就是两三块,看得那两位工匠眼睛都直了,倒也没怎么把她当个姑娘,不时说上几句话。
    史芃芃坐在廊下看他们干活聊天,脸上露出一丝浅笑,金钏儿跟她说许贵妃派人来修补门窗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她却知道,不是许贵妃,应该是墨容麟,他昨晚从这里离开的时侯,神情颇有些古怪,她在门口相送,他欲言又止,好像想跟她说点什么,但终究还是没开口。
    这边敲敲打打,那边门口又来了人,史芃芃见金钏儿没注意这边,便自己去迎上去,进来是个小太监,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看到史芃芃恭谨的行礼请安,口称娘娘吉详。
    史芃芃虚扶了一把,问,“你有事么?”
    小太监把蓝子里的东西给她看,“奴才给娘娘送了一些茶叶和蜡烛来。”
    史芃芃问,“谁让你送来的?”
    小太监答得很快,“内务府。”
    金钏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接过小太监手里的篮子,“内务府的王大人让送的是吧,替我家娘娘谢谢他。”
    突然面前站了个比自己高大许多的宫女,小太监吓了一跳,喏喏的应着,又行了个礼才走。
    金钏儿拔弄着篮子里的东西,很是纳闷,“许贵妃搞什么鬼,派人给咱们送这些做什么?”
    “是内务府送的。”
    “她不开口,内务府敢送么?”
    “甭管谁送的,送来了,咱们收着就是。”
    “娘娘说的是,这下咱们不但有茶喝,娘娘晚上看书的时侯,可以多点两支蜡烛了呢。”
    金钏儿拎着篮子高高兴兴进了屋,把东西收拾起来,烧了壶水给史芃芃沏茶。
    久违的茶香飘在屋子里,史芃芃忍不住用力吸了一口,赞道,“好茶。”
    金钏儿说,“娘娘,你光靠闻就能闻出是好茶呀?”
    “那当然,”史芃芃笑得有几分得意,“也不想想我是什么出身?打我手里过的茶叶品种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若连好坏都闻不出,还做什么买卖。”
    金钏儿把茶端到她面前,“那您尝一口,说说这是什么茶?”
    史芃芃接过杯,揭开盖轻轻撇了撇,抿了一口,还真没品出是什么茶?
    金钏儿哈哈大笑,“娘娘,如何?”
    “茶太烫,我喝得少,没尝出味来,我再试试。”
    史芃芃吹了吹,再喝了一口,留在嘴里细细品着,任她见多识广,还真没法一下说出来,有点像雨前茶,又有点像高山茶,还有点像小火焙的云耳茶。
    “娘娘,牛皮吹大了吧?”金钏儿叉着腰,洪亮的笑声远出去老远。
    许贵妃还没到门口就听到笑声了,她脚步微顿,脸色如常,金铃却是冷哼,“瞧着住在这里还挺快活的嘛。”
    小太监上前把门推开,许贵妃迈进去,拿手帕掩住了鼻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味道,只是看到院子里杂草丛生,到处破破烂烂的,感觉荒凉又邋遢,是她下意识的动作,觉得这样的地方就应该是又脏又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