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八章凤印在皇后手里

字数:3217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史芃芃的猜测没有错,通兑到了第五天,果然发现了分号的银票,为数还不少,掌柜的按史莺莺的吩咐,什么都没说,全给兑了。耽美小说网www.sto123.cc接下来又发现了假银票,也是一千面额的,但史家商号的银票版面是史芃芃亲自设计的,有些地方就算模仿也会有细微的区别,掌柜特意挑了几个经验老道的伙计查验票据,一天下来,竟然发现了十来张假银票。
    持假银票的人应该是心里有数的,见状不对,转身就跑,银庄里的伙计都各司其职,腾不出人手去追,也就算了,但有看热闹的老百姓见到,这事便传了出去。
    老百姓对史家商号是有感情的,这么多年,史家商号做生意,真正做到了童叟无欺,而且不管贫富,一视同仁,但凡进店便是客,对谁都客客气气的,老百姓受到了尊敬,自然印象就好了。再一个,史家商号每年都开仓布粥做善事,别家做善事图个表面,那粥汤清得能照出人影,史家商号不一样,香喷喷的白米粥,雪白的大馒头,跟他们铺子里卖的是一样的。有时侯对穷人还能赊账或是减免,一份情一份心,就是这么慢慢建立起来的,大伙买东西,也都认准了史家商号。
    失窃黄金出现在史家银庄的事闹开后,老百姓都相信史家商号是冤枉的,没有人去银庄通兑银子,现在听说有人持假银票去通兑,越发相信是遭人陷害,井市里,茶余饭后,谈的都是这件事。
    就在这时侯,临安城附近分号的银庄凑了银子送过来,在半路上被抢了。
    这对史家商号来说,简直祸不单行,但也间接证明就是有人要置史家商号于死地,要用通兑风潮拖垮史家银庄。
    这事传出来,惹得百姓们义愤填膺,他们虽然帮不上什么忙,但替史家商号说几句不平的话还是可以的,街市上的舆论一边倒,全是骂那黑心的幕后主使的。甚至有言官上奏朝廷,替史家商号说话。
    墨容麟坐在龙椅上,听底下朝官述叙百姓们对此事的反响,他有点意外,没想到史家商号在百姓口碑这么好,做了那么多看似微不足道,却足以温暖人心的事,他对史莺莺母女奸商的形像有些改观了。
    但仅凭舆论是无法替史家商号翻案的,有朝官走出来反驳,说一切还得按证据说话,如果不能解释黄金为什么出现在史家商号的银庄,就不能证明史莺莺的清白。他说完,立刻得到一些人的附议。而替史家商号伸冤的朝官们也不示弱,当场争吵起来。
    墨容麟随他们去吵,他发了一会儿呆,才喝止底下吵闹的朝官们,“吵什么,此事有幻镜门在查,他们定会查个水落石出,不会冤枉好人,也绝不会放过作奸犯科的人!”说完,也不管还有没有上奏,起身就下丹陛。
    王长良忙喊了声,“退朝!”抱着拂尘追着皇帝去了。
    百官们也都看出墨容麟心情不佳,不敢再多说,躬着身子恭送皇帝。
    虽然黄金找回来了,墨容麟的心情也没有好多少,反而更低沉了,他觉得自己对史芃芃太失望了。好不容易两个人的关系有了一点缓和,结果这件事一闹,一切都回到原点,他虽然也相信史莺莺不会做这样的事,但做为帝王,他又是个多疑的人,除了几个亲近的,他并不愿意真正相信谁。
    许贵妃站在路边,远远看到皇帝过来,福身请安,但皇帝似乎并没有看到她,就这么熟视无睹的走过去了。
    许贵妃,“……”
    王长良也愣了一下,追了两步小声提醒墨容麟,“皇上,贵妃娘娘在向您请安。”
    墨容麟顿足转身,但没有过去,淡淡道了声,“免礼。”
    许贵妃这才站起来,“皇上下朝了。”
    “嗯,”墨容麟问她,“贵妃在这里等朕?”
    许贵妃似娇似怯:“臣妾许久没有见到皇上了,所以……”
    墨容麟有些茫然,所以什么?
    “贵妃最近代管后宫,辛苦了,没事多歇着,不必记挂朕。”
    “臣妾不辛苦。”许贵妃往他跟前走了几步,玫瑰的香气直冲他鼻腔。
    墨容麟的眉头几不可察的蹙了一下,很想往后退几步,但顾着许贵妃的面子,还是忍住了。
    “皇上,臣妾执掌后宫,旁的也没什么,就有一样,”她顿了一下,似乎有点为难,“臣妾没有凤印,有些陈条和书,臣妾没法落款。”
    墨容麟默了一会儿,说了句,“凤印在皇后手里。”就走了。
    许贵妃把这句话揣摩了半天,仍没明白什么意思?是说凤印在皇后手里,要拿到再给她?还是说凤印只能在皇后手里,不能给她?
    墨容麟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回头看了许贵妃一眼,许贵妃心里一喜,正要跟上去,却见皇帝加快了脚伐,并没有要等她的意思,她提起的脚步又落在了原地。
    墨容麟回头看许贵妃一眼,是突然有些纳闷,在他心里皇后第一人选的许雪伶好像跟进宫前有些不一样了。
    其实许雪伶和史芃芃都是四平八稳的性格,但两个人给他的感觉却完全不同。许雪伶端庄典雅,高贵冷傲,很有母仪天下的气势。而史芃芃沉稳大气,从容内敛,有一股让人信服的力量。
    究竟谁更适合做皇后,一时间,他心里也没有答案。
    许贵妃最终没有追上去,她自有她的傲气,鼓足了勇气说了体己话,皇帝却无动于衷,当着奴才们的面,她心里都要窝出血来了。
    带着人往回走,一个小宫女匆匆过来,在金铃耳边低语了两句,许贵妃斜了一眼,“什么事?”
    金铃说,“娘娘,刘贵人身子又不安了,想请太医去瞧瞧。”
    许贵妃勾起唇角,“怎么又不安了,她那身子骨可真不经事,打发个医承去瞧瞧吧。”
    她说完,颇有深意的看了金铃一眼,金铃会意,“奴婢亲自跑一趟。”
    许贵妃摆摆手,看看不远处的承德殿和凤鸣宫,心里幽幽叹息一声,往碧瑶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