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清扬的身份

字数:3593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宁安在屋里冥思苦想的时侯,板凳几个在院子里小声议论墨容清扬。
    山鹰,“老大倒底是什么人,怎么还能亲自去见皇上呢?”
    板凳,“我也觉得奇怪,她和安哥是发小,和贾大人也熟,想着应该是朝哪位大人家的她爹是个土财主,土财主家的闺女能进宫面圣,这不可能吧?”
    小马有自己的见解,“老大护着史老板,所以老大和史家的关系应该很好,老大的爹是土财主,两家或许有生意上的来往,史老板的闺女是皇后,攀着皇后这根高枝,老大要进宫估计也不难……”
    小诸葛实在听不下去了,嗤了一声,拿手指点着他们,“还幻镜门的呢,一点眼介力都没有,照小马的说法,就算老大进宫不难,但皇上愿意见她么?再说了,皇后都打入冷宫了,谁还卖皇后闺友的账?”
    山鹰,“那你说,老大是什么?”
    “老大跟咱们处这么久了,你们就一点儿没看出来?”
    板凳急了,“你知道什么快说,卖什么关子呢!”
    小诸葛翘起大姆指向天,“天底下最大的是谁?”
    “当然是皇上。”
    “皇上以下呢?”
    “那就是左右相,杨大学士那几个一品大员了。”
    “傻了你们,除了当今皇上,不还有长公主殿下和皇子殿下么?”
    板凳一下反应过来,惊讶的张大了嘴,“你的意思是,老大是长公主殿下?”
    小诸葛点了点头,“我早八百年就看出来了,还以为你们都知道呢。”
    山鹰垮着脸,“怎么也想不到长公主殿下是那样的啊……”
    小马一拍脑袋,“我记起来了,那次在县郊遇到老大的时侯,安哥说她要是出了事,咱们的脑袋都得搬家,我当时想岔了,还以为她是很厉害的贼呢。”
    “所以不是什么黄十九,是宁十九。”山鹰说,“我差点跟他干架了。”
    “她说姓黄,是谐“皇”字的音。”
    “还有那次我和老大进皇城找贾大人问话,守卫恭恭敬敬,贾大人也客气得很,我还以为是咱们幻镜门的地位高了呢。”
    “怪不贾大人和宁夫人都管老大叫祖宗。”
    “老大说她家有两条街,哪止啊,全天下都是他们家的。”
    “那次在四平,老大差点出事,安哥怒得把人都打死了,现在想想都后怕,公主殿下要出了事,咱们全得完蛋。”
    “……”
    大家七嘴八舌,把和墨容清扬相处的点点滴滴拼凑在一起,发现蛛丝马迹太多了,其实也不怪他们眼拙,因为墨容清扬太不像一个公主了。她不端庄,不矜持,不娇气,甚至也瞧不出什么贵气,反而是一身的凡尘烟火味,跟市井里的人没什么两样,她爱疯爱笑,不像个姑娘,倒像个小子,跟人称兄倒弟,豪爽大气,非常像她常挂在嘴边的江湖儿女。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是东越的长公主,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如果不是因为史家出了事,他们大概永远都不会把她和一位公主联系在一起。
    大家正说着,公主殿下进了门,神情有些怏怏的,没像往常一样凑过来跟他们吹牛,而是进门找宁安去了。
    这头板凳几个已经站起来了,知道了清扬的真实身份,他们准备行礼的,谁知道人家看都没看他们,径直进屋了。
    宁安看了眼墨容清扬的脸色,“杜府都安排好了?”
    “嗯。”墨容清扬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喝下去,“锦军在外头守了一圈,龚提督和杜将军关系不错,会照应的,只是不准史老板出去,但没说商号里的人不能进去,不耽误做生意。”
    “史老板情绪怎么样?”
    “还行,我让杜锦彦守着他娘,小朵也在,在他们陪着,出不了事。史老板性子虽然冲动,但为了芃芃,她也不会轻举妄动,不过……”
    “不过什么?”
    墨容清扬苦笑了一下,“她怀疑这事是皇兄栽赃给她,目的是要抢走史家商号,这样芃芃的后位也可以废了。”
    宁安睁圆了眼睛,他是极少有表情的人,此刻也觉得史老板的脑洞开得有点大……污蔑皇帝是什么罪,她大概不太清楚吧。
    “你没劝她,这话可不能传出去。”
    “劝了,让她朝芃芃看。”墨容清扬说,“这话也就说给我听,连锦彦和小朵都没听到,史老板大事面前有分寸,不会乱说的。”
    她转着手里杯子叹气,“我一想到芃芃住在冷宫里,心里就不好受,咱们得快点把这案子破了,让芃芃早点从冷宫出来,她打小没吃过什么苦,也不知道能不能捱得住?”
    在宁安印象里,墨容清扬有一个全天下最好的爹,向来是不知愁滋味的,很难看到她露出愁苦的神情,这让他有些不习惯,心里轻轻揪了一下,虽然平时总嫌她吵,可他更不喜欢她现在的模样。
    他的声音不觉就柔和起来,“你别担心,芃芃很聪明,她会挺过去的。”
    墨容清扬搓了一把脸,振作了精神,“咱们说案子吧,你有什么想法?”
    宁安说,“如果史老板不是幕后主使,那就是有人栽赃陷害,真正的幕后主使一定和史家有仇。”
    墨容清扬说,“我也是这么想的,可妒忌史家商号的人太多了,也没有明面上的矛盾,怎么查?”
    “还有一个可能,四箱黄金不是小数目,能达到那个数目的,临安城里也只有史家商号的银庄,幕后主使若只冲钱去,就不一定是仇家。”
    墨容清扬点点头,垮着脸说,“那更不好查了。”
    “刚查出来就死了两个守卫,还都是服毒自杀,可见幕后主使的消息也很灵通,估计是个有权势的人。”
    “那咱们就查临安城里有权势的人。”
    “太多了,”宁安摇摇头,“临安乃天子脚下,皇亲国戚,一二品的大员,百年爵位的大士族,真要查起来,费时费力还不讨好。”
    “那怎么办?”墨容清扬趴在桌上,蹙着眉头,“咱们总得做点什么啊。”
    宁安默了一下,说,“等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