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通存通兑

字数:3214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墨容清扬不知道宁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说等,就真的是等,什么也不做,不是在衙门里呆着,就是带着弟兄们上街闲逛,要么就去清怡楼找安月喝茶听曲。
    墨容清扬本来就急,见他这样,更上火了,嘴边都长痘了,特别听说宁安去清怡阁的时侯,眼睛里恨不得能飞出刀子来。她不愿意跟着宁安瞎混,每天都去杜府找史莺莺,问她有没有跟人结仇,生意上有没有谁特别眼红史家商号,有没有人欠了史家商号的钱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史莺莺头两天还配着她,搜肠刮肚想一些旧事出来,生意场上有竞争就有矛盾,这么多年下来还真不少,她记得什么说什么,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但后来她就没时间想这些了。
    黄金劫案是大案,早在坊间传开了,现在黄金出现在史家银庄也传得沸沸扬扬,南原黄金找到了,上交国库,那么史家银庄的黄金就少了,很多大户听到消息,都跑来兑钱,一时间,史家银庄的大门都要挤破了。银庄的掌柜也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有些慌,跑到杜府找史莺莺拿主意。
    四箱黄金真要赔,也不是赔不起,但史家商号做这么大,靠的就是手上有活银,一旦家底没有了,若是哪个环节上一断,就跟大厦倾覆一样,整个史家商号都得垮,那才是最糟糕的。
    史莺莺一时之间也有点乱,如果不兑,风波会愈演愈烈,跟风的人会越来越多,如果兑,那真是把家底都兑出去了,到那个时侯,谁要在背后下个阴钩子,史家商号就会被逼进绝路。
    掌柜的额上一层汗,焦急的看着史莺莺,可她想了许久,两条路都不好走,她心里没有答案。
    他们谈事的时侯,墨容清扬也在,她突然说,“要不问问芃芃的意见?”
    这话让史莺莺眼睛一亮,每次她当断不断的时侯,总是史芃芃拿主意,这么多年,她都有些依赖女儿了,现在史芃芃不在身边,她真是心里没底。
    “行,劳烦殿下赶紧进趟宫,跟芃芃说,不管她做什么决定,我都听她的。”
    墨容清扬二话不说,骑了马就走。
    进了宫,她也没下马,从宫门一路跑到后宫才下马,急匆匆往凤鸣宫赶,到了跟前看门庭冷清才想起史芃芃已经不住这里了,她心里戚戚,转身又往冷宫走。
    冷宫在西边,是个破烂的地方,以前殿上还挂了匾,有个名字,后来匾被大风刮落,也没人管,大家就管那地方叫冷宫了。
    大门斑驳,早看不出什么颜色,烂了几块板子,从门外直接可以看到院子里,杂草丛生,好在是夏天,一片绿油油的,其间夹着一些星星点点的小花,算得上生机盎然,和四周破败的景致有些不搭。
    大门上挂了锁,绕着院墙往右走有张侧门,窄窄的,也有些破旧,是唯一进出的地方,门口站着一个守卫。
    按规矩这里是不能让人进的,但没有人敢拦长公主殿下,墨容清扬一个眼风,小守卫就乖乖打开门让她进去。
    史芃芃在后院帮着金钏儿晾衣裳,金钏儿要她别弄,她不肯,说,“再不干点活,我得闷出病来。”
    话音刚落,就有人答她,“我来了,你就闷不了。”
    史芃芃抬头,惊喜的道:“你怎么来了?”
    “找你有事,”墨容清扬也顾不上寒喧,把外头的情况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史芃芃没说话,但看得出脸色有些凝重,她拿起金钏儿洗好的衣裳抖开晾在绳子上,又细心的把打褶的地方铺开,这才说,“劳烦殿下回去告诉我娘亲,通存通兑,来多少兑多少,只有一条,这次在史家银庄兑钱的,以后史家商号都不会再做他们的生意。”
    墨容清扬愣了一下,“这么说合适么?”
    “合适,”史芃芃又抖开一件衣裳,“史家商号做买卖这么多年,我心里有数。让我娘亲把条件写明,贴在银庄的门口。”
    “行,那我这就去,史老板还等信呢。”墨容清扬说完就走了。
    史芃芃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怅然叹了一口气,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但好鸟还是多些的吧。
    金钏儿举着棒槌恨恨的打下来,“这帮王八蛋,求着咱们的时侯,好话说箩筐,现在咱们有难,他们倒好,落井下石。”
    史芃芃夸赞她,“不错,出口都成章了。”
    金钏儿没好气,“娘娘,奴婢心里都急死了,您还有心开玩笑。”
    “担心也没用,”史芃芃淡笑着说,“往好的地方想吧,人活着不就图个盼头么?”
    墨容清扬把消息带回杜府,史莺莺立刻有了精气神,把阿夏叫来,让他写了份声明,大红的纸,掺了金粉的墨,阿夏有才,字也写得好,把史芃芃那意思写得明明白白,连市井里的贩夫走卒都看得懂。
    拿着写好的声明,掌柜的心里也有底了,也不留久,银庄那头还闹得厉害呢。
    他让人把声明贴在银庄的大门口,傲着一张脸,“诸位,我已经请示过史老板了,咱们史家银庄做生意最讲诚信,史老板说了,通存通兑,来多少兑多少,只有一条,”他指了指门口的声明,“咱们银庄这次被人栽赃污陷,是遇到难关了,在这种时侯,拿着大额银票来通兑的,那都是想踩咱们史家银庄一脚的,这样的人,日后史家商号也不打算做他的买卖了。”
    话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门口那些吵闹的人也都安静下来,神情各异,有些尴尬,有些漠然,有些低声交头接耳。
    掌柜的继续说,“史家商号是东越的首富,这点钱,我们兑得起,危难时刻见人心,史老板是什么人,大家都知道,史家商号是如何做生意的,大家心里也都有杆称,别的我就不说了,想兑钱的站到右边来排队,挨个给您兑,不兑的也别围在这,趁早家去吧。”
    人群开始骚动起来,有人站到右边去排队,有人在原地犹豫,也有人悄悄走了。
    掌柜的冷眼旁观了一会,看到围在门口的人走了一半,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