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跟紧我

字数:3356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日头偏西的时侯,山鹰和小诸葛回来了,他们沿着溪水走了很远,但是毫无发现,水流带走了所有的痕迹,他们一无所获。热门言情小说网www.sto123.cc宁安看天色已晚,只好带着大家回到驿站。
    出师不利让所有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找不到线索也无从讨论,便各自回房间睡觉。
    他们打尖的地方叫刘家镇,是黄金护卫队的必经之地,两天前,护卫队下塌在他们住的驿站里,歇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出发前发出启程书,但下一个驿站并没有如期等到他们的到来,如此才知道护卫队连黄金带人一起消失了。两个驿站之间的路程是两天,两天的时间足以让贼人带着黄金消声灭迹。
    晚上没睡好,早上都起得早,用了早饭,宁安再次盘问驿站里的人,昨天过来就问过一次了,这次再问,依旧没有什么结果。护卫队是黄昏时进的镇子,因为沿途都会提前发出书,下一个驿站收到书会提前作好准备,收拾屋子,等着他们入住。
    护卫队总共十二个人,一路风尘仆仆过来,很劳累,吃完晚饭,把四箱黄金搬到屋子里,三个人一间屋子守护,平安无事的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十二个彪形大汉在驿站里用了饭,把黄金搬上马车,继续赶路,一切看似再平常不过。直到下一个驿站没等到人,才发护卫队和黄金都凭空消失了。
    宁安仔细查看了护卫队住过的房间,但护卫队走后,房间被重新打扫过,没有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宁安让板凳备了些干粮,又带着大家去了昨天的地方,那是个大山谷,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刚刚能通过马车的小道蜿蜒着从山间穿过去。
    这一次,大家都沿着溪水走,一路走一路查看,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侯,宁安突然停下了脚步,站在那里沉思起来,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但表情有些凝重起来,山鹰和板凳跃到山涧两旁突出的大石头上,小鱼站在树底下,小诸葛站在溪边低头看水里的鱼,只有墨容清扬莫名其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刚想张嘴问,小诸葛摆摆手,示意她安静,她很少看到小诸葛这样正经的样子,自觉又把嘴巴闭上。
    直到宁安打破沉默,“小鱼,吹首曲子。”
    小鱼从腰间把笛子抽出来横在嘴边,不一会儿,悠扬的笛声在山谷间飘荡。墨容清扬更奇怪了,这都什么时侯了,怎么大伙还有闲心听小鱼吹笛子呢?可她一个个看过去,发现大家都聚精会神的听着,尤其宁安还闭上了眼睛,听得十分陶醉。
    曲子很伤感,风一阵阵的涌动着,墨容清扬又有昨天那种后背发凉的感觉了,她慢慢挪动脚步,站到宁安身边去,宁安睁开眼睛看她一眼,伸出手指着右边的一个地方,吐出两个让墨容清扬不解的字,“那里。”
    什么那里?
    山鹰和板凳从大石头上跳下来,也指着和宁安同样的方向,“应该是那里?”
    墨容清扬问,“那里怎么了,你们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宁安瞟她一眼,“听不懂就对了,证明你到目前还是个编外人员。”
    “我虚心请教。”
    山鹰抢着解释,“这里四面环山……”话没说完,小诸葛拿胳膊肘撞了他一下,“让安哥说。”
    宁安问墨容清扬,“你有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
    墨容清扬四处看了看,“没什么不对呀。”
    “一路过来,我们都听到了鸟叫,但这里没有。”
    “没有鸟叫声很奇怪么?或许只是我们没有碰上而已。”
    “不是没有鸟叫声,是这片子根本没有鸟,不然我们走进来,一定会有鸟被惊挠,这是第一个异常的地方,其次,这里的风向也不对,我让小鱼吹笛子,笛音在山谷会随着风向的流动形成轨迹,刚才我听到所有的风向都朝着一个地方涌去,证明那里有吸风口,什么会造成吸风口呢,最典型的就是山洞,而且是大山洞。”
    墨容清扬兴奋的叫起来,“所以那边有个大山洞。”
    她说着就提脚往那边走,被宁安拽住,“你得跟在我身边。”
    墨容清扬不解,“为什么?”
    “因为你身手最差。”
    墨容清扬气得给了他一拳,小拳头却被宁安轻而易举的握住,握住后也没再松开,就这么抓着她一起走,嘴里还不忘解释,“要是你带十九出来,我就不管你。”
    墨容清扬撇了下嘴,“那家伙太死板,山鹰总跟他不对付,我怕他俩到一起会干架。”
    走在前面的小诸葛回头看了一眼,会心一笑,拉着其他人走得更快了。
    墨容清扬起初没觉得什么,可渐渐的,手心里出了汗,她有些慌乱的抽回手,在裙子上擦了擦,“好热,我手都出汗了。”
    宁安也有点不自在,“嗯,天太热了。”
    虽然天很热,但这片子异常阴凉,风嗖嗖,说热好像有点勉强。
    这片子没有路,地下水却很丰富,不时从地下漫出来,有的地方瞧着是草地,一脚下去却踩进了水里,宁安见墨容清扬的鞋踩湿了,说,“这路不好走,我背你吧。”
    墨容清扬不高兴,“我们江湖儿女需要背么?”
    宁安无可奈何的点头,“行,江湖儿女自己走吧,地下水凉,到时侯脚冷得疼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地下水冰凉冰凉的,浸进鞋袜里冷得彻骨,这种滋味没多久墨容清扬就感受到了,但她咬牙挺着,不愿意让人看扁,她出来是查案子的,不是拖后腿的,她不能让别人看笑话。
    她小心翼翼的跳着走,像一只间小兔,这里蹦一下,那里跳一下,绕着那些有水的地方前进,宁安护在她左右,没多久就赶上了板凳他们。
    山洞的洞口藏得很隐密,但对他们来说并不难找,拔开杂草,拿掉几块布满青苔的山石,露出了黑幽幽的洞口。
    洞口打开的瞬间,一股阴风冲出来,宁安把墨容清扬往身后一拔,避开那阵风,又握住了她的手,声音有点沉,“跟紧我。”
    墨容清扬没来由的有些紧张,仿佛那山洞里住着什么妖怪,她没说话,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