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神秘山洞

字数:3264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山洞里很黑,幸好他们身上都带了火折子,找了些枯树枝做成火把,一行人进了山洞。热门言情小说网www.sto123.cc
    进到里面反而没有洞口阴冷,借着火把的光,他们看到山洞很大,有点像南方的溶洞,顶上垂吊着一些竹笋样的石钟乳,呈黄白色,上头有一圈圈的纹理,有些地方在滴水,嘀嗒嘀嗒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山洞里听着有些瘆人。石壁很光滑,在火光的照耀下发出幽幽的光芒,墨容清扬伸手摸了摸,摸到了一手水,原来山壁上也浮着一层水。
    “怎么这么多水?”墨容清扬小声问。
    宁安说,“因为这地方地下水源太丰富,水把山石都融掉了,所以才空出一个洞来。”
    墨容清扬问,“这也是你师傅教的?”
    “自己找书看的。”宁安斜她一眼,“像你,一看书就头疼。”
    墨容清扬嘻嘻一笑,松开手往其他地方走,宁安一把将她拽回来,“先前我说的话忘了?跟着我,别乱跑。”
    “山洞就这么大,能跑到哪里去?”墨容清扬指着另一个方向,“那里好像有条路,我想去看看。”
    这个山洞通往里头的不只一条路,其他人分成两组,分别从不同的路往里边去了,宁安便也和墨容清扬顺着那条路往里走。
    走了一会儿,他们发现这里的路都是相通的,在一个交叉路口,他们碰到了小诸葛和小鱼,再往里,不知道还有多深,而火把已经快烧完了,一旦陷入黑暗,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宁安不想冒险,正准备叫山鹰和板凳回来,却听到他们在另一个地方大声叫唤,“安哥快来,快来……”
    四个人立刻朝着声音的方向急急的奔去。
    等他们到了地方,都吓了一跳,这个山洞不大,但堆满了尸体,小鱼数了数,比划了一个数字给宁安,是十二具。
    大家立刻联想到那十二个消失的护卫,会不会这十二具尸体就是那十二个护卫呢?
    墨容清扬的心跳有些加速了,她想到尸体边上去看个究竟,手却被宁安拉住,“你站在这里别动。”
    他和小诸葛上前查看尸体,山鹰和板凳守在洞口,小鱼在洞外,只有墨容清扬没事干,有些无聊的看着他们。
    尸体都没穿外袍,全是清一色的白寝衣,看起来像在死后被集体剥掉了外袍,大概是不想让人从外袍上看出他们的身份,宁安仔细看了一圈,几乎可以断定,这十二具尸体就是那十二名护卫,因为这些人看起来个个身强力壮,掌心有茧,很像行出身。
    小诸葛找了两个特征明显的画了画像,他是这方面的专家,寥寥几笔就能把人物的外貌特征勾勒得很形象。
    趁宁安和小诸葛在一旁低声交谈,墨容清扬悄悄走到另一边,蹲下来查看尸体,她盯着其一个的手看了很久,总觉得他握得那样紧,好像手里边有什么东西似的,刚探过身子想去掰开尸体的手,听到宁安一声低喝,“你干什么?”
    墨容清扬赶紧缩回爪子,“我觉得他手里好像有什么东西?”
    宁安走过来,看了眼那只手,正要去掰开,听到墨容清扬叫了声,“等等。”
    他顿住回首,看到墨容清扬掏出块手帕,“把手包上,万一那人手里有什么毒物呢。”
    宁安没有拒绝,接过手帕裹上,板凳站在门口打趣,“哟,老大,学到了啊!”
    墨容清扬有点小得意,笑模笑样的拿眼瞅着宁安,宁安只觉得好笑,有那么一瞬,怎么还觉得这货有点可爱了呢。
    他没有夸她,拿手在她额头蹭了蹭,然后掰开了那只紧握的手,手里果然有东西,是一枚桃花状的暗器,银色,轻薄,上面刻着花纹,简单又显得不简单。
    宁安看这枚桃花暗器,皱起了眉头,叫山鹰,“你过来看看。”山鹰进幻镜门之前,混过一段时间江湖,对当今各门各派都有一定了解。
    山鹰仔细看了看,“是江湖人的东西,但具体是哪一家,不清楚。”
    “找人打听打听。”
    “是,安哥。”
    那边小诸葛也画完了,火把也燃到了尾巴,陡然黯了下来,宁安抓着墨容清扬的手,跟时来的时侯一样叮嘱她,“跟紧我。”
    墨容清扬说了声好,有了这些尸体,这个山洞看起来充满了不可预知的危险,说不定敌人此刻正埋伏在哪个角落里,等着偷袭他们。
    回到甬道上的时侯,火把终于灭了,大家站着没动,等眼睛适应了光线才接着往前走,墨容清扬感觉宁安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她也用力回握了一下。
    又走了一会,他们从甬道里出来,穿过一个大山洞,凭着记忆顺原路返回,墨容清扬走得小心翼翼,还是被石块绊了一下,身子刚踉跄,黑暗,一只有力的胳膊紧紧搂住了她,剩下的路程,宁安都把她护在怀里。
    墨容清扬感觉自己在一个被温暖的胸怀里,她闻到了属于宁安的气息,那是让她熟悉又安心的味道,心跳却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想推开宁安,又觉得有些矫情,她的脸烫得像要烧起来,一片寂静,除了水滴落下的声音,她还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她不知道宁安的心跳是不是也这么快,但她被自己心跳的速度吓到了,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和宁安之间也是有男女之别的。
    这段路仿佛无比漫长,在宁安的保护下,她终于看到了洞口,那里有微弱的光线射进来,这时侯宁安已经松开了她,连手也没有再牵,甚至没有看她,径直出了山洞。
    墨容清扬看着他的背影抿了一下嘴唇,是啊,他已经有了安月,对她不过是好朋友般的照顾,千万不要多想。
    板凳见她站着发呆,在她肩上拍了一下,“怎么不……”
    墨容清扬在想心事,冷不丁被人拍了肩,吓得大叫一声,她看到安宁猛的回头,但很快又转回去,跟小诸葛边走边说话。
    墨容清扬恨恨的一巴掌打在板凳身上,“你要吓死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