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找到黄金

字数:3448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墨容清扬几乎是一口气跑回幻镜门的,宁安却不在,问去哪了,大家又是那种暧昧的笑,墨容清扬便知道了,心里有些生气,都什么时侯了,宁安还往清怡阁跑。耽美小说网www.sto123.cc
    心里憋着气,扭头又往清怡阁跑,到了门口被人拦住,单身姑娘来这种地方,多半会被人误会是来找茬的,墨容清扬耐着性子解释,她不怕打架,但在这种地方打架,感觉有点说不清,尤其在昨晚做了那样的梦之后,她其实是有点心虚的,如果不是事情急紧,她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这时,另一个小二听到动静在门口探头,墨容清扬见过她,立刻招手,“我找安月姑娘和宁公子。”
    那小二对她颇有印象,见过宁安带她一起来,便让她进去了。
    墨容清扬知道宁安在哪间,不用小二带路,一下就窜上去了,弄得后头的小二有点紧张,也跟着往上跑,怕她还是来找茬的。
    墨容清扬到了门口,轻轻叩了叩门,里头传来安月的声音,“进来。”
    她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宁安坐在凭栏边,正低头喝茶,知道进来了人,他抬头望过来,墨容清扬移开目光,和安月打招呼,“不好意思,打搅了,我找宁安有点事。”
    安月抿嘴一笑,“不打搅,你们谈事吧,我下去拿些茶点上来。”
    她像个懂事的小媳妇一样,低头从墨容清扬身边走过去,还把门轻轻阖上,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宁安一直没说话,神情淡淡的看着她。
    墨容清扬看着他这副样子就有些没好气,“查案子呢,怎么上这儿来了?”
    “有点烦,过来喝杯茶。”
    “在这里喝茶就不烦了?”墨容清扬说完,愣了一下,有安月陪着,他大概真的就没那么烦了。
    “找我什么事?”
    “出去说。”她以为宁安不肯,还准备再跟他耗一耗,谁知道他一声不吭站起来就往外走。
    下楼梯的时侯,刚好碰到安月上楼,她仰着脸冲他们笑,“走了么?”
    “嗯,走了。”宁安说着话,脚步也没停,侧着身子从安月身边过去,墨容清扬走在后面,看不到宁安的表情,但听语气觉得他对安月有点冷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在场的缘故,她有些尴尬的冲安月笑笑,跟着宁安出了门。
    到了外头,宁安看她,“说吧,什么事?”
    “我想到怎么找黄金了,那么大一笔黄金放在哪里都不安全,而且打眼,只有放在银庄最不引人注意,我觉得我们应该查一查各大银庄。”
    宁安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刚好不远处就有家银庄,他带着墨容清扬走进去,掏出腰牌见了掌柜的,一听是幻镜门办案子,掌柜的亲自带他们到库里查看,这家银庄规模不大,存放的黄金不多,还够不上被窃的那批,且铭对不上,他们在库里看了一圈就出来了。
    虽然没有任何发现,但墨容清扬很有信心,毕竟才是第一家,临安城里大大小小的银庄得有二十多家,她就信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宁安没有再继续查,怕他们这样一家一家的查会打草惊蛇,回到幻镜门调集人手,统一行动。
    这一天,所有幻镜门的人倾巢而出,去往哪各个银庄查看,到下午的时侯,终于有好消息传过来,山鹰那组找到了失窃的黄金。南原过来的黄金底部有不同于东越的铭,但铭很小,不仔细辩认,根本看不出来那是来自哪里的黄金,摆在库里跟东越黄金没有什么区别。幻镜门的人有办法轻易辩认出铭的不同,所以才查了出来。
    听到消息,宁安和墨容清扬都大吃了一惊,不是因为查出了黄金,而是查出黄金的是史家商号的银庄。
    在史家商号的银庄里查到了失窃的黄金,是不是说明史莺莺就是墨后主使?可史莺莺是皇后的娘亲,这间的关系……
    墨容清扬不信,可由不得她不信,在史家商号最大的银庄里,赫然摆着两箱失窃的黄金,底部的铭清晰的印在白纸上,正是从南原过来的那批,接着,在史家商号的另两个银庄里,分别查到了剩下来的那两箱黄金。证据确凿,不管史莺莺承不承认,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虽然黄金找到了,但宁安和墨容清扬并没有一点轻松和喜悦,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预感事情会变得更糟,毕竟这涉及到皇后,涉及到东越的首富和第一皇商。
    史莺莺当然不承认自己让人抢了南原来的黄金,但比起那四箱黄金,她的辩驳显得有些苍白无力。
    宁安准备公事公办,先把史莺莺抓起来,墨容清扬不肯,她拦在史莺莺面前,不准任何人碰她。
    板凳几个很是意外,还是头一次看到墨容清扬公然违抗宁安的命令,不管她出于什么原因,这么做是要吃官司的。
    板凳赶紧劝她,“老大,你千万别犯浑,听安哥的吧。”
    山鹰,“是啊,老大,现在黄金找到了,咱们应该赶紧审理案子,让幕后主使早些归案,你怎么跟安哥唱反调呢。”
    小诸葛,“清扬,史老板只是暂时收押,等查明真相后,如果她不是幕后主使,自然会为还她清白。”
    小马,“老大,你这样是会被连坐的。”
    不管他们怎么劝,墨容清扬就是拦在史莺莺前面,一言不发。
    宁安拔出剑,看着墨容清扬一字一句,“官差办案,任何人不得阻拦。”
    墨容清扬也拔出剑,眼神闪着精光,“你要带走史老板,先打赢我。”
    宁安说,“你以为我不敢动手么?”
    他手一扬,刚挑了一朵剑花,一条黑影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拦在墨容清扬面前,他一身黑色劲装,冷冷的看着宁安,正是宁十九,他和宁安有着相似的气质,但此时,他们又各为其主。
    看到宁十九出现,墨容清扬松了一口气,对他说,“我去去就回,在我回来前,史老板哪里也不去,就呆在这儿,明白么?”
    宁十九,“明白,小姐。”
    墨容清扬看了宁安一眼,“看在以往的情份上,给我半个时辰。”
    宁安知道她说的情份其实是指史芃芃,他没说话,沉默的把剑插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