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他是我弟弟,打死了你赔

字数:3720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墨容晟挨打的时侯,墨容清扬把信带到冷宫给史芃芃。热门言情小说网www.sto123.cc
    史芃芃看了信,凝眉半响,说,“至少现在可以肯定,幕后主使一定和我史家有仇,不然不会让这么多人拿着大额银票去通兑,他想整垮史家商号。”
    墨容清扬说,“这么大的商号,说整垮就能整垮么,史家商号有那么多家铺子呢,他哪年哪月才整得完?”
    史芃芃摇摇头,“正因为史家商号太大,所以从银庄着手是最快最有效的,总庄垮了,分号会跟着垮,银庄垮了,史家商号的流水银就断了,没有活银,寸步难行,就像搭积木,抽出一根木头,整台积木都会倒,对方是个非常聪明,也非常有势力的人。”
    墨容清扬问,“你觉得会是谁?”
    “止前猜不出来,”史芃芃说,“但是你回去告诉我娘亲,通兑银两的时侯,一定要仔细检查银票,区别本地和外地分号的银票,说不定,这其还会有假银票。我就不信他手上的银票能兑完我银庄里所有的银子。”
    “那么现在可以基本断定,陷害史家商号的是你们的仇人。”
    史芃芃眯了眯眼睛,微芒闪烁,“一定是。”
    “你们的仇人,你们自己不清楚是谁么?”
    “做生意哪有万事顺意的,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这几天我仔细想了想,矛盾是不少,可要说什么深仇大恨,好像也没有。”
    “你再多想想,”墨容清扬急着要走,“我得去回史老板话了。”
    “等等,”史芃芃叫住她,“为以防万一,告诉我娘亲,让临安城附近的银庄凑一笔银子送到总庄来,其他地方若是有大额通兑的,一定要仔细查验银票。”
    墨容清扬点点头,“我记住了。”
    从冷宫出来,她急匆匆往宫门口走,突然听到有人叫她,“殿下,长公主殿下……”
    她顿足一看,是四喜,跑得气喘吁吁,到了跟前,他边喘气边说:“殿下,您快去看看吧,皇上快把晟殿下打死了。”
    “啊!”墨容清扬吓了一跳,撒腿就往承德殿跑。
    门口围了一群奴才,但没有人敢进去劝,王长良急得团团转,看到墨容清扬过来,忙迎上来,“哎哟我的殿下,您可来了,皇上他……”边上人多,他凑到公主耳朵低语了几句。
    墨容清扬明白了,推开门进去,墨容麟揪着墨容晟的衣脖子,狠狠一拳打出去,在半路被一双柔软的胳膊抱住,“皇兄,你真要把他打死啊!”
    “你不要多事!”墨容麟的邪火还没有过去,把她甩开,但墨容清扬抱得死死的,说,“怎么是多事,他是我弟弟,打死了你赔我!”
    王长良在门口听到这句,暗道,倒底是公主殿下,劝个话都与众不同。
    墨容麟甩了两下没甩开,也有些累,抓墨容晟的手就松了劲,墨容清扬趁机从他手下把墨容晟救走。
    墨容晟的脸被打得惨不忍睹,跟猪头没两样,被打的时侯有些晕乎,这会子清醒了一些,看到墨容清扬,委委屈屈叫了声,“皇姐。”
    墨容清扬本想骂他,看他这副样子,也懒得骂了,把他扶到椅子上坐下,“你傻呀,打得这么厉害还不知道跑?”
    “我跑了,”墨容晟哭丧着脸,“没跑掉。”
    墨容清扬叹气,“你说你,打也不行,跑也不行,不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墨容晟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哪哪都疼,又是委屈又是伤心,他打小就喜欢史芃芃,哪怕她成了亲也喜欢,感情沉绽在岁月里,说忘就忘得掉么?
    “行了,我忙着呢,晟,你跟我出宫,这段时间别回来了,再挨打,我可不一定能及时救你。”
    墨容清扬摆出一副长姐的派头,带着墨容晟要走。
    墨容麟坐在那里,看着妹妹把弟弟带走,也没阻止,打的时侯全凭一腔怒气,现在怒气散了些,他也有点不自在。
    知道墨容晟喜欢史芃芃后,他是有点不高兴,以前的事他不管,但史芃芃成了亲,墨容晟还惦记她,这就不对了,上次都提醒他了,结果史芃芃出了事,他又跑来求情,还哭红了眼睛,简直让他火大。
    本想着踢他几脚出出气也就算了,谁知道墨容晟还想跑,一跑他火更大,抓着噼里啪啦一顿拳打脚踢,打痛快了再说。
    打是打痛快了,可打完之后,心里空落落的。
    墨容清扬带着弟弟出了宫,让他去晋王府,自己则去了杜府,把史芃芃的话带给史莺莺,又跑去幻镜门找宁安。
    宁安不在,去清怡阁了,气得墨容清扬愤愤的踢了一脚门框,转身跑掉了。
    她到清怡阁来过几次,门口的人认得她,也没拦,她噔噔噔跑到二楼,直接推开了宁安的房门。
    屋里宁安和安月坐着喝茶,听到动静,双双抬起头来看她。
    宁安问:“有事找我?”
    墨容清扬“嗯,”了一声,站在门边没动。
    安月走过去,笑着说,“清扬姑娘进来呀,你们谈事,我下去再端些点心上来。”
    和上次一样,她侧着身子从墨容清扬身边走过去,留下一点似有若无的香,人就飘下了楼。
    墨容清扬进屋把门带上,刚坐下来,宁安递了杯水给她,“先喝口水再说话。”
    墨容清扬也不客气,仰着脖子把水喝了,杯子往桌上重重一墩,说,“你怎么天天儿上这儿来,案子不查了?”
    宁安打量她,“这么大火气,谁惹你了?”
    “没人惹我,我就是想快点把案子破了,让芃芃从冷宫里出来,她这几天什么活都自己干,手都快起茧子了。”
    宁安有些无奈,“我有什么办法,一点线索都没有。”
    “怎么没有,”墨容清扬说,“史家银庄出现了通兑风潮,你知道吧,而且全是大额银票,这明摆着就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芃芃说幕后主使一定是他们的仇人。”
    “她知道是谁么?”
    “她不知道,说生意上的小矛盾有,但对方一副要置他们于死地的样子,看起来像血海深仇,她想不起有这样的人。”
    宁安问,“她没说通兑的事情怎么办么,这么下去可不是好事。”
    “芃芃说了,从临安城附近的分号调拔银子过来,史家商号没这么容易垮。”
    宁安点点头,“这倒是个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