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黄金失窃

字数:3370   加入书签

A+A-


    本站点 a 最快更新家有王妃最新章节!    墨容麟自打借了史芃芃的钱后,总有种拿人的手短的感觉,看到她的时侯,也不像从前那样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了,客气了许多。耽美小说网www.sto123.cc而且他是个讲信誉的人,借了钱总想早点还掉,这样他在史芃芃面前才能恢复从前的气势。
    他有银子还,只是那笔钱还在路上,是从南原运过来的一批黄金,南原如今是东越的附属国,每年都会进贡一笔黄金过来,用来还掉史芃芃的钱绰绰有余,他盼这笔黄金盼了很久,只是路途遥远,数额又大,一切都得小心行事,他也只能耐着性子等。
    可等来等去,等来了晴天霹雳,整整两车黄金连人带钱通通不见了。
    消息传回朝廷,上下一片哗然,墨容麟坐在龙椅上更是震惊得面无血色,那样大一笔黄金,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是谁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劫皇帝的钱?
    宁安急匆匆进宫面圣,接下皇帝旨意彻查此事,限期一个月破案。
    一时之间,幻镜门空前紧张起来,黄金失窃案,事先毫无征兆,定是早有预感。如此顺利的劫走黄金,可见计划十分周密,丝毫没有破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就像那些护卫走着走着就跟黄金一起凭空消失了似的。
    黄金消失的地方其实离临安已经不远了,隔着两个县城,是一处颇为偏避荒凉的山间,最近没下雨,路面干硬,但能看出路边一些小草被车轱辘压过的痕迹,奇怪的是,宁安一路查看,那些痕迹到了一处溪水处就断了,再往前,便查不到任何被车轱辘压过的痕迹,他站在坡上看着那处溪水,皱起了眉头。
    墨容清扬背上背了个竹篓子,瞧见有什么可疑的东西就捡起来扔进篓子里,一路捡到宁安站的地方,说,“发什么呆呢,赶紧找线索啊。”
    宁安没理她,仍是望着那溪水,墨容清扬以为他没听见,准备再叫他,被板凳拖走,“安哥思考的时侯,最好别打搅,有时侯思路断了,老半天想不起来。”
    他往她的篓子里探了下头,“你这都捡的什么呀,都是些石子草根什么的,捡了有什么用?”
    墨容清扬把篓子摘下来放在地上,指着一颗石子说,“你瞧,这石子上有图案,间一个圆,边上还有一轮一轮的,像不像个日头?”
    板凳说,“你这是在溪边捡的吧,那些石头常年累月被水冲刷就会形成这样的图案,没什么稀奇。”
    墨容清扬捡起一个大草根,“这个弯弯曲曲的,象不象一条蛇?”她边说边抖着草根往板凳脸上去,板凳眼睛都不眨一下,看她的眼神像看个傻瓜。
    墨容清扬不相信她吓不到人,把草根藏在背后,走到山鹰跟前,突然把草根往他身上一扔,惊呼,“蛇!”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半空雪亮剑光一闪,山鹰挥剑把草根砍成了两断,没好气的看着她,“好玩么?”
    墨容清扬撇撇嘴,没趣的走开,继续搜罗她的宝贝。
    那头,小诸葛蹲在地上已经很久了,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墨容清扬有些好奇,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却没看出什么名堂,她问,“小诸葛,你看什么呢?”
    小诸葛指着土坡往下的地方说,“你看那里。”
    墨容清扬随意瞟一眼,“就是一些沙石,没什么奇怪的。”
    “这是一些新露出地面的沙石。”
    墨容清扬又仔细看了看,说,“没觉得跟其他的地方有什么不同啊?”
    小诸葛伸手拂了拂,一些细小的沙石落进了溪水里,这下墨容清扬看出区别了,新露出来的沙石颗粒要大一些,颜色会稍微黄一些,但她还是好奇,“把其他地方表面的沙石拂开,新露出来的跟这不是一样么?”
    小诸葛笑着解释,“里头自然是一样的,区别是外头这一层,正常的地方,外头这一层拂起来没这么容易剥落,这里表层的沙石是有人故意洒上去为了遮住痕迹的。”
    这时宁安从坡上下来,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指着坡下的溪水,“山鹰和小诸葛顺着溪水往下走,看能不能发现尸体?”
    墨容清扬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谁的尸体?”
    小诸葛答,“自然是护送黄金的人,”他问宁安,“安哥也觉得贼人是从溪水走了?”
    宁安点点头,“我刚才仔细看过了,这处溪水大概是个源头,越往下会越宽,不管是走人还是载货都没问题,水流可以掩盖所有的痕迹,如果贼人真从这里走了,或许线索就此断了。”
    小诸葛指着他刚才看的那个地方,说,“贼人应该是从那里下去的,那边的坡面有断口,但他们做了遮掩,让人不容易发觉,是老江湖的手法。”
    宁安过去看了一眼,“那就更要下去看一看了,”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快去吧,赶在太阳偏西之前回来,这地方有些邪门,看着不像什么好地方。”
    墨容清扬问,“这里怎么就邪门了,不就是偏避了点么?”
    宁安摇摇头,“说不上来,只是直觉。”
    突然一阵风吹过来,阴嗖嗖的,墨容清扬背脊上一凉,顺手抱住宁安的胳膊,东张西望,“这地方会不会有鬼啊?”
    宁安愣了一下才轻轻把手挣出来,在她额上弹了一下,“你不是胆子很大么,怎么还怕鬼?”
    墨容清扬说,“我打不过鬼。”
    一旁的板凳笑得前俯后仰,连沉默的小鱼也扯了扯嘴角,带了点微微笑意,这一闹,墨容清扬心里松快了不少,害怕什么的全丢到脑后去了。
    等山鹰和小诸葛的时侯,小鱼坐在树底下,吹起了笛子。
    他每次吹的曲子都有些伤感,衬着荒凉的景色,让人也跟着伤感起来。
    墨容清扬把玩着那枚捡来的小石头,头枕在膝盖上,悄悄问宁安,“我总觉得小鱼像个有故事的人,你知道么?”
    宁安瞪她一眼,“别人的事,少打听。”
    “这么说就是有喽?”墨容清扬无视宁安的瞪眼,腆着脸凑过去,“告诉我呀。”
    宁安看着简直要贴上来的那张小赖皮脸,有些哭笑不得,她还真没拿他当外人。